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掉的青苹果
初二 其它 1458字 222人浏览 tommy76314

采薇

一只苹果,青色的,在没有长熟的时候就一点点烂掉了。那腐烂的过程我是亲眼目睹过的,从表皮开始,一点点地向内核里深入进去,最后,从树枝上跌落下来。跌入泥土。化为泥土。曾经,我是期盼它们长得又大又漂亮的,哪怕只是想象一下,那诱人的香味也足以让人馋涎欲滴。果树开花的季节,我就在盼望着秋天的累累硕果。那将是我一个夏季的长长的梦想。也必将成为我一个冬季的甜蜜回味。然而,梦断了。

教室的角落里趴着一个灰色的男孩儿。他的脸是灰色的,长期营养不良所致;他的衣服是灰色的,经常不换洗;他的心情更是灰色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找不到自己的依靠。没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他的行为也是灰色的,让人看不到希望。想起他的时候,我的心情也是灰色的,而且是愈来愈深的灰色。

此时正是下午的第四节课,自习。其他同学们都安静的忙碌着,要赶在放学之前把作业写完,回家以后就可以看电视了,上网了,课外阅读了,玩游戏卡了,等等。那个灰色的男孩儿也是安静的,头侧枕着双臂,趴在书桌上,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我猜想,他正看着窗外。他在想什么心事儿吗?——从我所在的讲台这个角度看过去,他像一幅灰色的水粉画。而且是静物水粉画。是谁把这样一幅画丢在我的教室里了,让我每天都要不胜心痛地“观赏”他?

曾经,我试图改变它的颜色,让它变得活泼、明丽、空灵一些,让它像一幅真真正正的山水画,中国的山水画,有清泉叮叮咚咚的声音自画中流出,有兰芷缭缭绕绕的芳香自画中溢出,有月亮潇潇洒洒的清辉自画中渲泄而出。最起码也要有一两声蝉噪或哇鸣来证明它的生动与鲜活。

越是试图改变,越发现整幅画全是灰色的,灰得让人绝望,灰得让人感到只有死亡才是最后的和唯一的挣脱。那样厚厚实实的灰色,堆积在画布上,深不见底,让人怀疑是哪个粗心的油漆工人打翻了漆桶,把灰色的油漆一股脑地倾倒在画布上,又被风干出许多皱纹来。洗不掉。也改造不了。

我不知道如何努力才能把男孩儿从灰色的深渊中拯救出来。我不得不灰心地承认,这世上有许多事情是我所无能为力的。我只感觉到疼痛,自那沉重的灰色中传导到我的内心深处,让我惊悸,惊慌,痉挛,常常梦也难安。

此时正是下午的第四节课,自习。我从一本书中抬起头来,看到那个望向窗外的男孩儿,他与整个教室的气氛是那样的不协调。其他同学们都安静的忙碌着,要赶在放学之前把作业写完,那个灰色的男孩儿也是安静的,头侧枕着双臂,趴在书桌上,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一动不动,仿佛他的世界就定格在这样一个姿态里了,永远不会再改变。

他在想几乎不曾谋面的母亲吗?他在想精神失常多年的父亲吗?他在想半年前去世的奶奶吗?他在想曾经被他把名字写在手臂上的女孩儿吗?他在想他没有着落的晚餐吗?他在想今晚要去哪里过夜吗?网吧,还是同学家?他在想如何得到一包香烟吗?他在想晚上他的父亲又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吗?他在想明天上午要不要起床来上学吗?他在想班主任曾经多次“奖励”给他的巧克力糖吗?他在想以后他将如何生活吗?他是否会想起班主任曾经怎样苦口婆心地劝他努力上进?他是否会想起同学们曾经怎样信任地把班里一份重要的工作(宣传委)交给他„„

望着那个小小的可怜的猫一样蜷缩的人儿,我心里忽然产生出一个不祥的隐喻:一只苹果,在没有长熟的时候变烂掉了,烂得一塌糊涂,只要地球再稍微加大一点儿对它的引力,它就要坠入大地的怀抱了。苹果对自己的腐烂无可奈何,但是,一个像青苹果一样正值

活力的少年却主动放弃了拼搏,而甘心堕落,自己有没有责任?

我痛心地在我的本上写下一句话:一只苹果在没有长熟时就烂掉了。谁之罪?

2005年4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