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扫墓踏青
高一 记叙文 818字 7104人浏览 陈喜经济男

今年的清明,只做了两件事:扫墓、踏青。

扫墓是和外婆外公去的,在南山上的一处公墓。置好必备的香烛瓜果后,几个人围在小小的墓碑前把撕过的纸钱投进那跳跃的火焰中去。劣质的黄色纸钱多得仿佛撕不完,外婆絮絮叨叨着那些过去的琐事,时而说到有趣处那火光还会倏地一跳,溅出几粒火星子来。或许是天气的缘故,不过我更愿意相信那是真的有人泉下有知。每次扫墓,家里人都会多准备点纸钱烧给公墓里并不认识的“左邻右舍”,小的时候我曾问起缘由,外公笑着说——几家住得近,大家都多烧点钱,打几圈麻将也方便。哑然之余,我心中竟凭空生出一股温馨。扫了墓,从高高的楼梯上往下走,我一路浏览着石梯边的墓碑,那些黑白照片里并不乏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甚至有几个同我一般大的菁菁学子,他们已与世长辞,而我即使此刻活蹦乱跳鲜衣怒马鲜活如斯,生命也有一半的可能在下一秒终止,以我所无从料想的方式。或许正是从此时起,我才开始理解“黄粱一梦”的真正含义。

清明的后一天,和妈妈去农村踏青。我们去的是真正的农村,有凶神恶煞的土狗等着咬你,有因为下雨而滑了我好几跤的泥,有漫山漫谷无边无际的梯田,也有喜欢抽点叶子烟贪点小财的农民,还有半匹山的杏花。去那里看杏花次数也不少了,和爸妈一起去过,和朋友一起去过,也和八口之家一起去过。这次只是和妈妈两个人,油然而生出一种“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感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杏花是随着小雨一起落下来的,落得芳菲缠绵,春光旖旎,不知是雨打下了杏花还是杏花上沾的露珠成了雨。我曾多次和妈妈争论“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到底是指“杏花雨,杨柳风”还是“夹雨杏花瓣,随风杨柳丝”,然而此时,我们都选择了偏向后者,若是柳絮杨花没有这样的和风细雨相伴了,定会美感顿失。说到底,人生的百年甚至抵不过桃李的久远——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我们从来不是自己所以为的哪件物品的拥有者。世界不会因为谁的逝去而改变,恰如春天不会因为花的凋零而消失,每个春天开出的花,都是不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