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啸山庄》读后感
六年级 读后感 2502字 489人浏览 莫红颜w

烈火般交织的爱恨悲歌

——读《呼啸山庄》有感

在艾米丽·勃朗特所著的《呼啸山庄》中,男主角希斯克利夫是最打动我的文学形象,希斯克利夫在被所有人唾弃的同时,却从人性角度展现出奇特耀眼的光彩,永恒的爱和至深的恨赋予他独特的魅力——一种散发着狂野欲望、不受约束的个性魅力。他那如烈火般的爱与恨既毁灭了别人,也燃烧了自己,可以说,希斯克利夫给了我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那是一种冲破了一切枷锁束缚的、野性的释放!这么一个备受争论的角色,在当时是并不讨喜的,但跨越百年之后,却激起无数读者的强烈好奇,引发了后世无尽的想象与诠释。于是,我忽然理解了为什么世人称这位女作家为“超越时代的天才”。

《呼啸山庄》以爱情为中心主题,表现了两个家庭三代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故事里,希斯克利夫是一个被剥夺了人间温暖的弃儿,后来被善良的呼啸山庄老庄主厄恩肖收养,他的到来打破了荒原上的平静。慈祥的厄恩肖让希斯克利夫与自己的儿女们一同接受教育,使这个野孩子文明化——变成一个英国人。厄恩肖与他女儿凯瑟琳的善意接纳和关怀使他荒凉的内心渐渐温暖,并充满了感激,他用最好的方式回报恩人——打开心,接受别人,并渐渐与美丽开朗的凯瑟琳相爱了。他爱的深沉,爱的彻底,为了甜美的爱情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奉献出一切,“永远生活在凯瑟琳的阴影下”,为此,哪怕是受尽她哥哥的嘲讽与差使,他也毫不介意。但随着老庄主厄恩肖的去世,在尖锐的矛盾中,呼啸山庄第一代家庭解体,希斯克利夫短暂的美好与幸福被现实击得粉碎——厄恩肖的儿子亨德雷成了新庄主,他把对希斯克利夫的痛恨与厌恶化为无休止的讥讽与虐待,希斯克利夫重新沦落成卑贱的奴隶,因而埋下了他心中仇恨的种子。

希斯克利夫原本以为,只要凯瑟琳还爱着他,他就可以忍受一切屈辱留在呼啸山庄,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哪怕他再贫穷,再低贱,只要凯瑟琳的心属于他,他就可以变得坚强,变得非常、非常的坚强„„可是,残酷的现实又如何能尽人愿?在那个狰狞的坏天气里,相信希斯克利夫无意中听到凯瑟琳说:“嫁给希斯克利夫会降低我的身份”时,他的心情应该已经无法用‘肝肠寸断’来形容了。凯瑟琳终是违背自己的心,选择嫁给了她并不爱,却有身份有地位的、文雅却懦弱的小林顿,成为了画眉山庄的女主人。生命里最后一丝光亮熄灭了,上一刻还置身天堂的心,下一刻便跌入肮脏冰冷的地狱,那是怎样一种绝望?是怎样一种痛苦?——给他致命一击的、亲手推他堕入地狱深渊的,是他深爱的凯瑟琳啊!

在那个可悲的时代,贫穷是可耻的,穷苦卑贱的人不配拥有爱情的春天。那接踵而至的雷电撕碎了夜幕,也撕碎了他的心。那夜的风雨肆虐了整片荒原,也凉透了他最后一丝温情。希斯克利夫走了,带着那由爱而生的浓浓恨意,带着那颗被魔鬼盘踞了的千疮百孔的心,离开了呼啸山庄„„

