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与火花作文
初三 散文 7648字 6418人浏览 xxr_a

火花和浪花”存在着辩证的关系,选择一个明确的角度,从一个具体的范围内立意构思,可以说是话题作文的共性所在。这则材料就可以从“瞬间与永恒”这个角度构思立意。既可以写“永恒的魅力”,又可以写“瞬间的精彩”,当然,也可以从两者的辩证关系入手,展开文章。具体的范围可以面对生命面对生活,面对历史,面对现实,面对社会,面对文学等等。

比喻式话题时有出现,学生对比喻式话题的理解以及行文中对话题的使用都存在很大问题,就以下面这个文题学生在话题的理解与行文方面出现的问题为例: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火花和浪花偶然会面了。火花对新朋友浪花说:“我们都能开出美丽的花,而且都叫花,因此我们是对亲密的姐妹。”浪花考虑了一会儿,不同意他的看法,否认说:“从表面上看,我们的确有些相像,但是我与波浪紧密相连,植根于波浪之中,所以我的花永远开不败;而你只突出个人,所以总是一闪即逝。” 请以“火花和浪花”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注意】1、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试题引用的材料,考生在文章中可用可不用。2、立意自定。3、文体自选。4、标题自拟。5、不少于800字。6、不得抄袭。

问题一:扣住“火花与浪花”这个喻体,脱离材料中对火花、浪花内涵的定义,生发其他本体。问题二:扣住“瞬间与永恒”“团结”等,脱离材料中的本体和喻体。

问题三:扣住“突出个人与融入集体”这个内容,行文中完全脱离“火花与浪花”这个喻体,或者喻体只是文章中的点缀。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

首先,对话题的理解出现偏差。应该抓住比喻式话题的本质解决问题。

话题,即谈话的中心。它既包括具体内容方面的要求,也可以包括形式上的要求。出现上述问题,本质上是既没有抓住比喻式话题内容的本质,也没有抓住这类话题形式上本质。

比喻的本质在于生动形象地表现本体,本体才是它要表现的核心。所以对话题具体内容的理解一定要依托材料对话题内涵的阐释,比喻式话题的具体内容,核心就是材料中所表述的本体。理解“火花与浪花”这个文题,就要求抓住材料中重要的语句“但是我与波浪紧密相连,植根于波浪之中,所以我的花永远开不败;而你只突出个人,所以总是一闪即逝”,于是我们知道“火花”指的是“突出个人的人”,“浪花”指的是“融入集体、以集体为后盾的人”,简化之后可以定位为“突出个人与融入集体”等。至于“永远开不败”“总是一闪即逝”所体现的“永恒与瞬间”则是结果,不是本体本身,不应作为话题;“与波浪紧密相连,植根于波浪之中”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团结”。

话题在形式方面的要求也很重要。当话题是喻体的时候,就意味着比喻是全文谈话在形式上的重要表现手法,而喻体作为话题应该而且也是必须成为行文中的重点,即通篇用这个喻体来比喻,就上面这个文题而言,就应该通篇以话题中的“火花”“浪花”为核心喻体。不是行文中不允许使用其他比喻,但必须是“火花”“浪花”贯穿始终,

其次,行文中出现问题。有些学生不知道如何才能紧紧扣住喻体行文。

其实,只要心中时时刻刻想到要点题,时时刻刻想到材料与话题有紧密的内在联系,做起来还是很容易的。如果使用举例论证,就要注意论证过程中紧紧地也是明确地围绕本体、喻体。例如:(1)屈原,那个“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的屈原,那个“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的屈原,如果选择像一朵浪花融入到波浪中一样,与上官大夫、令尹子兰同流合污,而不是选择如同一朵火花一样,即使生命转瞬即逝也要发出耀眼的不同流俗的光芒,那么,我们还能在跨越千年之后感受那穿越时空的高贵精神么?

