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访
初三 记叙文 4908字 249人浏览 ljyzzyx

家访

李慧

了解学生的家庭环境,与家长交流学生的生活学习状况,是提高教学质量的有效途径。因我平时教学课时多,无暇到学生家中走走,只有利用假期时间,便想利用这个暑假对自己的全部学生做一次全面家访。风风火火、立竿见影是我的工作特点。想干就做,学校七月五号放暑假,上午学生离校,下午就开始。 吃了中午饭,立即行动。此时,正是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刻,高达34摄氏度。一出大门,热浪迎面向我袭来,我感觉得自己好似进了蒸笼的包子,立马一身汗水。阳光穿透披肩,炽烤得胳膊燎燎辣辣地痛。汗水满头,头发成绺,脸上流淌的汗水淹得眼睛酸疼难睁。路上连行人都很稀少,好像知道我要来,在有意回避静街似的,方便我独自而行,炎暑人行急。酷热迫使我驰车如飞,十几里地路程终于屈服在了我的脚下。

西贾柏到了,它是距我们学校最远的一个小村庄。是我们县里四大尚书之一——郭尚书的故里,是我县近几年唯一出了一名清华生的村。西贾柏村本来不属于我们乡镇,我们学校是城镇边缘小学,但是

这个村里的的孩子都是在我们学校读小学。

一进村庄,笔直的水泥路贯穿东西,干净整洁。两旁瓦房一字排开,墙上统一刷了崭新涂料,白墙青瓦,别有风致。稀疏矗立着几幢楼房,如鹤立鸡群。一座楼房上下有十几间,要是一家三口人的话,房间可要闲置大半,如果给孩子们当阅览室也绰绰有余。

在主街道上,前后都是两层的小楼,一家朱红色的大门半开着,大门北边种着一架豆角,零零星星地结了不少,南边栽了一沟小葱,长得郁郁葱葱。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去生产队菜园里玩,用葱叶卷斗角吃的种种情景趣事。凭我过去家访的记忆,这可能就是学生丁贝妮的家。

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是丁贝妮的家吗?” “是!”院子里立刻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丁贝妮在院子水管旁正洗手,见了我,高兴得跑到屋里叫妈妈:“俺老师来了!”

学生丁贝妮的家,内外并排,东西两处院子,中间垒着镂花墙,进出有一个小园门。房子前面栽着几棵月季花,花繁如锦,竞相绽放。尤其是那一株黄月季,进门就能闻到一股淡淡幽香。靠墙边还种了几棵丝瓜,瓜秧顺着架子都已爬到屋顶上去了。院子是

用水泥铺的地,清扫得看不见一片叶子。

听说孩子的老师来了,贝妮的妈妈、奶奶、爷爷赶紧出来,急忙招呼我进屋坐下。贝妮的妈妈拉住我的手,数落起了家境。眼前这位学生妈妈,盘着高高的发髻,描着两道弯弯的柳眉,一双杏眼不大,但炯炯有神,樱桃小口,唇红齿白。天蓝色的体恤衫衬托得她皮肤更加白皙,瞧:娘俩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让我想起来了丁贝妮平时一身身得体的小套装,妩媚而不俗,永远散发着一种清纯娇美的味道。

“你今天没上班?”我的问话,打开了女主人的话匣子。

“我在联民上半天的班,好多抽点时间照顾孩子。”

“也是,孩子的爸爸没空。”

“别想指望他,黑夜白天地出车。”高收入自然要有辛苦的付出。

我们说话间,没在意,丁贝妮和她弟弟两个人一句话没说好,打了起来。姐姐先动的手,而且不让弟弟一步。孩子的妈妈只批评了丁贝妮一句,就被奶奶挡了过去。孩子的爷爷、奶奶看上去都是老实巴脚的庄稼人。爷爷笑着说:“孩子,哪有不挌气的?”

孩子的妈妈给我使眼色,表示一脸的无奈。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可人却又任性的小女孩为什么既聪明伶俐,又学习三心二意。催交作业代答不理,课堂上老师一说就撅嘴,这种刁蛮的小脾气,就是在这中优越的环境里养成的习惯。 在贝妮一家人把我送出大门的当儿,可巧遇到了郭西创的妈妈和爸爸,带着孩子外出刚回来。 郭西创的妈妈身着一套浅灰色的宽松休闲装,一头柔软的长发随意地束扎了一个发套,从一边绕到脖子前面来。两只大眼睛就像两汪清水,说话一开口就笑。

“老师,我们到家里说话。”

“今天下午还要走访好几个学生,既然见到你们了,就不到家去了。就在这儿说说孩子的情况吧!” “您这么远都来了,怎么也得到家里去喝口水!”

