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淀
初二 散文 918字 220人浏览 vwhq029

沉淀

从青藏高原的巴颜喀拉山脉北麓蜿蜒而下的天上之水,欢唱着一路小跑,穿山越岭,逐渐成长,看惯万物百态,在不断的冲刷下带走自然界的每一种滋味,而又在急速的奔腾中,以另一种情态沉积下天地间最基本的生发。

这条河,孕育了世界唯一连续不断的大河文明,这条河被我华夏子孙尊为母亲,这条河,叫做黄河。

我们的母亲河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及山东九省,一路奔流,一路沉淀。“母亲”举其毕生之力哺养她的孩子,所到之处,必定会繁衍出独特的文化。其中最与“母亲”相像的,莫过于诞生在黄土高原这一温床上的陕北文化。

脚踏黄土地,渴饮黄河水。从轩辕黄帝创人文之初,陕北人经过千百年的日月变更,世事兴替才在造物主的考验中沉淀出最最朴实、也最最华彩的陕北之魂。

“羊肚子手巾呦三道道蓝,咱们见面面容易呀拉话话难”吼一句信天游,仿佛隔着山梁梁就望见了小伙子美丽恋人闪动的双眸。“泪珠儿不住的胸前淌,人心上有了事只嫌夜长”唱一句老秦腔,好似穿过历史的帷幔就听见忠君保幼帝的对白。不同于昆曲的雅致,评戏的俏皮,京剧的程式化,陕北的音乐,每一个音符都是冲破灵魂的枷锁直达云霄的天籁。陕北人用生命的呐喊与天地人交流,这呐喊撕心裂肺,

让万物共同为艰难又充满希望的活着而战栗、而抖擞。

历史的狂流一遍又一遍的冲刷,沉淀在最底层的莫过于千百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贾平凹有一段文字,我一直奉为经典“农民是世上最劳苦的人,尤其是在这块高原上,生时落草在黄土炕上,死了被埋在黄土堆下。”陕北农民的一生就如浩莽苍凉的黄土高坡,悲凉的叫人唏嘘。都说陕北民风剽悍,但陕北的农民又恰恰是这世上最最老实、最最淳朴的一群人。他们红黝黝的脸膛总会绽出最能安定人心的羞赧的笑容,其中的动人之处大约就在于他们沉积千年的人性本真吧。当下,人们总爱用人心浮躁来形容世道,回头看看田间地头,就会找到一滴汗珠在地上砸出八瓣也不言艰辛的坚持和耐性。沉到江底的,总会变成良田万千,随波而走的,只能搅浑一澜春水。

陕北是黄河“母亲”最亲爱的孩子,陕北的灵魂,是几千年最美的沉淀。

只有经过长久的积蓄,痛苦的挣扎,才能破茧成蝶;只有经过动荡的漂泊,丰富的历程,才能沉淀人类的厚土。沉淀,沉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