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的来历
初二 记叙文 1777字 1297人浏览 雨梦0225

春节的来历

相传远古时候,

有一种凶恶的怪兽,

身子庞大,

头上长着像牛角一般的触角;

睛圆滚滚的。年住在山洞里,它是山中霸王。老虎、狮子、黑熊活似两盏灯笼。 一张血盆大嘴、一口可以吞食一个人。这种怪兽的名字叫做年。

一看 到 它,便 吓 得 逃 命;山 羊、猴 子、野兔 听到 它的 吼 叫,便 瘫 倒 在 地。 年 在 山 上捕食动物,

吃饱便呼噜噜地躺在洞里睡大觉。

每当严寒将尽、

新春快来的时候,

年便跑下山来,进村吃人。因此,人类也非常害怕它,小孩子哭了,只要妈妈说

一声“

年来了

,孩子就吓得不敢哭出声了。

另村有一位老爷爷说:“年有三怕红色,响声,火”

乡亲们听了,

很快就想出一个好办法。

大家在村前燃起篝火,

阿山和阿水投入一

根根竹子,火堆里发出“

劈劈啪啪

的爆裂声。几只年跑下山。看到篝火,听到响

声,

果然又往回跑了。

就这样,

一夜过去了,

乡亲们平安无事。

第二天正月初一,

乡亲们拿出红柑、花生米等好吃的东西一道吃,互相祝贺:

恭喜!”

从此,人们便把正月初一叫做“

过年”

。每当到了这一天,家家户户贴红春联,燃

放鞭炮,点红蜡烛,穿红衣服,以“

红”

为吉利的象征。据说这些风俗都是当年抵

御“

年”

的办法逐渐演化过来的。

月14日,微博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向国家卫计委寄出举报信,内附630张问题婴儿出生医学证明名单。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它指向的牵涉的庞大买卖出生证黑色网络涉及多个省份,证件多从湖南、贵州、云南、河南等地医疗机构流出,落脚于福建平潭县、莆田市等地。9月23日,福建省公安厅治安管理总队的公号称,已发现线索和深入涉案地调查,将依法追责。

出生证地下买卖利益链已是屡遭曝光,之前全国道德模范何涛和号称“中国首个私人民间收养组织”的“圆梦之家”,就都曾“有染”。而今,打拐志愿者的卧底取证和媒体深挖,让这张黑色的“网”再度现身,并引燃舆论怒火。

婴儿出生证是新生儿登记入户的原始凭证,具有唯一性的编号对应的是一个婴儿的身份背景证明。真证被转卖,意味着这层与孩子原始身份紧密对应的关系被瓦解,那些“身份不明”孩子也容易因此被洗白。

出生证属于法律医学文书,参与对其买卖的医护人员、中介,都涉嫌变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有关方面应揪着犯罪网络上的每个“结点”严查上下线,一个都不姑息。卫生系统则可考虑将妇幼保健院的出生证管理情况,纳入“一票否决”的考核中。虑及“假孩真证”情况频发,在加强出生证调拨鉴定外,也要尽早实现出生证信息全国联网,方便追踪其去向。

但查处出卖出生证案件,也不能放过儿童拐卖的“案外案”。“花钱买证”的需求旺盛,固然不乏出生证与计生挂钩之下的超生儿办证难的因素,可很多时候它也是漂白被拐儿童的特殊需求驱动。福建长汀曾被央视曝有的小镇“买卖孩子”成风,有些就是通过买出生证将买来的孩子变为“亲生”。

拐卖儿童往往也跟买卖出生证犯罪构成了“上下游”关系,打击倒卖出生证者要紧,将这作为打拐的重要切口,循迹查出那些被“洗白”的被拐儿童,亦很关键。

孩子如风筝父母如线,孩子被拐则是“断线风筝”,这对每个遭此不幸的家庭都是彻骨之痛,不少父母为寻子穷尽一生精力财力和心力。电影《失孤》,讲的就是这种悲情。近年来,无论是全国打拐DNA 数据库的建立、“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的上线,还是刑法修正案(九) 明确拐卖妇女儿童问题上“买卖同罪”,都在打拐力度上持续加码。可迄今为止,仍有很多被拐儿童因被“洗白”而不被发现,特别是2014年新版出生证启用和联网前,毕竟买卖出生证加剧了发现的难度,这也成了遗留问题。

而顺着出生证买卖的“藤”摸儿童拐卖的“瓜”,则是解决儿童拐卖问题“存量”的难得途径。买证者跟买娃者存在“竞合”的概率不小,所以到底是哪些人买了证,其入户的孩子亲子鉴定是否对得上,这些都该成为调查儿童拐卖的线索。对负责户籍管理的基层公安部门而言,有必要将异地报户口的孩子DNA 逐一跟全国打拐DNA 数据库比对;在当地被揪出出生证买卖后,也要对以往的信息录入复核,看看是不是有被拐孩子被洗白。

买卖出生证很多都是给儿童拐卖打掩护,是拐卖儿童利益链灰色生存的配套“黑产”。去年1月央视曝光全国多地倒卖出生医学证明的黑市一角后,多地展开了出生证管理专项整治行动,这类整治显然也该跟打拐衔接。只要发现了出生证买卖乱象,该倒查的必须倒查,切不可在浅“查”辄止中漏掉了打拐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