(2)如今的姚明已经俨然成为NBA 第一中锋了。到美国之后,他努力地和队友接触,交流,沟通,终于融入到火箭队众球员中,与他们和谐相处,为他个人发展铺平了道路;但那是一个更看重实力的地方,姚明积极刻苦地训练,提高着自己的能力,发扬着自己的特色,增强着自己的霸气。于是姚明成为和谐群体中突出的一个。他没有像火花一样只是突出自己,而是选择成为在融入球队之后又在球队的支持下,成为翻腾在波浪之上那一朵美丽的浪花。

上面这两个例子,针对的是两种不同的观点。例(1)观点是人不能与世俗同流合污,宁可坚持理想,哪怕牺牲生命;例(2)观点是人应该融入集体,并以集体为后盾发展自己,从而拥有长久的生命力、良好的发展态势。论证的过程中,每个例子都是在内涵与手法两个方面紧紧扣住“火花与浪花”行文的。

但是从全文来看,仅仅在一段里点题是不够的。应该用这种方法在文章重要位置多次点题,尤其是首尾段。

【典型例文引路】

例文1

那不是流星

转瞬即逝的并不都是流星,它依然会给你留下永恒的回忆。 ——题记

每个人都赞美恒星的美丽,虽然它没有流星的光耀。可是我要赞美流星的突出自我,只因为它表现了真实的自我,只为它真实的美丽。而不像恒星那样要上千年上万年来把光留给我们,我不想要这种过去的美。

浪花嘲笑火花的一闪即逝,可是浪花也并不持久。它只要达到彼岸,便化作泡沫消失了。所以生命不在乎长短,只要你过得有意义。要相信:一闪而没的并不都是流星,我们仍会创造永恒。

有一首诗曾经让我感动“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是的,张继他落榜了。在那个年代,他就像一颗流星,一朵火花,一闪即逝。可是因为这首诗,他永远地活了下来,留下了永远的美丽在人们心中。相反,那年的状元却永远的消失了,就像那朵浪花,植根于波浪之中,却最终化为泡沫了……

没有永远开不败的花,只有花开不败的人生。只要你努力绽放自己的光辉,即使是流星,也会永存人们心间。 那个人将官袍一甩,大印一挂,便辞官回家了,开始了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恬静的归隐生活。他的生命也像火花,就那么一闪而去了。他的诗歌在当时并不被认可,怕什么,我依然有我自在的生活。可是,他真的是一颗流星吗?如果他真的是,我们还会体味到“审容膝之易安”的阔达,如果他真的是,我们还会领会到“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悠闲吗?当然不会,所以他虽然像火花一闪即逝于那个时代,却像“浪花”一样花永远开不败。

“突出个人”不会一闪即逝,只要你突出的有理,突出的得当,你就是那朵开不败的“浪花”。

并不是每颗流星都转瞬即逝,它仍会留下永恒的回忆在你我心间;并不是每朵火花都突出个人,一闪即没,它仍会散发自己的光与热,照亮你我的心房,温暖你我疲惫的身心;也并不是所有的浪花都永远不败,它仍存化为乌有的危险。只要我们能够留下灿烂,你就是那朵不败的花!

例文2

一死·一隐·一放·一争

沧浪之水清,则做一朵美丽的浪花;

沧浪之水浊,则做一朵美丽的火花。

--题记

屈原,那个“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的屈原,那个“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的屈原,那个做不到“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的屈原,最终还是选择了赴身江流。

如果屈原选择像一朵浪花融入到波浪中一样,与上官大夫、令尹子兰之流同流合污,而不是选择如同一朵火花一样,即使生命转瞬即逝也要发出耀眼的不同流俗的光芒,那么,我们还能在跨越千年之后感受那穿越时空的高贵精神么?

陶渊明,那个自己觉得“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的陶渊明,那个“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的陶渊明,那个“觉今是而昨非”的陶渊明,那个“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邪”的陶渊明,最终选择了归隐田园。

陶渊明没有做一朵融入浊流的浪花,是的,他不想随波逐流,他只想活出一个高洁的自己,于是他选择“采菊东篱下”的清苦却诗意的归隐,于是他成为一朵俗世浊浪之外翩然绽放的火花。

李白,那个曾经高歌“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李白,那个曾经低吟“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复愁”的李白,那个让贵妃磨墨让力士脱靴的李白,最终同样高歌“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成为仗剑远游名山的逸士。