“大热的天,去家太麻烦。”

我们一边说话交流,一边往前走。“孩子数学倒不孬,考了99分,他的英语和作文不行,老师你说怎么办好?”孩子的爸爸讲话声音不高,慢条斯理。但是他对孩子的情况掌握得很细,让我佩服不已。 “每个孩子不可能都发展得那么全面,英语不

行就得给孩子补补。作文要靠平时多读书,慢慢积累,急不得。关键是要有兴趣。”

“平时不愿看书,多愿意玩游戏啵!我说了不听。”孩子的妈妈要诉苦了。

临别,我又特意交代了一下孩子的书写速度太慢,希望家长引起注意。孩子我教了一年,课堂上很少主动回答问题,不记得他到办公室告过谁的状,更没见他与人吵过一次架。

学生西创至始至终只听大人说话,不说一句话,我们看着孩子的腼腆样都笑了。“西创羞得都忘喊老师了!”孩子的妈妈赶紧解围。在乡间遇到这么柔美怡人、知书达理,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子倍觉亲切,我喜欢和这样的家长交流。

来到郭雨萌家时,五点半了,骄阳烈焰,依然威如老虎。这是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爸爸在矿上上班,月收入高达五千多元,年底还有奖金,妈妈在家里全权照顾孩子。

进来大门,就着盈门墙垒了一个半圆型花池,里面养着金鱼和莲藕,碧绿的叶子半翘半浮在水面上。池子台上摆着几盆花,只有稀稀疏疏的阳光透过缝隙,像斑点一样洒落在地上。一阵凉风吹来,浑身顿觉舒适。如果在这干净的水泥地上放一把躺椅,卧

在里面手握一本易安,或者在傍晚时分,铺一张凉席,一边聊着家常,一边给孩子摇着蒲扇打打蚊子,该有多么惬意啊!

我正陶醉在这适宜的环境里,被孩子妈妈拉进屋,去参观孩子的书房。走进阳台,看到娇嫩的昙花,还有象征吉祥如意的幸福树,尤其是那一棵枝繁叶茂的平安树格外醒目,墨绿色的叶子油光发亮,新长出的嫩黄色的幼芽带着几分羞涩。对着宽大明亮的窗户,放着一套组合书橱,乳白色和橘黄色相间,清凉又温馨,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课外书,儿童版的四大名著,各种小杂志都排列有序。就连一年级的课本书皮都是半新的。桌子一角放着自制的笔筒,文具盒紧挨着黄色的台灯。

“打算假期怎么度过?”我问。

“她不想上辅导班,自己在家里做作业。”孩子的妈妈告诉我。

“再读读课外书,假期生活就很丰富了。” “我经常带着她去书店,喜欢的书就买来读。” “是啊!要不小作文能写得这么棒!阅读题根据原文的意思用三个成语来概括,全班就她一个人能写出来了!这都源于她读的书多。”

“老师,您就是会鼓励孩子。我看了作文上的

评语,您一夸,孩子真想当作家呢!”孩子依偎在妈妈怀里不好意思了。

在雨萌同学家,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多么想让我的学生都能像雨萌一样,生活在这样甜如蜜糖的家庭里!

我刚出来大门,西创的妈妈就拿着饮料赶上来了,因为跑得急,一缕头发垂在额前,本来白皙的脸庞被太阳烤得像个大西红柿。我说不要,她把饮料硬是放在我车筐里不松手。面对家长的这份真心实意,我实在盛情难却。

同学刘富恒的家坐落在105国道的边上,两层显赫的小楼坐北朝南,院子至少是其他人家的四倍,一辆大众黑色轿车格外醒目,刚想进院,一只肥胖的大狼狗就狂吠不止,我尽管离得有几十米远,还是吓得我直往后退,幸亏刘富恒出来了。

进来大门,看到厨房边垛着几捆啤酒,还有许多已经空了的啤酒瓶子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 我问刘富恒同学你爸妈呢,说去厂子里了。在来家之前,我就打电话给他妈妈说好了来的时间,到家了还是没见到家长。又让刘富恒打电话告诉他爸妈说我来家了。我一边与富恒说话,一边等待,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不到一刻钟的路,就是没见家长的影

子,真忙啊,看来我这个小学老师的到来,给他家添麻烦了,还是人家根本就不在意一个小学老师的到来„„

我望着刘富恒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多好的孩子呀!能言善辩,反应灵敏,干啥啥行,就是不往学习上使劲,上课不是交头接耳,就是戳击别人,无理占三分,凡事先告状。嗨!我只好惺惺地、无奈地、在狗的狂吠热烈欢送中,走出了刘家大门。

出来刘家大门,看到太阳虽然落向地平线,仍是热浪滚滚,却又增添了些风无气闷的感觉。 我刚进郭雪晴家的胡同口,孩子的奶奶满脸笑容,老远就迎过来了。“老师,听说你要来,我一大早就烧好了水等着你。”老人把我拉进屋里,一边忙活着给我倒水,一边还拿出了自家地里产的甜瓜,早就洗好了,非让我吃不可。一看就是那种自然熟透了的面瓜,瓜皮绿中泛黄,瓜瓤蜜甜,瓜肉面软。这让我想到了小时候在老家地头吃甜瓜的情景,那种久违了的亲切味道袭上心头,溢满心间。

