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寂寞的季节
初二 散文 3927字 33人浏览 芜湖浩源环保

听,寂寞的季节

我爱你。与你无关。

“北京,初夏。

雨,长久的堕落与偶尔的快乐。

我知道,我应该出去走走了。去治疗我的寂寞。

其实,老早生活就给我的这个毛病开了药方,烟。

只不过现在看来,我的身体已经有抗药性。麻木的点着烟,继续害怕。”

——摘自《米克的第72篇周记》

“这个家伙居然公开了自己的日记,真是傻瓜。”

我明明看见了一张幸福的脸,只是那双眼睛里隐藏着淡淡的忧伤。

迟,是我最好的朋友。现在我们住在一起。

当然,我们和米克住在同一个城市,他们俩却不可能遇见。也许米克一直都不知道迟所谓的离开只是搬到了距他不到1000米远的同一个小区的另一个房子里。

偶尔,我会在便利商店遇到米克,回来会告诉迟米克的种种变化。例如他的黑头发又剪短了,他穿了我们都喜欢的球鞋,他仍然不喜欢鲜艳的颜色。

“拉拉,你说,你们经常遇到,你又常常那样肆无忌惮看他,他会不会爱上你啊?” “拜托,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看他呢?要是你不放心,我就不再制造什么偶遇了。”

“没有啦,我相信你,更相信他。他那么腼腆,连我爱你都说不清楚,怎么可能喜欢别人,更何况„”

“更何况,大家都知道他还惦记着你,不然也不会写这本书。”

我把书丢到床上,躺在迟的旁边。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找他啊?”

“既然他还没有忘了我,我想再等久一点吧!我想等自己变成理想中的样子再去见他。”

我不能说我已经不爱你了,但我敢说我不会再爱你了。

最后的几天春,大大的太阳温暖着整个城市。

迟说“温暖”并不是一个适当的词。马上,我们就会开始流汗,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美丽。

恩,我知道她想说,马上,就到了她与米克初识的季节。

在迟的极力恳求下,我决定带上那本书,再制造一次偶遇,在他们相识的一周年这一天,问米克要一个签名。

傍晚,7-11,好炖的味道。

我走进去的时候,米克正从货架上取下一瓶TAKARA,apricot 。

刚好,我们同时走过去要外带。

互相对望已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我想我这天的眼神有点游离吧!

“你先”他轻轻的对我说。

“噢„好„谢谢„”

吞吞吐吐的打开包包,想取钱包的时候,那本书掉了出来。这一次并不是我制造的偶然,我发誓。

他捡起来,还给我。没有任何表情。

“这„是你写的吧?”

“恩。对。”他付了钱准备离开。

“等等„”

“恩?”

“可不可以请你帮我在上面签个名?”

“我没有笔。”

“没关系,我有。”

于是,我们走到公园,坐到长椅上。放下各自手上的东西。他在扉页上面草草的写了两个字,若不是之前知道他的名字,我想外星人也看不出来他写的是什么,呵呵。

“好了,给你。”

“那个„可不可以„写上日期?”我试探的问着,眼神应该是充满抱歉的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揭你的伤疤。我想着。

他没有说话,默默的补上了日期。清清楚楚的写着XX 年XX 月XX 日。 我的心里有种莫名的痛。

“好,谢谢你。”我接过书。准备回去交差。

转过身,却看见米克还坐在那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并且打开了那瓶酒。 于是,有一种力量驱使我走回去,重新坐下。

“那个„酒„可不可以给我也喝一下„”

米克看向我。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彼此已经不算陌生人了。于是,他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酒递给了我。

可是,我为什么要留下来呢?我想是我伤害了他吧?他应该和迟一样都深深的记着这个日子!我能做什么来减轻内心的愧疚呢?

“你„这本书„很好看!”天哪,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坦白讲我根本还

没有看过。

“是吗?那其实算不上一本书。只是我的一篇周记,从去年的今天一直写到现在的一篇周记。”

“啊?周记可以写这么久?”

恩。他低着头,点起一支烟。这个时候我也很想抽上一根,可是身上没带。 “那个„烟„可不可以借我抽一下„ ”这次不是故意搭讪喔,是我真的想抽。心里辩解着,可是怎么会人知道。我想,他一定更加讨厌和痛恨我了。

可是,他还是礼貌的把烟递给了我。并且露出一丝笑容。或许是我的幻觉吧!

“你为什么买这本书?”他问我。

“恩„因为„名字吧„很可爱„米克的第72篇周记„呵呵„”

“你看过的话应该知道一些吧?在写我第72篇周记的那天我遇到了一个人。” “噢?很重要的人吗?”

“恩,后来他离开了„”

“为什么? ”

“我也不知道。”米克的语气愈发忧伤了。

心里想着,操,问什么为什么啊,他明明就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知道! “那个„那你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他的父母都在国外,我想他应该是和他们在一起吧!”说完他拿过我手里的酒瓶,喝了一大口。

这么难过又难熬的一天,遇到我这么一个反复揭他伤疤的人,我想我一定是恶魔丢在人间的孩子,坏透了。开始痛恨自己的白痴。

于是,抢过酒瓶也猛灌了一大口。

“那你爱他吗?”

米克望向天空,星星不多,也不明亮。静静抽完整根烟。说,“写完这本书之后就不再爱了。”

如果伤口流血,就再撒点盐巴吧!

回去后,迟拿到书,很开心。她还是和从前一样爱着米克吧!