如果他努力像周围汲汲于功名富贵者流一样,他会以他的才气成为一朵翻腾在浊浪之上突出的浪花,可他没有,他是浊流之外一朵飘然流动的火花,当周围对功名富贵如蝇附血的人们身名俱灭或遗臭万年的时候,“李白”这个“火花”般耀眼的名字,成为一种流传千年响亮的美丽。

鲁迅,那个要拯救民众心灵因而弃医从文的鲁迅,那个“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的鲁迅,那个“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凭借手中那杆匕首、投枪一样的笔,成为一个昂首奋争的斗士。

他没有如浪花一样,融入到那些御用文人或次御用文人之中去,为他们“锦” 上添“花”,而是成为散发着光明、散发着热量的火花,为处在冰寒、迷茫中的国人雪中送炭,指引光明!

他们,都是沧浪浊水之外美丽的火花。

三闾大夫在投身江流的那一瞬间,五柳先生在归隐田园的那一瞬间,青莲居士放白鹿于青崖间的一瞬间,鲁迅在扔出匕首、投枪的一瞬间,真正成就了一种节操,成就了一种坚守,成就了一种人格的高贵。

他们,就是他们一死、一隐、一放、一争之中蕴含着的精神,他们没有选择成为浊流中翻腾的“浪花”而是选择在浊流之外成为“火花”的精神,一线贯穿,成为中国历史上的光明,他们,成为民族的脊梁!

例文3

幸福像花儿一样

我是孤魂野鬼,四处游荡,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幸福。

--题记

一 幸福像浪花一样

海的壮阔雄奇不在于它有多么宽,在于它掀起多高的巨浪。浪花是海的杰作,浪花像花儿一样,可它永开不败。

芸芸众生积聚在同一个地球,进而是一个国家。同一个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喜乐哀愁,皆成一景。根植于社会,你的生命才可延续,你的价值才可体现。在这庞大的群体之中,每个人都是一枚金子,未开采难见其光泽。于是乎,有了等级,有了差别。社会就成了剧院,座位就不能任你随意挑选,对号入座,这是规矩。而只有列次入座,影象才可放映。有时候,我们也感慨世事艰辛,人生无常。可这就是浪花的特质呀。人之于社会,如浪花之于大海,社会是大舞台,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佛语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生于斯,活于斯,幸福像浪花一样,本来就无奈。

二、幸福像火花一样

火花虽然转瞬即逝像流星一样,但那曾有的辉煌与光亮却不会因此消逝。火花散发热量,是生机,即使是短暂的开放。

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个体的我们各有其特点,或温婉如玉,或豪迈如山,为着自己的追求不断拼搏。每天的日出、夕阳是一样的无意,每天的脚步夹杂着彷徨。哭过了,累过了,还有希望在心底。意气风发,撷一抹阳光,温暖近却冰凉的行囊;捧一汪清水,滋润近却荒芜的理想。扛起责任,装满坚强,用伟岸的身躯抵挡袭来的风浪。即使如火花一样,那又怎样,至少我曾光亮过,我也有过曾经的渴望。幸福像火花一样,一如凤凰涅槃般的闪耀。

三、幸福像花儿一样

生命本来没有名字。于那轮回之际,找寻丢失的自己,于是间,便多了些许悲伤。沉沦于苦海,不能自拔,而抬起头来,便会发现天空依旧舍不了白云,鸢飞鱼跃,不会为你等候,无论在哪里,都有一些牵挂。

人生在世,必须努力去追寻,才能找得到自己的那份幸福。本来就是一个大圈子,既要像浪花般植根于大海,又不能鄙弃火花的短暂。放任自我,去追寻幸福,其实很简单,因为幸福像花儿一样。

例文4

亮出生命的光

仰视苍穹,有时群星闪烁,显尽辉煌;有时孤星垂垂,隐隐泛光。但无论哪种都能透出一种美感。因为它们在纷纷扰扰繁芜丛杂中选择一片属于自己的沃地,根植梦想,辉煌生命。

而历来文人总是能像星星一样把握好尺度,不役于物,不役于己。江淹躲在小山一角偷窥着世事变化,为着一朝能出人头地名动朝野而费尽心思地去计划。终于他成功了,先隐士后出仕,终成大业。江淹是知道自己的, 他知道自己属于那股洪波,他不想做孤独的水滴、寥远的晨星,所以他随其流而扬其波,把一生献给了他追逐的梦。这是一种生命状态。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容此身。”这亦是一种追寻。历史上从来不缺乏隐者。“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神仙般的生活使他们远离市朝,有着闲云野鹤般的情趣。虽然世事无奈,不遂人愿,吹芳兰,折翠竹,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充满了淤泥之气,但他们仍保持着芙蓉的高洁,于山清水秀的田园中寄托此生。

