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逝,依然爱你
初一 散文 1874字 233人浏览 lchyp01

献给我的母亲

吴淡如在小说里这样写道:“爱是沙子,有些人是蚌壳,将它吞纳,磨成珍珠,有些人拿它拌成混凝土,筑成坚固的城垛。”在我记忆的长河中,我的母亲就是那蚌壳,并且一直为我不停地筑建着坚实的壁垒。

我的母亲中等身材,皮肤略白,一笑便会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她是一位教师,记忆中的母亲很忙碌,一门心思全部扑在她的教学上,根本无暇顾及到我。我虽然和外祖父一起度过一个快乐的童年,但是每当看到别的小朋友牵着自已妈妈的手,到商店买零食,躲在妈妈的怀里撒娇时,和妈妈一起做游戏时,嘴里吃着妈妈喂的饭时,我的眼神流露出的不仅仅是羡慕,更多的是失望。直至小学毕业每次的家长会,她都不曾参加。后来外祖父去世,她才把我接回到她身边。担一门心思仍在工作上,这一点,我对母亲是有怨恨的。别的小伙伴看见我的成绩时,无一个流露出羡慕的神情,并夸赞我有一位当老师的母亲,可以辅导我功课,我只有浅浅的一笑,因为我知道母亲从未给予过我任何学习帮助,母亲每次下班回家总是忙于写教案,改作业,我只能远远看着她,是那样的陌生。时间过得很快,到了上高中的时候了,不知什么缘由母亲并没有让我在本市上一所重点高中,而是给我送到了离家很远的唐山市上学。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混杂的口音,让我一时无法接受,无法适应,我流着泪给母亲打电话要求转学,母亲听后,不紧不慢,但没有太多安慰,对我说:“/人必须学会独立,学会适应,于是深夜里我在被窝哭了无数次后,终于融入了环境,并且在那里参加了高考考上了大学。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晚,我和朋友们在外大吃大喝到很晚才回家,母亲不知为什么也没有睡。当我回屋的时候,胃突然抽筋一样疼,躺在床上,低声呻吟起来。不一会,屋门被推开,是母亲,她拿来了白水和胃药,扶我起来让我服下,没有多言一句,便转身离去。我的泪水无声的流下,为什么我的母亲不多关心我,哪怕只有一句话也好。不知过了多久,我昏睡中,母亲又进来了,端了一碗小米粥将我唤醒,她坐在床前,拿着汤勺,一边吹着粥一边用勺子喂我吃下,我吃着粥,用眼睛望着母亲,发现岁月真的是一把无情的剑,让这个精干的女人的脸上的皱纹变得很深,长了很多褐色的斑,发丝间也有了几根白发,是的,母亲老了,母亲不时地提醒让我慢点,粥很烫,不,这粥很暖,胃渐渐不疼了,心也在渐渐融化。 初到大学,对一切都很新鲜,像小鸟脱开了笼子,畅享自由,我也很快地融入了这个环境,忘记了远方的家人,那天恰逢中秋节,突然想起母亲的生日了。于是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然而接电话的却是父亲,父亲和我聊了一会大学生活,当我问及母亲时,父亲支吾了几句,我便听出了端倪,一再追问下,父亲叹了口气说:你妈嗓子那长个瘤,在北京做了手术,昨天刚做的,放心无大碍,你妈不让我告诉你,怕你担心,她不能讲话,现在在睡着„„我的脑袋嗡了一下,顿时一片空白,母亲平时身体不是一向很好吗?怎么一下子病了?她习惯医院那的气味吗?我强忍着泪水,对父亲说了几句话,让他转述我对母亲的祝福,放下电话,我蹲在地上,我的回忆一幕一幕闪现:七岁,头磕到暖气上,母亲冒雨连夜回老家看我,为此我生了一场大病,十一岁,捣乱课堂,被老师停课,母亲亲自到老师家低声下气地道歉,十六岁,去火车站坐车,火车开了,母亲一直不肯走,直至我的视野里没有了她,十九岁,坐车走高速,正赶上雪天,我在车上睡着了,母亲打了二十几个电话,甚至报警„„

后来在网上同母亲视频,看得出母亲脸色腊黄瘦了好多,眼神暗淡,不过她还是强打着精神,露出笑容,示意我她很好。回头父亲打字说:“闺女,你妈对内对外都不容易,你不在家,你妈天天唠叨着你,她平时的不言,只是想让你变得更加坚强,她把什么事都为你想到了,你每次给我打的电话,她都要细听,你吃的药,你爱吃的菜,换季的衣服,你的照片就在她的床头„„我在电脑回了一句:爸,我懂了。可是自已已经泪流满面。

我懂了,懂了母亲的“狠心”是为了让我的翅膀更硬,母亲的忙碌是为了家里的生活,以前是女儿不懂得你的责任,还成为了一个叛逆的女孩哦,时光让你老去,我才渐渐明白你为我锻造了坚实的双翼,这是别人没有的财富,每一次的挫折都是你爱的潮水来哦抚平,每一次过不去的坎都是你用爱的力量推我前进。母亲,时光流逝,我依然爱你,现在让我用比你对我还要多的爱来照顾你,好吗?

如果有一个人愿意站在你的身后,为你考虑一切,如果有个人被你狠狠伤害后仍无条件原谅你,如果有个人从高高在上的女神变成精明能干无所不能的女汉子,只为义无反顾爱你。那么这个人就是你的母亲,母亲节将至,愿我的母亲,天下所有的母亲们健康快乐!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