爬树与好吃佬
初一 记叙文 1362字 236人浏览 warm夏日协奏

又是一个夜晚,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蛙鸣声,心绪却不知不知觉飘到久远的孩提时代,记忆中的原野是那样一片无边的绿,蓝天底下三五成群的女孩儿和男孩儿撒着欢儿似地一路奔跑一路欢笑,那是怎样一个纯真年代!成年许多年后的我们对这段记忆却是永远清晰,永远怀念,永远珍藏。

那时乡里家家都是二、三个孩子,女孩和男孩一样地养,男孩爬树,女孩也不比男孩差。邻居家门前有棵梧桐树,一次偶尔的机会,我们拾到落到地上成熟的梧桐果,满怀好奇地尝了一颗,呀,满口清甜的味道,原来梧桐果也可以吃啊。

我和琴望着满树的梧桐果开始幻想。(琴就是我的邻居,也是女孩和我同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梧桐树干在差不多屋顶高的地方分了三根岔枝,而且梧桐主树干光滑没有小树枝,更令人满意的是梧桐树没有那些喜欢蜇人的毛毛虫和其他一些奇怪的小昆虫非常干净,它的这些条件正适合我们攀爬,在强大的好奇心驱使下,我们开始行动了。我先上,我尽量站直身体,用双手尽可能抱住梧桐树高一点的地方,然后紧紧附在梧桐树上,左脚脚心抵住树干,整个右腿呈S型紧紧缠住树干,右脚背紧贴树干,然后利用双脚向上蹬的力量使腿尽量伸直,空出来的高度正好双手可以向上挪动(不过这是我爬树的姿势,有的男孩子是用双脚心抵住树干),我就这样一节一节地爬上去,挺快也挺顺利,最后抓住三根岔枝中的一根,整个人翻到三根岔枝的中央,现在我伸手就可以触及一串串的梧桐果了。琴在下面望着眼馋了,让我给她扔几串,我偏不给。一个劲地说,你上来呀,你上来呀。后来琴真的急了,抱住树也开始爬。好象这乡里的孩子爬树的本领是天生的。过了一会儿琴也爬上来了,虽然笨了些,我拉了她一把,终归也是上来了,我和她坐在中央一人背靠一枝怡然自得的品尝起美味的梧桐果起来了。

整个过程没有大人们发现,当然大人们都在忙农活呢,哪有闲心管我们这些小屁孩啊,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些“野”孩子得以快乐地成长,兴许我们那些的家长们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家丫头也一个个是爬树高手呢。

还有一种果实也是我们这些乡里孩子的最爱,而且是得来全不费功夫。那就是桑树的果实桑椹。小时候成群的我们满村地跑,满村地窜,哪家种了什么果树,什么时候开花了,什么时候挂果了,什么时候果快熟了,那在我们之间比共产党的情报都要准和快。乡里以桃和椹居多,桃我们只能偶尔解解馋,大人们看管的严。我们把眼光都投向了桑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又到了一年桑椹成熟时节,一个下午,我们一群孩子也不知是谁带领谁窜到也不知是谁家的后院。哈,我们乐了,一棵高大的桑树挂满了一串串紫红紫红的桑椹,那紫红的颜色真是鲜得欲滴呀。可桑树太高了,用手是摘不到的,我们一边留着口水,一边拿起手边能够得着东西,比如树枝什么的,向着低一点的桑椹戳,不过得到的数量太少了,不足以解馋啊。还是一个大点的男孩自告奋勇:爬树。嗖嗖几下就上去了,站在枝分岔的地方,使劲摇那些挂满桑椹的桑树枝。哗哗哗树下落下一地的桑椹,我们顾不上许多,你争我抢的大把大把往嘴里塞,嘴里塞不下的往兜里塞,那香甜的味道美的呀,直冒泡!

我们那时摇下来的是完全熟透了桑椹,一点也不感觉酸,现在市场上卖的桑椹可能都没有那种味道了。现在回想起,桑椹的味道还在唇齿间留着余香呢。

儿时往事已永远逝在时间的长河里,但记忆却把它们永远刻进了脑海,经久也不会衰减。随着年华的逝去,这份记忆却是越来越清晰、明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