远离了喧嚣,孤独地来一片精神家园支撑起自己的灵魂,就像天边的晨星,虽然隐隐暗淡,但谁又能说我心不是赤血沸腾、滚滚不息呢?这亦是一种生命状态。

世事纷繁,我们选择,亦无奈彷徨,亦自由抒展。历代文人给了我们最好的意义阐释。他们用生命的光亮照亮了自己的理想与人格,又用这精神照亮了后人。无论是融还是隐,都有其内在的意义。

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形式上的归隐早已没有了条件。哪里都有人类的足迹,然而真正的归隐却尽可永在,因为我们的心是向着那一方的。喧哗笑浪冷清韵尾之后,我们迎接的是什么?融,然后奔向整个大潮去拼搏,干出自己的辉煌;隐,然后走向寂静聆听天然,聆听心灵,聆听梦想。在纷繁与孤独的叠加中,在梦想与现实的结合中,在来与去、出而归的融合中,我们得对自己说:“一切的局限尽可永在,但我们为自己光亮的奋斗不可须臾或缺。”

“存在便是合理。”先哲如是说。但选择核种方式存在,作为一个小小因素我们自有自的立场,是孤星晨幕远,还是群光烁辉煌。只要存在一点光亮,闪出你生命的精彩,有梦,有灵魂,有人格,有尊严,有一切生的价值,即便是流星也依旧美丽。

例文5

开不败的花朵

人生如花,春秋冬夏。春日微风和煦,花朵妩媚;夏日骄阳似火,花儿美艳;秋日夏草枯黄,花瓣凝霜;冬日寒风凛冽,花枝傲立霜雪。生命是朵开不败的花。

梵高一生寂寞,无人理解,茫茫人海无立足之地。他被世人抛弃了,是一个孤儿。然而,当他笔下那朵金黄的向日葵与阳光交汇的瞬间,世人被那朵耀眼的火花震撼了。那是一朵生命之花,是热情的自我追求,追求个性之美。

巴老远去了,留下的只有他用一生的时光叙写的三个字“讲真话”。当我们翻开他的人生日记,当人们无比崇敬地阅读他的人生,世人会明白这样一个老人:如浪花,植根于波浪,无时不在歌颂大海。他是社会的精神丰碑,是时代的见证者。一个老人,一朵浪花。

是谁,离开了安全的绿洲,奔向了无垠的黄沙。烈日照着黄沙,黄沙连着烈日。然而,在她的眼里,一切都那么壮丽。撒哈拉,这不是荒漠,看,这有一朵火花,热情不息。三毛,一个永不知倦的流浪者,她放飞了自己的个性,任它绽放在无垠的黄沙中。这也是一种壮丽的美。

从小就认识了您,慈祥的冰心奶奶。您的文章总带着和蔼,将我们心灵的花朵浇灌得绚丽。如今,再次研读您,您又告诉我们:成功的花朵,它的芽要浸透牺牲的血雨。我们又从您这儿学到了更多。冰心奶奶,您在天堂能听得见我们对您的赞美吗?您是一朵浪花,植根海浪,永远充盈,任我们从您那儿吸收精神宝藏,永不败馁。

如果,你是一棵冬梅,那就开在冬日,孤傲地,个性地开在雪花中;如果你是一株芍药,那就开在群花里,为春日更增一份美丽。个性,正如一朵火花,它热烈、独特,是一种美;还有一种美,它朴实、无华,默默无闻,是一朵浪花。正是有冬梅的傲立,秋菊的独特,春夏千姿百态的繁花,才有这不乏趣味的四时--春夏秋冬。也正是这两样的人生之美,使得人生之花永开不败。

火花,自有它的热情与独特;浪花,自有它的恬静与幽雅。火花与浪花,同是人生之花,同样美丽,使人生花开不败。

例文6

浪花的启示

浪花对火花说:“我与波浪紧密相连,植根于波浪之中,所以我的花永开不败;而你只突出个人,所以总是一闪即逝。”——题记

生活中,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立的小岛,我们需要沟通与交流,需要信任与合作,就像浪花,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其实,社会又何尝不是一个海,每个人又何尝不是一朵浪花?

