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初二 散文 1074字 387人浏览 tangwer18

从此洗尽铅华,只愿内心安宁澄澈,不悲不喜,淡淡地做个看客。

便是连自己的故事,也冷眼旁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题记

傅粉施朱,一层又一层,仍是掩不去满腹心事。 昨夜,好似做了一个梦,记不大真切了。恍惚间,好似说着:我不计较了,你最擅长的

不就是敷衍我吗?

晨起瞧见镜里年轻却憔悴的面目,不自觉把妆涂得过于浓艳了。施了厚厚的脂粉,肤色

粉饰得透亮纤暇,再扫过樱红的胭脂,面色瞬间红润极了。

描眉、画眼、涂唇,不放过一丝细枝末节。总该有一张合适的脸,说服自己,也说服看

戏的你。一切都是再自然不过,好似本该是如此妖娆的年岁。

然而生活,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心底的伤,如何能粉饰太平?一如独自一人时,木然

悲戚的神情,是如何也掩饰不过去的。

勉强收拾好心情,换上如花笑颜,新的一天又将粉墨登场。工作的时候,便会忘却伤感

是为了谁,搽油抹粉是为哪般。哪里有多余的心思和气力?

人人都要有依托,工作便是我的依托。既已开幕,无从逃躲,便只顾着唱好自己的角色,

非到落幕,寻不见本真的自己。就是这样,一层一层地把自己包装完全,缚在一个又一个无

形的茧里。厌倦吗?厌倦透了!但总因了各种理由不得不坚守下去。

从呱呱落地那刻开始,便注定今生今世都只是个“戏子”。或许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

己的眼泪;抑或汲汲营营,要唱出属于自己不一样的颜色。

人生太长,欢乐悲喜又都太复杂。纵是如花美眷,亦敌不过似水流年,不经意就被抛掷

在岁月的后头,荒芜冷落。死生皆虚妄,不过贪图一时欢乐,放纵的欢乐便是极致的痛苦。

流水落花,早已找不回逝去的年华。

承载回眸之间,亲眼见了几多繁华沧桑。如若可以,情愿在最美的时刻死去,抑或在事

情还未变到最坏之前。免受岁月无情的剥蚀。就好似折子戏,只把最璀璨的,仔细唱一遍。

折子戏便没有那么多的曲折,少了几分含恨和无奈。只是那般的繁华旷美,太过瑰丽莫

名,到底不是人间颜色。恰似现实与幻境之间,永远有一道跨越不过的沟渠。

却也常泪眼朦胧起来„„恰恰是那些近乎琐碎的片段,看似毫无杀伤力,正因越是与己

贴近,反而越是难以抗拒。

然而,缘起即灭,缘生已空。总是了悟得太晚,因为总是得经历了失去了,方才懂得。

谢幕过后才醒悟该如何去演,未免太晚了些。

岁月可以这样安静而单纯地流过去,内心的曲折却总有千万般的不同,慢慢在身体里聚

成一份缓慢叠加的压力。

所有的繁华沧桑,都过去了。从此洗尽铅华,只愿内心安宁澄澈,不悲不喜,淡淡地做

个看客。便是连自己的故事,也冷眼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