强烈的爱恨铸就了希斯克利夫强烈的性格——残忍,不屈,执着坚硬,有着让一切燃烧殆尽的仇恨!拿破仑曾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如果有人嘲笑我个子矮,我就砍去他的头,这样他就和我一样高了”。既然弱者不得好活,那强者也不得好死!希斯克利夫又何尝不是这样想?所以五年后发了财的希斯克利夫回来了,带着阴沉的报复狠狠地摧毁了一切。在希斯克利夫的魔爪操控下,亨德雷输光了家产成为了他的奴隶,他当年在亨德雷手中所受屈辱如今加倍奉还,他骗走了小林顿的妹妹伊莎贝拉,凯瑟琳受不了他带来的一系列打击,在生下一个女儿后死去。凯瑟琳死后,他变得愈加疯狂扭曲,甚至逼迫自己的儿子与凯瑟琳的女儿结婚,将这种诅咒般的仇恨加诸于下一代身上„„最终,希斯克利夫用魔鬼般残忍的手段报

了仇,霸占了呼啸山庄和画眉山庄,可他并不快乐,没有了爱情的灵魂,没有了凯瑟琳的人生,又怎么会幸福?

小说中,在凯瑟琳死后,希斯克利夫用头疯狂地撞树以减轻痛苦,绝望的自语:“没有了生命,我如何活下去?失去了灵魂,我如何活下去啊?!”的那一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希斯克利夫终究是爱凯瑟琳的,哪怕他的灵魂与理智被蚕食殆尽,他也依然是深入骨髓地爱着凯瑟琳的,在最后一丝善意与爱的浸润下,他终于承认:“无止境的报复只会带来糟糕的结局”,最终,他绝食而死,真正做到了与凯瑟琳生而同衾,死而同穴„„他的死是一种殉情,每每读起,无不扼腕叹息。

凯瑟琳被誉为“荒原上的野玫瑰”,她热情开朗,有着与呼啸山庄一样叛逆而广阔的胸襟,她之所以会喜欢上希斯克利夫,是因为希斯克利夫那样强烈的性格与她的性格十分相似,她在他的身上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他们的灵魂是契合的。所以凯瑟琳也曾大声宣称:“希斯克利夫是我快乐的源泉,是维系生命的灵魂,我就是希斯克利夫!”但由于她的虚荣、无知和愚蠢,她背叛了希斯克利夫的爱,也背叛了自己的心,选择嫁给了她根本不爱、也不了解的小林顿,结果却葬送了自己的爱情、青春和生命,并将这一切恶果延伸给了无辜的下一代。艾米丽·勃朗特在刻画凯瑟琳这个人物形象时,有同情,也有愤慨;有惋惜,也有鞭笞;既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笔调是十分复杂的。

但与凯瑟琳不同,小说中,希斯克利夫这个形象简直凝聚了作者所有的心血,寄托了她全部的愤慨、同情与理想。希斯克利夫是原始、野性、感情奔放不羁与生命力的代表,他的性格气质与充满风暴的荒原相一致,既残暴无情又充满活力。他是一个恶魔式的人物,具有极强的怨恨和破坏力,但他又在生命的最后点燃了人性善良的光辉,可以说,希斯克利夫的爱——恨——复仇——人性的复苏,既是小说的精髓,又是贯穿故事的一条主线,更是点睛的精华所在。若希斯克利夫到死也一直仇恨下去,那么这个角色无疑是扁形的,是不丰满的,正是由于他最后人性的复苏,才使得精神得到升华,闪耀着作者人道主义的理想。

希斯克利夫的爱恨,与其说像是山庄上阴冷肆虐的狂风,更像是疯狂扭曲的熊熊烈火——既毁灭了别人,也燃烧了自己。所幸他最终顿悟,获得了救赎。希斯克利夫的形象究竟是怎样?我想,用原著中的一句话形容最为贴切:“克利夫先生他可是个人?如果是人,他可是疯了?如果不是,他可是个魔鬼?”

《呼啸山庄》的悲剧是爱情的悲剧,更是社会和时代的悲剧。其爱和恨既极端对立,又和谐统一;这就是《呼啸山庄》,像一把利剑,直接刺穿人性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