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记
五年级 记叙文 1856字 348人浏览 郑德玲

登山记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为了不辜负大好春光,周末的早晨,决定与老公一起去爬敖包山。“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昨夜春雨绵绵,今天应是“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了吧?出门一路向西,很快就来到山脚下。“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一切都生机盎然。外环路像一条黑色的缎带半拥半抱着这座小城唯一的一座小山。公路两边鹅黄柳绿,杏粉梅红,色彩缤纷,放眼望去,心旷神怡。抬首望山,仿佛一幅水墨画在眼前铺展开来——黄色的山坡上,或浓或淡、或深或浅地渲染着喧闹的春意,谁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在这塞北小城,料峭春寒迟迟不去,四月里春的脚步才刚刚踏入紫城。“春日迟迟,卉木萋萋”,松柏在经历了一冬的严寒洗礼后愈发显得苍翠蓊郁,桃花、杏花、榆叶梅竞相怒放,真是“白的如雪,粉的似霞”,更兼“迎春花开一片金”。晨风吹过,微带寒意,满目春光,令人惬意。

沿着南山坡的石阶拾级而上。“芳树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蜿蜒的山路两旁依次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次第开放的杏花,早开的已呈现白色,微风一吹花瓣簌簌落地,仿若一阵杏花雨;新开的像一朵朵粉红色的云霞飘落山坡;还有的正含苞欲放,一串串玫红色的饱满的花骨朵缀满枝头,如同累累硕果在枝上骄傲的舞蹈,比起已开放的我更喜欢它们。很想折一枝回家插在花瓶里看着它慢慢开放。就像小时候在生产队的果园里折过海棠花枝,插在水瓶里,再往水瓶里滴几滴墨水,使本来那么娇艳的海棠花变得像京剧里的花脸,说不

清是什么颜色了。今天很想重温儿时旧梦,不料被奉行“君子慎独”的老公一顿呵斥,只好打消了念头,遂继续前行。

穿过一带松林,惊起一群鸟来,不知是野鸡还是斑鸠,扑啦啦飞走了,只看清一串灰褐色的鸟影从眼前掠过。只见前面是一片桃花,这桃花不知是什么品种,颜色不是通常所说的“桃红”,而是一种怡人的淡绿色,远远看去像淡绿色的轻纱飘落到山腰上。记得前几年全宁路两侧曾载满了这种桃树,春天里花开的时候,走在那条路上就仿佛在花的河流里徜徉,而每到七八月份,树上的小毛桃成熟了,果实撒落树下,人们就会在早晨或傍晚到树下捡拾那些小毛桃,回去剥去外面那层不能吃的果肉,选出圆润可爱的小桃核清洗晾晒,据说用来装枕头能治疗颈椎病。后来那些桃树都被移走了,于是很久没见过那样美丽的桃花了。不想在这山坡上竟一片片分布着好多。“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淡绿的花瓣簇拥着嫩黄的花蕊,一团团、一簇簇的花朵聚会似的挤满了树枝,就那么热热闹闹地开遍了山野。真是桃花枝头春意闹,“千朵万朵压枝低”啊!我欢喜异常,连忙拍照,在山坡上跑来跑去,拍了桃花拍杏花,一边气喘吁吁的往山上爬,山路两旁矮矮的丁香正孕育花蕾,紫红色的蓓蕾个个都好像要随时撑破外面薄薄的绿色花衣,以敞开心扉,拥抱春光。而前面的一大片迎春,黄灿灿的花朵布满枝头,像是洒了一山坡的金子。榆钱儿也一簇簇的挂满了枝条,令人馋涎欲滴。

终于爬到了半山腰的环山公路上,回望山下,真是“百般红紫斗芳菲”啊!沿着公路环山而行,不久到了一处半弯的石崖下,一条长

廊自东北向西南铺展,崖下盛开的花朵似乎比山坡上的繁密,颜色也格外鲜艳,大约是这里背风的原因吧。本想在长廊里休息一下,再拍几张照片,却发现这里凡是能写字的地方都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乱七八糟的语句,弄得整个长廊像是害了天花,落了满面的麻子,看了让人心烦意乱,而那些污言秽语更是令人作呕。想到环山路的路面上和路边石上也有“题字”,心底升起莫名的厌恶,好端端的景致竟被破坏了。尽管我国自古就有在名胜古迹题诗题字的习俗,但那多为书画大师、文学泰斗或文人雅士,况且也绝不会随便去题写,而要人百般恳请才会献出墨宝。当然,也有另一类题字,多为慷慨悲歌之士因欲直抒胸臆而题。无论那一种,必是文字俱佳方敢题写。岂料这优良传统、高雅之俗如今竟被如此折辱玷污。在这里,“某某到此一游”竟算是文明之语了。于是不再停歇,更怕坏了好心情,赶紧向山顶攀登。 越接近山顶路越难走,攀上那面石崖,就几乎再没有鲜花了,顺着略显陡峭的石崖很快就到达山顶。迎着山风,面向朝阳,整个紫城尽在眼底,抬头看天仿佛也低了:“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啊! 在山顶小憩片刻,沿着东面的山路下山,再次穿行在丛林花草间,“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不时发现开的漂亮的花朵,连忙拍照,让那“柳眼眉腮”、“桃红李白”永远留在镜头中,留在心底里。春色撩人,令人流连忘返,只有美才是最牵人心魄的啊!下得山时已是早上八点半了,明日再来吧!但愿“一夜好风吹,新花一万枝”!

登山记1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