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物抒情的诗
素材 2051字 903人浏览 ttfe

篇一:红叶流水

作者:萧沐雨

一片枫叶
何时能飘过万水千乡
抵达有情人的手中


载满幽怨的文字
墨汁还未褪尽
已在波澜中沉浮了
一生一世

那深沉的叹息
相思聚成弦
弹奏风也哀伤的句子
于是秋水也憔悴了

千年前的
那一片枫叶
如红色的幽灵
穿过世纪的空隙
飘进有心人的眼中

这一刻
湮没了的传奇
在指尖的晃动下
成了笔下常新的旋律
爱情永不死去


篇二:钉子

作者:林国鹏

一根钉子,改变不了好强心
除了验证地球的吸引力
还要揭露人的双面性
摔在地上,虚假的享受样

我只是一个目击者
无权过问它的生死

还要遵循人类的规则
拔起这根世人的眼中钉
让它不再是一个祸害


篇三:鸢尾花

作者:紫色的郁金香

随朦胧的月,栖息窗前
透过琉璃的光,撩起半月纱
照亮满园秀色美丽


夜色里梨花雨,翩翩飞舞
沉醉缱绻的翠烟细风
意乱情迷,叠加在一片皎洁中


雨蝶轻轻地舒展
慢慢沉浮,倒影里的叹息
溅起一地的鸢尾花
含在月光里煽动


涟漪夜晚的悄悄话,钟情绿荫下
随一片叶席卷,粘着花香如醉的岁月
泥土中慢慢发芽


篇四:偶然草

作者:鸿文

(一)

岁月掠过脆弱书卷,把我载回
没有诗意,没有欢宴的庸常世界
周围充满浓重脚垢气味
我陷入了另一个自己的思考
悬着的回想,引首压脚
狼毫笔沾着海枯石烂的雪
用很小文字火柴,点亮生命头顶
寂静吼叫,我在赶写箴言隽语录

(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寒濑泻过,宵凉袭肘
手心被冷意浸冰
笔成了毛锥,墨盒变成干绵
但仓颉灵感不灭,漂亮的中文不老
在生活冰面修炼,错把晨光当成月光
召回墨氛袅袅,浓化诗的香火气运

(三)

一个人的名字是禁忌喊叫的
幸好无人能记住我的名字
浅色小花缀满肩头
这样手中春天是否会褪色
挑灯夜战,满嘴燎泡
背灼足蒸没有任何水系润泽爆裂唇舌
风吹着无奈
不甘于死去绝望的静谧
与思想吵架,跟自己搏斗
我将在一个怎样世界签到册空白处
签上自己名字

(四)

掉落一朵光阴之菊,泡在墨水中
怀念容光焕发的日子
立志扶摇成鹏的白鸟飞越换日线
把心叫成碧野
雨淋湿一簇身影隐藏着天涯
焚稿的烟熏透墙壁厚沉的冷色
不碎的暗红纸灰保持形状,长于未燃尽的许诺


篇五:两只大筐

作者:蓬蒿老翁


黄色的灰尘
将岁月深深地刻在秋天的记忆里
像两个疲倦的老农
坐在门前的石阶上并肩靠着
默默的打量着晾晒的稻子
和几只跳来跳去的麻雀
远处的夕阳没了精神
软软的光线照射下
一群小蚂蚁浩浩荡荡地开拔过来


两只大筐和岁月一样老去
如同年迈的父亲和母亲
装载过很多东西红柑橘黄稻谷
故乡的花鼓父亲的老烟枪
还有童年的我和我的童年
那时的两只大筐
崭新的竹条结实的麻绳
一头装着童年的我一头装着秋天的收获
和父亲那不着边际的小调
一起在去往集镇的山路上飞扬

日子一页页翻过,岁月一年年交替
陈旧的两只大筐现在空空荡荡
缠绕的麻绳疲惫而浑身无力
曾经期盼收获的秋天早点到来
如今面对满地的金黄稻谷
和那挂满果树的红柑橘
困倦的两只大筐
在装载了一个又一个丰收的秋天后
终于平静下来
和故乡守着老屋的父亲母亲一样
不再欣喜


篇六:花心菜

作者:紫藤晴儿

走在春天里的女人手里没有镰刀。麦田是绿色的。泥土是黄色的。
还有一只蚯蚓是褐色的。
画面如此真实。风可以吹起画纸。一只飞行的
蝴蝶是春天的象征。而有谁会不热爱鲜活的生灵。很多时候
有人学会了反串。有人学会了敷衍。有人学会了沉默。而我,
学会了伸展。从脚底流出来的热泪流进
了海底,流进沙漠。手指渗出的汗珠去抚摸蓝天,去慰藉
贫苦。是不是你会说我在歌颂自己,或许吧。如果我是虚伪的演说
那就来一场狂风吧!手心里的稿子哗哗作响。当你点上一只柴火
我想这个世界我可能望不到尽头了。而那棵雪地里的花心菜,是我始终没有
舍得收割的心病。或许会有成群的老鹰带一群小鸡越狱。而我退回春天
里观赏。

篇七:桐花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作者:月满山

桐花开美时
宛然喇叭模样
把一张俏脸朝着白云
娇唱绵绵情歌

当兄弟姐妹
繁荣了冬眠初醒的家族
仿造起紫红色的鸟巢
开始庆贺,重逢

把散乱的诗句拾起
镶嵌成多愁善感的花瓣
有鸟儿的翅角,轻轻掠过
也会让花蕊,落泪叹息

是谁?
从一万年前走来
踏着遍地的桐花
香气粉碎
从前还弥弥漫漫的芬芳
此刻只够
浓郁了一双铁鞋

望天
每一朵花儿都渴望
展翅高飞
可脚下的土地太缺乏弹性
六十年的功力
一个漫长的煎熬
腾空而起
昨夜已遗失的梦想

多想回到
那结绳记事的年代
机器,只有木牛流马
高楼就请神仙兰指
轻轻一画
污染是绝对的不存在
只有、只有桐花飘落
缤纷的雨


篇八:小背篼

作者:蓬蒿老翁

像一位垂暮的母亲
静静地守在屋角的一隅
和黑暗和孤独诉说过去的时光
昔日上山下田的忙碌
一滴滴汗水和一根根青丝
在慢慢弯曲的脊梁上刻下艰难
无数趟月圆月缺的山径小路
被两条沉重的麻绳背起
一条背着贫穷的生活
一条背着富裕的梦想

小背篓呀,妹妹的摇篮
父亲那锋利的刀锋
解剖了一棵最高竹子的尸体
它的骨架怀抱着妹妹
随母亲的肩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猪草、柴薪、红薯还有妹妹的睡眠
压弯了山路,压弯了母亲的青春
一种深入骨骼的疼痛
重复诠释着放下、装满、背起的动作
像凤凰一样
妹妹从小背篼里飞出了大山

再一次面对角落的小背篼
苍老灰旧的它没了往日的光泽
望着空空荡荡的它
不可言状的悲情从心底直涌而上
喷薄而出的父爱母爱啊
面对艰难却是肩挑背扛拼尽全力
如今儿女走出了山村去了城市
却像大筐小篼一样固守清贫
那种装载的态度,那种负重的力量
如同生活中一首激情的诗
引领我从灵魂的荒原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