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烟火从未消失
高中 其它 2264字 137人浏览 木果香草

最美的烟火从未消失 作者/ 辜好洁 十六岁那年,我独自去往离家遥远的城市念书。陌生的环境,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容,因为来自乡下而受到寝室同学的排斥。 那时候的我只是个笨拙的姑娘,没有活跃于大集体的才能,没有好看的衣服,在大家开心地谈论喜欢的明星时也完全插不上话,唯一的爱好只是写些晦涩破碎的文字,自然也没有同人分享的勇气。整整半年,只一个人往返于寝室与教室之间。成绩也一团糟,于是愈发沉默。 说来也许可笑,但那时的我几乎已经不再相信“未来”之类的字眼。苦闷、迷茫、不甘„„种种情绪却找不到可以诉说的人,写故事和有关心情的片段成为了所有倾诉的出口,然后在无人的午后从高高的天台折成纸飞机扔出去,好像就此可以摆脱那些阴郁的心情。 一天午后,写满了心情的纸飞机却重新飞回来落在我的脚边。 “为什么不开心呢?明明可以写很漂亮的文字。”有人这样对我说。 我抬起头,就这样看到了笑容干净的小野。 小野的教室在楼上。确切来说,小野是我的学姐。 那时候的小野总是将齐腰的长发束成马尾,用蓝色的绸带绑出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清瘦,高挑,成绩不算顶尖,但也跻身班级前十。 “未来会把光留给努力的人,所以不要不开心。”记忆里,这是小野对我说过的最多的话。 温暖、敞亮、充满希望——可就是这样的小野,却跟我说她想要出走的梦想。 “鱼的梦想是什么呢?”因为名字的谐音,她任性地叫我鱼。 “我的梦想?” “比如有什么喜欢的事么?” “写故事算不算?”我不好意思说出“成为作家”这样的答案。 “当然!” “可是„„我写得很差。” “不许这样说!”小野严肃地伸手挡住我的口, “微小的梦想也会发出夺目的光芒。有梦想和勇气的人可是无敌的!鱼可以写很漂亮的文字,如果寄给杂志社一定会发表的呢!” 在一个雨天,我将誊写了好几遍确认没有错字的稿子递给小野,看着她笑眯眯地折叠好放进信封里,然后两人手挽手去离学校很远的邮局。 三个月后,班长将一封厚厚的牛皮纸信封扔到我面前。(优秀作文 ) 看到信封上的杂志名时心里骤然一紧,哆嗦着拆开信封,手指在目录上一行一行滑过,终于看到了再熟悉不过的三个字。那是我的名字。 抱着样刊飞快地上楼去找小野。 “鱼太棒了!我就说你可以的吧!”小野比我还要激动,甚至红了眼眶。 大概是在失败的阴影里生活太久,突如其来的成功好像上天的恩赐,如此难得、如此珍贵。和兴奋的小野抱在一起,我有些晕乎乎的,原本黑暗的脑海里好像升起了无数的烟火,绽放出五颜六色的美妙色彩。 “小野,”我说, “我脑袋里在放烟火喔,好晕„„” “傻鱼!”小野笑着拍拍我的头,“那是不是最美的烟火?” “嗯„„”我只是傻傻地点头。 因为后来又陆续在杂志发表文章,老师和同学看我的目光明显变得不同起来。每次发表了新的文章或者考试取得进步,小野都毫不吝啬地对我说: “鱼,你好棒!”高二上半年我似乎被小野催了眠,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很棒”,于是走路能抬起头,老师提问时也敢勇敢地举起手。我变得自信起来,成绩因为文理分科后也开始好转,期中考试甚至考到了班级第九名。尽管后来我一直拿着更好的成绩,但那一次巨大的飞跃于我而言却无比重要,因为我开始明白,无论什么,只要努力去做,都会有无限的可能性。 室友开始邀我一起去教室自习或者去食堂吃饭,在班上我也能和大部分人自如地玩笑打闹。我以为她们接纳我是因为我变得优秀,后来有一天室友无意中提起: “你知道吗?整个高一你好沉闷,总是一个人看书写字,独来独往,我们都不敢跟你说话昵。” 原来如此。年少的我们总会误解一些很重要的事,但幸好,重新出发,什么时候都不晚。 高三下学期,大家都在忙着参加高考,小野却说她要休学去旅行。她最后一次来学校时,我们去了初见时的天台。 “真的不参加高考了么?你家里„„”我担心地看着她。 “鱼,我是去追寻我的梦想。也许会很辛苦,甚至哪天会受不了灰溜溜地回来,可是我不想再等待,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跪着也要走下去。我知道我很任性,可是鱼,还记得第一篇文章发表后你脑海里升起的烟火么?我啊,也想看看呢。”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小野好棒。现在的我也可以这样跟你说了。 ——而现在的你,也看到了吧,那最美

妙的烟火。 这些和青春有关的这一切,虽然已经过去几年,却一直清晰地印刻在我脑海里。在我最落寞的时光里,是小野和文字拯救了年少敏感的我。现在的我已经明白,勇气和梦想多么重要,重要到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 我庆幸在我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没有放弃与文字有关的梦想,更庆幸认识了小野。因为那个明亮的女孩,我寻回了丢失的自信,并且有了想要坚持梦想的勇气和决心。可以说,是文字和小野,给了迷茫无助的我一缕指引向前的光。 小野,现在的我还在坚持写文字,并且会一直写下去。 好想告诉你,你离开后我顺利考入了大学,结识了很多新的朋友。 好想告诉你,你离开后我在很多杂志发表了几十万字的文章,还出版了几本自己的书。 好想告诉你,你离开后我一直、一直很想念你„„ 作家小档案 辜妤洁 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者,华语少年作家征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在《萌芽》 《南方文学》 《课堂内外》 《中国校园文学》等杂志发表短篇数十万字,已出版《致樱花树先生》《像个孩子》《风筝有风,海豚有海》《惠理的时光》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