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在场
高二 散文 3345字 188人浏览 黍宾

1

章丘市第四中学语文组

王崇艳

13954199090

2 灵 魂 的 在 场

——浅谈作文教学中主体的缺失 这个世界正在用越来越花哨的形式装扮着越来越贫弱的内容,急功近利的喧嚣,浮躁的世态人情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认识和情感态度,那些人生观价值观正在形成的中学生当然逃不脱它的影响,这种影响对作文教学又是巨大的冲击。

周国平在他的《灵魂的在场》中写道:人皆有灵魂,但灵魂未必总是在场的。现代生活的特点之一是灵魂的缺席,…… 日常生活是包罗万象的,包括工作与闲暇、自然与居住、独处与交往等。在人生的所有这些场景中,生活的质量都取决于灵魂是否在场。

高三的学生应该是具备一定的辨别是非的能力,能够通过自己的双眼,利用自己的大脑形成自己的见解,写出有一定内涵的文字。可悲的是,作文中的一个班里只有极个别同学能够写属于自己的东西,其余要么套用文章,要么只是罗列已经用过千遍万遍的老掉牙的材料。主体的缺失在高考作文中屡见不鲜,灵魂的缺席使得作文全是书写他人的影子,这意味着我们的语文作文教学忽视了学生主体的存在。

作为社会性的动物,人天生有一种表达的欲望。音容笑貌、言行举止甚至衣着打扮等等实际上都是表达,都是在向外界传递着关于自身的信息:书面表达则以其超越时空限制和更为细腻、深刻、丰富等特点而成为一种最好的表达方式。然而,这不是一件人人都能胜任愉快的事情,它首先要求起码的驾驭语言的能力,其次是基本的写作技能。

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文学家无不是语言艺术大师,也必然同时是思想家。这里

3 就引出了作文的两个基本要素,一是语言,一是思想,再宽泛一点就是形式与内容。在高中作文教学中谁更重要呢?如果说作文就是表达,而表达就是交流,那么,毫无疑问,当然是思想更重要。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际互动都是思想感情的交流,语言形式只是工具和手段,古人讲“得意忘言”就是这个道理,进一步说,如果我们都能做到“心有灵犀”的话,甚至连语言都是多余的,当然,我们在绝大多数时候不能做到,所以还需要语言这个“累赘”。

就中学作文教学来说,我们的目的不是培养文学家,事实上,文学家不是你能培养出来的,这个社会也不需要那么多7文学家;而主要是培养“思想家”,也就是培养学生在生活和学习中善于观察、善于思考、勇于探索、勇于创造的习惯、意识和精神,这种观察和思考当然主要是指向人生和社会、历史和现实、文化和精神等领域,这才是中学作文教学能够而且应该做的事情,因为思想不仅是人的权利,而且是人的本质。没有思考的生活是动物式的生存,不会思考的人只能丧失独立人格和自主意识,从而沦为感性和知性的奴隶。事实上,在言语形式的交往中,更多的时候我们缺少的不是言语能力,而是思想!“话语”日益繁荣昌盛,而思想则逐渐淡出,这业已成为中学作文教学的一大奇观。再说,思想可以直接指导自己的行为,这时候压根儿就不需要外部语言。

正像马克思以前的学者总是被纷繁芜的意识形态所蒙蔽而不能发现人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其他活动这样一个简单事实——马克思正是从这里揭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一样,中学作文教学也是弄不明白自己的任务和目的究竟是什么?这样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而一直在黑暗中摸索。

现在,中学作文教学的最大问题是过分注重形式而忽略了思想。通常情况下,我们只是要求学生把文章写得像一篇文章就可以了。中学作文教学中所谓的像一篇文章,主要是指形式,如起承转合的行文格式、通顺规范而不乏生动老练的语

4 言、必要的表现方法和手段乃至书写的工整和卷面的整洁等等;尽管也有立意的要求,但不是学生从社会生活实际中分析思考出来的自己的见解,而是命题者事先寓于题目或材料中结论且大多流于空洞,比如要有自信啦,全面地看问题啦,追求坚韧的品格啦,要有创新意识等等。但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在头脑空空的学生面前如一纸空文,全是大话、空话、套话。

为什么不引导学生去关注和思考发生在他们身边的“精彩纷呈”的“事件”?像企业改制、下岗分流、环境保护、西部开发、素质教育、农民负担、腐败现象、升学就业、青少年犯罪、庸俗文化的泛滥、社会风气的恶化、贫富悬殊的加剧、精神家园的丧失、党风、行风、民风、贫困、失业、失学、民生、民心乃至国际政治的风云变幻等等等等,所有这些我们天天看到、听到和感受到的活生生的现实为什么不能进入学生的视野,进入语文教学的课堂,进入学生的作文之中?

