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在一滴眼泪中闭关
初一 记叙文 1345字 1192人浏览 张问123qwerty

若能在一滴眼泪中闭关

这么多年 你一直在我心口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渐悟也罢 顿悟也好 世间事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我独坐须弥山巅

将万里浮云 一眼看开

一个人在雪中弹琴 另一个人在雪中知音

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殉葬的花朵开合有度 菩提的果实奏响了空山

告诉我

你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 暗示着多少祭日

专供我法外逍遥

先是在拉萨河的两岸遥相误解 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我在一滴花露中顿悟 转身时又被自己撞倒

孽缘随缘 缘缘不断

白云飘飘 一了百了

我一走 山就空了

谁又能把谁放下 走吧走吧 走吧

我用世间所有的路 倒退 为了今生遇见你

我在前世 早已留有余地

转经筒转了又转 观音菩萨依旧夜夜观心 你是谁呀

谁又是你

我只能爱你一时 却不能爱你一世 前行还是退步 我在轮回的的路上胆寒 百花美的一错再错 杜鹃儿声声

花开花落的声音 让蜜蜂去翻译吧

爱早已在我掌纹上失踪 沉默并非是苦不堪言 喝水能替别人解渴

天下诸佛

无始亦无踪

若能在一滴眼泪中闭关 这一刻不便多疑 意念中被一双莲花的眼睛盯疼

人生啊 一念之差便落叶纷纷

天凉了 每一滴眼泪都温暖着诸佛 世间的旧事旧得不能再旧了

落花流水谁去了 一世的承诺

金刚化成了泪水

窥视我的人 转眼便立地成佛

是目空一切 还是一切是空

我是谁呀

谁又是我

阿弥陀佛 十方诸佛

梦中漫天的星星 都是一朵朵莲花

如何能把世上的路一次走完

桃花刚落 我就知道死的过于荒唐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莲花下血比铁硬 哪一个祭日不配我复活呢 没有了有

有了没有

没有了有了没有

有了没有了有

密林中我遇见了你 触手可及却只能默默相对 而一到紧要关头 月亮就弯思念就圆 一声脆响 世事寸断

缘来花开

缘去花落

从此我便高枕青山 从一朵莲花到一座雪山 谁又能越过这六字真言

一层薄梦 遮住了三生的艳阳天 末法之季 有人出发

有人回家

牛羊误身世 梦中草色新

我在节骨眼上站了站 佛在关键之处顿了顿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把人爱死的

只有鹦鹉

满怀着无限的春意 我在佛法里轻轻的养心 而一到紧要关头 月亮就弯思念就圆

是谁

在无意间看了我一眼

雪域高原便颤了颤

每一次 我竖起了为众生祈福的宝幡

而无处不在的菩萨 在山谷撒满了六字真言 梵音

白云

梦痕

静修止

动修观

灵机一动 已是千年万年

加持后 眼前的山水

全都绿了 莲花开了

满世界都是菩萨的微笑

天地无常 回头一望

佛便是我

我便是佛

一颗心与一颗心一旦巧合 完整的人生

要靠多少爱支撑 眼下 用诗情画意如何通透风情 她无意的抬头看了我一眼 雪域高原便颤了颤 那一天

我为你竖起祈福的宝幡 而无处不在的菩萨 却一声不吱的撒满了六字真言

开悟后 天就蓝了 草木变的大慈大悲

那女子从美貌出发 路过诸佛走向我

诺言正是 来生设下的圈套

挤进我左侧的人善于自杀 从我右侧溜掉的人勤于恋旧

站在两山之间的独木桥上 手中的鲜花掩映着你的前世

你的身后总有人左手执花右手执刀

一个人永远活着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从红尘中率先早退 你却在因果之间迟到 一旦有人在初三的深夜玉碎 便有人会在十五的子时瓦全

一生都享用不完的山水 该有谁来参悟

说吧 道理比泼妇的嚎叫还简单

茫茫人海中谁又是我呢 你来我往的过程中 美女迎风烂醉 圆融无碍的月亮 藏匿了世间所有的声音 诞生死亡

轮回以外的残山剩水 无人收拾

常常是不常常

不常常是常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