1996年春天,苏格兰地区的一乡村小学的校工因对生活的不满开枪射杀了十几个孩子和一名教师。举国为之震惊。那个牧师的布道至今让我记忆犹新:“请把你的左手交给你的邻座,再请你的邻座把手交给他的邻座,让我们把手紧紧握住,然后我们一起来微笑。如果我们还能握住邻座的手,说明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是孤单存在的,我们彼此支撑,如果我们还能微笑,说明我们人类还有希望。”

是的,如果我们还能抓住邻座的手,我们不是孤单的火花,我们是心连着心的浪花。我们始终有信心,也始终有希望,上万年前如此,上万年后也不会消失,因为我们是浪花。

在美国波士顿的一座纪念被屠杀的犹太人的纪念碑上,有一段德国新教神父马丁的文字,那不仅仅是人们集体忏悔的警世之言,还有更多的启示:“起先,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再接着他们追杀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我继续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基督教徒,我不是基督教徒,我还是不说话;到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人们忏悔的不只是漠视,还有良知。失去了团结,谈何自强自救,更谈何兴盛?失去了团结的民族,是一个不会进步的民族,是一个不可能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民族。团结才是力量!

火花虽美,终究不过一闪即逝,不会永远存在;浪花虽然不能耀眼,却能惊涛拍岸,更为壮观,千百年不止。这就是浪花的启示。

例文7

美丽如斯

火花与浪花,两种截然不同的事物,然而在文人的眼中,在文人的笔下,却都成为惊世奇葩。

火花在天上,即为美丽的焰火。短暂的美丽,却留下千载的赞叹。黛玉不就是那焰火中的一朵火花吗?她缥缈虚无如水中月、镜中花,却又真真切切的是那璧瑕宫中的一株仙草。她的爱绝胜俗间饮食男女的私情小爱,那是在心灵的琴弦上奏出的美妙的应和,使得宝玉能有“林妹妹从不说这种混帐话,倘她说了,我倒也和她生分了”的无心却有意的偏袒,也才换得了黛玉盈盈的一襟热泪。那是心与心相撞而擦出的火花,那是千百年来化蝶的山伯与英台,那是共眠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化身,那是人间至爱的象征!

浪花在水中,晶莹如雪的浪花,宁静地盛开在每一个波浪的枝头。是的,她向往着“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她追求着宝玉的感情。她的雪肤玉肌,她的花容月貌也曾使宝玉心旌动摇。她几乎是完美的,在当时的人们眼中,无论贾母与婢妾。然而她却永远得不到宝玉的心。她有着扑蝶的娇态让后人惊艳,她有着凌云的志向,过人的才德,使世人仰慕,然而她终于还是寂寞地徘徊在水边,看潮来潮去情不在,看花落花开巢也倾。到头来却也只落得,浪来浪自来,人去人自去。昨也空空,今也渺渺,只恐怕秋水望穿,也难觅归期!

一种相思,却是两处闲愁。无论是转瞬即逝的火花,还是潮来已来,潮去仍在的浪花,却有着同样的归宿——空。

你徒见了黛玉的“青灯照壁人初静”的掩面垂泪,你怎不见宝钗红烛高照时,火红盖头下甜蜜的伤痛,你怎不见日后宝钗独守空闺,寂寞终老的悲哀?你又是否看到她粉面含春、娇嫩仍旧的脸,如今却粉泪盈腮?

宝钗又做错了什么?黛玉又做错了什么?同样是花,同样是美丽,一个艳如牡丹,一个香如幽兰;一个盛放枝头却无人赏,一个香飘空谷,却无处寻。最终,只是“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空空如也而已。一个是渴望燃烧起一团火的火花,一个是愿卷起千堆雪的浪花,却都没能如愿。

唯余一声叹息,这水与火的缠绵却也美丽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