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的重量
初二 散文 1178字 85人浏览 林大好后生

——想象宏儿与水生三十年后的情景

三十年的岁月,水生的脸上已经刻下了岁月的痕迹。水生从父亲的口中得知了闰土与他之间那些乡间里漂亮且闪光的短暂的童年回忆,从父亲尖锐的目光里,摸着胡子讲述着已经离去的岁月,水生的心柔软过,而父亲早已的心(这里要表达什么意思?)一定也不止一次的被那些尘封的日子敲醒沉睡的童真,而过后,更多会是深深的一辈子弥补不了的遗憾。你从父亲口中得知那些有趣的小故事,水生也不止一次的思念着犹如闰土小时候那样的宏儿。

水生再次回到那个远离了三十年的故乡,水依旧是来时那般清澈,船似乎依旧是那只船,只是撑船人已经不变了,是老了吧,一定是老了吧。水生在清澈的水里,似乎清晰地看见了自己深深的皱纹。就像父亲当年那样,记得那时,你还笑父亲的皱纹就像苍老的树皮一样。现在想想,心里不觉感慨万千。想着见水生的情景,一定不会是像父亲见闰土那样生涩不堪,当年的杨二嫂也该老了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瓦片屋上不再是当年那样抖瑟的草儿了,而是带着点点的嫩绿。猛然发现,已经是一个春天了,一个沉睡了很久才苏醒了的春天了。三十年前,来这里的时候,这里是寒风凛冽的冬季。三十年后,该是个春天了。而水生的旁边却带着自己的小女儿,水生跟女儿说:“闺女啊,父亲老了,故乡却似乎变年轻了呢!”女儿却只是玩着,闹着,撒娇着。水生轻轻地抚着女儿的头,告诉自己:父亲一辈子的愿望,总是要实现的,因为中国始终是要站立起来了。因为始终有着像父亲那样的人,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国家。

村间的小屋错落有致,不再是三十年前横着的几间萧索的屋子了。偶尔听见狗叫的声音,还有鸭子们池塘里游水的扑腾声,三十年的疲惫似乎都值得。宏儿的样子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变,只是多了些胡子,还有更有力量的肩膀,可以支撑起一个家庭了。

“水生哥啊,这三十年过去了,你可终于是回来了啊!”宏儿的谈吐里,透着一种小小的幸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啊,三十年过去了,你可依然如当年那样一点儿也没有变过呀!”水生亲切的答道,没有父亲当年与闰土之间那种四面是高墙的隔阂,是一种欣喜,抵触内心的舒坦。

“水生哥,这次回来还走么?”宏儿皱着眉头说道。

“我这次回来就是来教书的,不走了。咱兄弟永远在一起喽!”水生兴奋地说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是你女儿吧!都这么大了,我的女儿也跟他差不多呢!”宏儿的妻子话语里带着亲和力。

“是啊,不知道他们这一辈还会不会再重复我们父辈和自己这辈子同样的经历啊!”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三十年的重量,是赐予的光阴。也许时间没有重量,而人与人之间的情,人与人之间的爱,是有重量的,一种只有心与心之间才可以承载的重量。不管是迅儿和闰土,还是水生与宏儿,还是下一辈的下一辈,有一种情谊却可以一直源源不断的延续。不会断,因为流淌的也许就像是中国这条不断流向前沿的滔滔大河,绵延不绝,生生不息。

最讨厌写这种语文作业了连这句也要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