青少年充满活力,有着强烈的求知欲和表现欲,然而,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耳朵去倾听、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用自己的心灵去体验、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的权力。他们的潜能遭到压抑、热情遭到打击、身心健康遭到不同程度的摧残„„他们在极其沉重的压力下艰难度日。他们人生中的这段本应是丰富多彩的意趣盎然的洋溢着明媚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的日子,现在却是枯燥乏味,死气沉沉,愁云密布,凄风苦雨„„面对这些被我们锻造出来的“考试机器”,语文老师还能一厢情愿地要求学生作文时不要无病呻吟而要真情实感吗?偏激不可怕,可怕的是麻木!更重要的是,只有让他们真正去思考现实人生中的种种问题,才能真正培养起社会责任感、历史忧患感和人生沧桑感,这是比什么都宝贵的财富啊!

现在就中学作文教学而言,则是放逐了真思想真感情而代之以形式和技巧

5 的操练。我们错误的以为,这样一来,学生的心地就变得简单而又清明了,然而,在如今这个信息化社会里,学生怎么可能与现实完全隔绝呢?由于不会思考,他们对社会上流行的形形色色的浅薄恶俗的“文化”照单全收,并如获至宝,奔走相告。难道这就是中学作文教学要求达到的效果吗?由于种种原因许多学生视写作为畏途。因为他们没话可说,因为他们不会思考。为什么学生作文中没有真情实感,缺乏个性张扬,而是篇篇四平八稳,人人千篇一律,个个异口同声,因为我们早已把他们的思想轮空,然后塞进去我们为他们准备好的一些东西。为了对付高考,学生把几乎全部精力扑在课堂上、书本上以及大量的应试训练上,对全面提高学生素质至关重要的课外活动成了写在课表上的空头支票,对学好语文至关重要的课外阅读几乎是零。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我们总是认为我们比他们自己更懂得他们应该如何生活并妄图替他们安排好一切。

写作是一种创造性的精神活动,它需要综合运用多种能力,其中语文思维能力是核心,语言表达能力是关键。学生视野的狭窄、阅历的浅薄直接制约着这些能力的发展。学生肚子里本来就没有多少“货”,而高考作文还有这样那样的限制条件,时间又只有那么一点点,要学生写出一篇情文并茂的好文章来,实在是勉为其难。每年的应试作文中确有一些佼佼者(我敢断言,这些学生绝不是语文教师教出来的),但绝大多数均是平庸之作,分数拉不开,使得作文这一块缺乏必要的区分度和信度。这样也就迫使语文教师在作文这一块上抓形式、抓规范、抓应试技巧、抓得分要领,而忽视了思想感情方面的要求,这样做是与作文教学的宗旨直接相悖的。

不同时代的人面临着不同的来自自身和外界的问题,这些问题有特定时代的个性,也有历史的和人的共性,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中学

6 作文教学正是引导广大青年学生去思考这些问题,只是我们为了知道他们有没有真正去思考和思考的结果怎样,才需要物化形式的作文。所谓创造,主要是指表现在作文中的他们自己的人生感悟和对各种社会问题的见解:只要是自己的,就是创造;也只有是自己的,才是创造!

没有怀疑和批判就不会有创造,没有真思考就不会有怀疑和批判,没有真问题就不会有真思考,不去关注现实人生怎么会发现真问题呢?而没有真问题和真思考,要作文教学干什么呢?再者,没有思想,语言何用?不能“铁肩担道义”,怎会“妙手著文章”?

钱钟书曾经说过:“偏见可以说是思想的放假。它是没有思想的人的家常日用,是有思想的人的星期日娱乐。假如我们不能怀挟偏见,随时随地必须得客观公平,正经严肃,那就像造屋只有客厅,没有卧室,又好比在浴室里照镜子还得做出摄影机头前的姿态。”“只有人生边上的随笔,热恋时的情书等等,那才是老老实实痛痛快快的一偏之见。”

把真相告诉学生,在生活、教学中把思考的权利还给学生,让他们自己的双眼和大脑找回作文中丢失的主体,争取每篇作文中都有灵魂的在场,这才是当今作文教学的主要任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