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小孩儿谭缘秋讨厌的死对头
初三 其它 738字 70人浏览 枫叶飘过lqf

我最怕的人是谁?是恐怖同桌——刘小龙;但我最讨厌的是谁?是我的死对头——张腾升!

可能是我得了健忘症,早就忘了我与张腾生的之间的仇恨是啥时产生的。他虽然不是我同桌,但偏偏坐在我的旁边,经常和刘小龙一起捣鼓我。其实张腾升也是个“流氓”,并且“流氓”行为比刘小龙要严重得多,那种意识到现在也没消退,这样就增加了我对他的厌恶感。我问过张腾升:“你重视考试吗?”再瞧瞧他的答案:“考试?切!考试算什么玩意儿,我才不重视呢!”他喜欢篡改词语或古诗,最近就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改得一塌糊涂,还是针对我改的。看,原文是: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再看看他改的:仇人(也就是我)息气黄鹤楼,烟花三月埋下土。灵车远影碧空尽,唯见尸体天际飘。好不恶心!再看看更让我生气的一个改版歌词吧,原文是: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而张腾升居然改成:死了都要爱,谭缘秋就爱谭泽林(或者是谭泽林就爱谭缘秋能不让人生气吗?按照我的理解,张腾升是个生出来就是用来惹人生气的怪胎。名不虚传那!

他的口头禅也有一点可笑。每当看到班里某一个女生有什么倒霉事,比如铅笔盒掉了,或是摔倒了,他都要扎起马步,一脸奸笑,同时露出两颗大大的门牙,手还飞似的不停地鼓掌,喊着:“耶,鼓掌!耶,鼓掌!”这种话和动作他一天能说(做)好多遍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这样,伴随着张腾升更多的恶作剧和讨人厌的事情发生,我和他的战争也一步步升级。谈到我和他的战争,我要注重声明一下,我们可是文斗,从来没有动手动脚过。这点我还算有些满意。

瞧吧,多么炫啊。我同桌是可恶的刘小龙,旁边还加上个讨厌的张腾升。能不炫吗?不过,正是他们三个:刘小龙、张腾升和谭泽林(第三部分我会讲到谭泽林),才使我的竞争意识不断“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