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光
初三 散文 1255字 211人浏览 剑指江南12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这世界便有了光题记

很感谢大自然创造了光;很感谢各种光的存在;很感谢,我是个属于光的孩子。

我喜欢光,光照在身上那种蓝蓝的痒痒的且温暖的感觉。我爱春天那绚丽的光,它像位神奇的魔术师,将万物唤醒,为它们披上新衣。我在绚丽的春光中起舞。我爱夏天的光,它像个捣蛋的孩子,一脸灿烂,刺得眼睛睁不开,可我总喜欢它把世界照得亮堂堂的,好像一切在它的灿烂中开出了白色的花,泯灭了丑恶。我在灿烂的夏光中笑得一脸弥漫。我爱秋天那金色的光,它像个多愁善感的江南女子,不明媚不灿烂的笑却隐隐忧伤,我喜欢它笼罩着世界,让落叶的悲伤与之共鸣,让我的孤单与他相伴,如影随形。我在伤感的秋光中潸然泪下。我爱冬天的光,它像一位眉目俊秀、性格温和的少年,笑得温文尔雅,我喜欢他和煦的笑静静地将一片温暖投进我心。我在温暖的冬光中幸福洋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某一清晨,我被几缕悄射入房间中的光叫醒,仿佛有几十位个头矮小的精灵在我的眼睫毛上,跳起了华尔兹,轻轻柔柔的,催着我快睁开腥松的双眼。一天,便也在这戏闹中重新起航。闲暇的午后,躺在椅子上,这午后的光照得我像只慵懒的猫,伸手,轻巧地抓获一手的光,我一脸微笑,便也松开了手,放逐了它,我知道,光是比鸟还要自由的,它们没有能够束缚它们的“笼子”,所以它们是快乐的。或许它们其中会藏有许许多多长不大的“小彼得们”,那多好,它们可以一直玩闹,无忧无虑。一字一句品阅着手中的书,才发现这些调皮的‘‘小彼得们’’竟跃上书页,和书中的文字开七了“联谊会’’。或者它们还是个心灵手巧的裁缝,不一会儿功夫,就为文字们添置了一件“金衣’’。

刚吃完饭的傍晚,我自在地在马路边散步,仰头望着渐渐褪尽蓝色的天,发现那调皮的光竟找不到踪迹了,难免,我心里空落落的。走着走着,头顶突地洒下一片柔和昏黄的光,原来是路灯亮起。不知道是不是黑暗的抚慰,是的白天还到捣蛋的“小彼得们’’突地变了性子,竟变得如此宽厚温润,像母亲,像一位守候在家,张开手等待身在异乡的游子归来的母亲。我站在灯下,倾听它无尽的诉说。我想,成为一盏灯,默默无闻守候远方的归人,并静静等待将来的新人。

停留了片刻,我便走远了,那灯却不舍地在地面拖长了我落寞的影子,我想问它:“会议是否也能拖长,直致扭曲歪斜呢?”可惜,它没有回答我。走进一片黑暗时,我像只乖戾的猫,轻舔脚爪,独自取暖。依旧是突然,身后莽撞地冲出一片光,把我照得彻底,我知道那时我恐惧的车灯,那煞白一片,就像舞台上的聚光灯,把我照的像极了小丑,只怪我太紧张,并未演出一部戏,即使那只是我自导自演、自说自唱的一部戏罢了。车从我身旁驶过,竟吓得我出了冷汗。身,我拼命地往回走,走向那片名为“等待”的光,不得不承认,恐惧比黑暗更可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走回了家,躺在床上,努力让睡意快些袭来,终于,我踏入了一个梦中。醒来,我依旧能重新来过。

寻,那光,那由上帝创造,让一切重新来过的光;爱,那光,那名为‘‘等待’’,让恐惧、落寞的心稍稍平静的光;恋,那光,我将一路追随“小彼得们’’的脚步,在阳光下,浅浅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