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桃花开了
初一 散文 1352字 215人浏览 凌云飞渡056

三月,桃花开了

------文/靳红杰

一场迟迟的春雨在即将要过去的三月里淋下,砸落了空气中飘了几个月的烟尘,看着穿梭在细雨中的紫燕,才猛然发现,春天,要过去了。

是啊,春天要过去了,答应过你,要带你去看桃花的,自不是看那妩媚的春风刻意挽留的残花,因为你我都知道,雨水冲洗过后的嫩绿所闪耀的生命气息,会灼痛我们赏花的眼睛,而那“花落知多少”的忧伤又会触动我们敏感的心灵。

看着这雨,不由忆起了江南,“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怕是那里早已草长莺飞了吧。想起了去年一起在江西武陵桃花源看到的桃花,“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又一年”,隔了三百六十五个日子的思念,你是否还会唱那“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脆弱?可“今年花比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又吞噬了多少独留的寂寞? 认识你,缘于桃花和蝴蝶,记不起是三月里的哪一天了,青翠欲滴的嫩芽在和徇的春风中随着枝条一起摆动着生机,流淌的溪水也因那明媚的阳光快乐起来,经年的桃树绽放着锦簇般的桃花,有翩飞的蝴蝶在上面振翅。在我准备去捕捉它时,一声轻嘘让我停了下来,回首看到了站在我身后的你。你发髻间插着一枚桃花,一如天边飘落的一朵红云,而你扭头含羞的一笑,却让我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你捧着唐诗调皮的问我: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那是唐张旭《桃花溪》里的句子。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用百年后宋人的恍然回应了你百年前唐人的惆怅,因为那天,我们都站在江西武陵桃花源的入口。山青水绿,花香鸟语。 就这样,我们邂逅了。

一同踏上山巅,望谷中桃花,灿烂的桃花如一片浮在山间的红云,微风拂过,云便动了。于是我们诗词天地、纵论古今,任时间从身旁流过。伴月赏花,看明月照彩云归来,傍晚时你笑问我敢不敢露宿山顶。

有何不敢。

月光很皎洁,却映不出桃花的颜色,白日的微红到了夜间却成了银白,是那月光的颜色。明月仍在,而彩云未归。我望着澄明的苍穹笑你。回首看你,你正侧身俯望,微风撩起你的长发,飞扬在天地间,姿势菀若凌波仙子。那一刻,我被你惊艳的美震慑了。

冰冷的露水浸湿了我们赏月的心境,当看着互相打着寒战的彼此,你我都笑了,异口同声的道出了“高处不胜寒”,望着你冻紫的双唇,我有种怜惜的痛楚,没有一丝的杂念,我便果断的拥你入怀。

你没有推却,甚至有点贪恋那丝温暖。

就这样你在我怀中安详睡去,直到霞光灼热你惺忪的双眼,你才不舍的醒来,看着我困倦的面容,你的脸上抹上一层歉意的酡红,眼中的神情扰乱了我的三分心绪。

我拂着你万千如瀑青丝,答应了你每年三月都会陪你来看桃花,于是,你笑了,很娇羞的样子,人面桃花相映红。

没有想到,那个只是匆匆路过的地方竟会成为我灵魂深处的依恋,也许,是你笑靥的美丽把思念驻足在了笑东风的桃花里了吧。虽然只是一天的相逢,我却愿意用一生的思恋来背负这份美丽。

雨停了,收住思绪,点了支烟,推开窗,有谁家读书的孩童,在雨后清新的小巷里捧着书本,用稚嫩的童音吟诵着千年的亘古,那声声婉转的清脆唤醒了诗人的另一半生命,一切的一切都纯净得如那沾着雨露的桃花。

回头看看书桌上你催促的信笺,我笑了。

三月,大自然喧哗的季节,桃花开了,如果来得及,应该还能赶得上,白居易不是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吗!想着想着,我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