“老师,俺孙女可愿意上学了,你说的话管用,家长说的话她一句也不听。孩子现在回到家就做作业,一点也不用我操心,孩子跟着你上学俺多放心啵!”当我出来家门时,老人拉着我的手,送了又送,

把我送出老远。挂念我一个人不放心,嘱咐了又嘱咐,在路上慢着点。

太阳沉落到地下面去了,西方天际几朵飘浮的白云,被太阳反射的光芒,染上了七彩般的霞色,绚丽多姿。这美丽的晚霞告诉我,天要黑了。得赶紧去我的挂心牵脾的刘思緲家,这是我们班唯一一个生活在离异家庭的孩子。

我东拐西拐走到刘家门口,看见有几位老太太在树底下悠闲地纳凉。几句客话,她们明白了我的来意,便你言我语。

“家里没人,他奶奶挣钱去了。”

“他妈妈在家呢,喊去。”

几位老人不紧不慢地说,似乎在给我暗示着什么。喊了几遍不见人出来,只听得有人问:“啥事?” “我是刘思缈的老师,是来了解学生家庭情况的,想与你聊聊学生的情况”。

大门终于开了,出来了一位十分俊俏二十多岁的女子,明目大眼,阔嘴巴,扎着马尾。粉红色的体恤,雪白的马裤,手上戴着一枚硕大的金戒指,格外醒目。看见我,她眉宇间立即紧缩,隆起了一堆皱子。

“我什么也不知道,去找他奶奶吧!”转身走

了。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再看看她那朝天撅的黄色卷发。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只好无奈地等刘思缈的奶奶。

邻居们告诉我说:这是刘思缈的后妈。这家的老人多不易啵!后妈只管自己的孩子,一分钱也不挣。儿也没给过老人一分钱,他娘从三十六就守寡,还有个八十多的老婆婆。全靠将近六十岁的老娘蹬山轮车吃饭,不敢说小媳妇一句。

在学校里我看到,刘思缈同学人长得楞瘦,情绪不稳。上课常走神,经常打瞌睡,还擅自骑着自行车到同学家乱窜。这一学年,我几乎每节课都提醒这个孩子,也私下多次谈心,最近上课情绪才算能稳下来。

落日后的霞光渐渐地不见了,天上的几朵浮云,也失去了漂亮的色彩,远方的房子、树也模糊了,天暗下来了,几位纳凉的老人早已散去。暮色已笼罩上村头小路,朦胧中我终于盼来了刘思緲的奶奶弯腰驼背地骑着三轮车回来了。

来到跟前,只见老人家满头的白发,一张晒得黑红的脸膛,显得非常苍老。脖子里搭着一条毛巾,衣服都溻透了。老人看见我,久久说不出话来,老泪纵横,几近哽咽。

她拉住我的手几步迈进屋里,满屋子我没看到一样时新的家具,一件时尚的衣服,简陋的家什,好像都在向我诉说着她们天天为生存而奔波、挣扎的艰辛。涌满鼻腔里的一股酸水促使我决意,一定要为孩子争取到一份营养餐补助,即便所有的补助都给这个孩子,能弥补父母离异给孩子心灵上带来的这道创伤吗?

夜全黑下来了,路灯已经亮起,返回的路上,不时地吹来一阵凉风,蒸发去了身上不少的汗水,让我倍感舒适清爽。汗水浸透的绺绺头发,依然还趴在热辣辣的脸上。压抑一天的焦渴感,也偷偷地爬上来了,觉得口也干,舌也燥。

回到家里已是九点多了,一口气连着喝了三杯闺女给我冷好的白开水,一屁股坐在空调下的沙发上,疲惫的身子一点也不想动弹。可是,脑子却怎么也停不下来,白天的一幕幕场景依然萦绕在心间,挥之不去。反复思索着学生教育与家庭、学校、社会的问题,并不断地叩问自己„„

在这个金钱至上,道德缺失的时代,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家庭的温暖,社会的保障怎么办?培养教育孩子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人格健全如何进行?教育资源不均衡,师资力量配备不足,怎么来

保证孩子成人、成才?建议政府和学校应该把家访作为一项正常工作列入工作日程,让老师在工作日内有时间去家访,而不是业余。

这次家访,也让我脑海里产生了一个难以排解的困惑:社会上让孩子们学习的各种导班铺天盖地,屡禁不止。那么,真正能促使孩子们学习成长、健康生活,该补课的仅仅是孩子们吗?家长、社会管理者需要上辅导班学习吗?谁能告诉我答案?

家访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