我把要签名的整个过程讲了一遍,当然是忽略了从米克说的那句话之后的全部。

周六的晚上,我如约去了与米克去过的那个公园。准备听他给我讲完那个故事。那个米克版的“米克与迟”的故事。

是的,那个米克与迟相识一周年的晚上,我和米克喝完了整瓶喝。虽然度数不高,但我们还是有些醉了。

米克微红着脸说,“如果今天没有遇到你。我可能一辈子都会像个缩头乌龟躲起来。不会问自己他为什么离开,他现在在哪里„我,还爱不爱他„” “其实,他叫迟„”

我知道米克打算要把整个故事讲给我听,或者只是讲给自己听,然后真的决定彻底忘掉。于是,我拒绝了。我说:

“等等„你„确定要告诉我吗?还是,你该再仔细想想,你是否真的不爱他了?”

这就是我们的约定,三天后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他再决定要不要讲,要不要忘记。

可是,一个小时就在我的晃晃悠悠中渡过了,米克没有来。我觉得我不能走,我一定要帮迟问到一个结果才好。

又过了一个小时,公园里开始刮起一些小风。有点冷。我拿出那本书。上面印满了米克在与迟相识和分开的快乐与忧伤。虽然根本没有提到什么人什么事,却能深深的体会到那些情绪。直到有一滴一滴的液体打在纸上。我以为是我哭了,其实是上帝的眼泪。

这场雨下的有些离奇。我只是把书揣进怀里,不愿意离开。似乎我是不能离开的。

米克,终于还是来了。黑色的短发,我喜欢的球鞋,身上依旧没有鲜艳的颜色。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跑过来。

“你怎么还在?”

“因为你一直没有来,是不是我忘记说不见不散了?”

“笨蛋。”

他一把搂我入怀。不管我的身体和心有多么潮湿。

我坐在米克家的大沙发上,裹着毛毯。他递给我一杯热茶。事实上我更想要一杯咖啡。

“我很喜欢夏天,很喜欢一个人在屋子里看雨。”他说。“去年夏天的雨水特别多,终于有一天放晴了。我写好周记决定出去走走。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人?”他突然问我。

“恩„很冷淡„不爱讲话„”

“是不是觉得我很讨厌?”

“没有。”

“没关系。我也不喜欢我自己,在遇到迟之前的72周,我都是一个人渡过的。” “那„后来呢?”

“后来,我决定出去走走。就遇到一个很美好的孩子走过来问我借火。” 恩,和迟讲的一样。我在心里想着。

“他很调皮,也很可爱。我喜欢安静,却不觉得他烦。”

„„

米克跟我讲了他和迟在一起的很多事,都是我听过的。直到最后。

他说,“其实他是一个男孩。”

“啊?”我在心里惊叹了一下,并发出了声音。我想米克一定以为我是奇怪迟是男孩,而事实上我奇怪的是原来他一直知道迟那个时候并非女孩子。 “恩,他是一个男孩,但是那个时候我仍然很爱他„”

本来我觉得我什么都有了。

有了你之后,我以为我有的更多。

你走了之后,我什么都没有了,连原本的也没有了

——这是我在米克卧室的墙上看到的,一幅迟的素描,还是他男孩时的模样,和这些话。

自此,我明白了米克那个时候的爱,和现在的不爱。

爱情是属于付出越多,失去就越多的东西 。

恩,那就是从前的迟。和现在一样穿裙子,喜欢漂亮的衣服。

迟总是说,拉拉,我觉得你的性格更适合当男孩子,为什么却偏偏我是。 那个时候,我也只是笑笑。直到迟跑来告诉我,他爱上了一个男人。

然后,他狠心离开了米克,并说服了父母,做了变性手术。在疗养期间搬到了这里让我与他同住。

我们从朋友升级成了姐妹。他变成了她。

她总是幻想着再次走到米克面前的画面。

或许是我们都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只是活在自己梦幻的世界里。忘记了一个人承担巨大痛苦的米克。

我想,若米克坦白他早就知道迟的性别,或者迟能说明原因再离开。一切都会更美好吧!那么当这些假设不成立的时候„„

故事就这样卡在了结束与未结束之间,我也深陷其中,甚至开始从配角转为主角。

再遇到米克时,已不再是偶遇或者制造偶遇。

慢慢的了解中,我才发现他并不是一个孤僻无趣的人。他的素描画都很生动。他抽烟时总是会先帮我点一根。他的文字,也就是他口中的周记。每次看到我都会被感动。

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在树阴下看他的周记。

我说,“今年夏天好像不怎么下雨了。”

他说,“恩。”然后,又很快的补充到,“那是因为有你吧!”

“啊?什么?”

“有你„有你的日子总是很温暖。”

一个你爱的,一个爱你的,想选也没得选。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吧,我知道,那么,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 很长时间我再没有去见过米克。迟开始埋怨没有了米克的消息。

后来,又是个下雨的日子。

迟突然对我说,“拉拉,我决定去见米克了。”

“啊?什么时候?”

“就现在!我再也等不了了,我不能没有他。”

“那„可是„在下雨啊?”

门铃响了。

迟去开门。

我听见有人问,拉拉是住在这里吗?

走出去,却看见已全身淋湿的米克。

迟望向我,眼睛里的晶莹不知道是欢喜还是难过。

直到米克走向我。“拉拉,你看,没有你的温暖,这个夏天又开始下雨了„”

一声门响,迟冲出了房间。米克已不再认得他,或者说是她。

听,寂寞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