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作文
初一 记叙文 8字 12586人浏览 天天有喜136479

1 作文“墙”

墙(52分)

墙是什么?几块砖头,几抹水泥,几把沙石,便立起一座墙。

墙是什么?一座墙,可以抵御外敌,保护家园。但同时,它又阻隔了太多太多。

1961年,一座柏林墙在一夜之间竖起,从此将柏林一分为二,东西两方人们无法相见,无法交流。这座墙,阻挡了亲人的相聚,阻挡了市民的沟通,分开了两边人民原为一体的共同的家园!

于是,人民奋起了。他们抗争,他们不屈于压迫,那颗民族之心,那颗爱国之心愈加澎湃!

终于,在三十年后,柏林墙倒下了,柏林人民胜利了。恢复的,不仅仅是东西两柏林的正常交往,更是众人那时刻团结在一起的民族之心。墙可以阻隔交通,阻隔人们相见,但阻隔不了人民的思念之情与爱国之情,阻隔不了那称之为“统一”的烈火的蔓延!

于是,墙最终倒了,柏林统一了,柏林人民相聚了。墙再高大,再坚固,也敌不过统一与团结的力量! 封建社会的中国,皇家园林是身份的象征,是权力的代表。宫墙内外是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生活。墙内欢

2 声笑语,纸醉金迷,那墙外却是饥寒交迫的贫苦人民,是苦不堪言的被压迫的生活。这座墙,划分了人的等级,硬生生地规定了所有人的生存环境与权力!

于是,人民奋起了,他们起义,他们发动革命,他们决心推翻这封建帝制,建立自己的共和国,让所有人生而平等,让所有人掌握自己的命运!

终于,在1912年,清帝退位了,中华民族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统治结束了。宫墙虽仍立在那里,但实际上,它已经倒下了,是人民用自己的双手推倒的!得到的,不仅仅是不分贵贱的土地,更是那人人平等的环境,是整个民族几千年来的共同愿望。宫墙并不是屹立不倒的,奋起的人民用尽全力将它推倒了!

于是,墙最终倒了,封建王朝结束了,共和国建立起来了。墙再高大,再坚固,也敌不过正义与平等的力量!

墙,曾经阻隔了太多太多,但它最终会倒下,会成为人们记忆中的一片废墟。被人们永远铭记与保留的,

墙(55分)

很多时候,国与国之间,家与家之间,乃至人与人之间,都立着堵墙。有的是实实在在的高墙,有的只是用冷漠筑起的屏障,不过,无论虚实,都足以将人心隔在两个世界。

——题记

提到墙,便会想起那篇萦着缕缕愁绪与哀思的《项脊轩志》。曾经是多么温暖的一个大家庭:归有光在书阁中潜心学习,祖母嘘寒问暖,不仅鼓励他要像祖父那样学有所成,为国尽忠,而且催促孙儿多出来走动,否则“大类女郎”,像个女孩似的,憋坏了身体。想必作者写到这儿时,唇边也会泛起淡淡的微笑吧。然而自祖辈逝后,这个家也就渐渐散了,“墙往往而是,”去次厨房,也要七拐八绕。这些墙,不仅断绝了亲戚间的来往,也阻隔了家人之间心灵的交流。望着被分割得破碎的院子,归有光的感慨与悲哀,更与何人说?

有些墙,并非人们想建,但当墙立起来后,原本团结的人心就会逐渐变得对立与分裂。

二战后,

为防止德国法西斯势力东山再起,以美国和苏联为首的世界两大阵营分区占领了德国。那堵将柏林一分为二的墙是德国人民心中永远的伤。一度团结一致,共同对外的德意志民族也被分割,各自被打上了“民主”与“联邦”的标签,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对立。俗话说,打断了骨头也连着筋,两边的人民都惦记着墙那边的血亲。然而,当九十年代,那座象征了屈辱与分裂的柏林墙轰然倒下,盼望已久的团聚终于实现,重逢的亲人却发现了对方眼底里的陌生。那座墙不觉间已驻进了他们的内心,至今,原东德与西德两个地区仍存在严重的生活差异与心理隔膜。

的确,那墙不一定有实体,但它硬是生生地插入人心之间。

还记得那个在圆月下,一片海滩瓜地旁,与“迅哥儿”亲密地像兄弟一般的闰土吗?但当他长大,与昔日的玩伴重逢,一声“老爷”矗起了两人再也无法跨过的高墙。身份地位的差异令闰土退却,也令鲁迅虽不甘却也无可奈何。这座看不见却令两人都撞得生疼的高墙隔离了鲁迅与闰土,也隔离了现世不知多少人。

然而,我依然相信,终有一日,人与人之间的高墙会因为爱而消逝,正如“三八线”的高墙可以被奥运会

3

几面墙合围成简单的房屋,盛满一家人的欢笑与泪水。有形的墙阻挡了风雨尘嚣,给予我栖身之所,陪伴我一路成长;无形的墙筑就了关爱温情给予我蜕变的空间。对墙的理解,便是对家的理解。

年幼时,我以为家便是着灰白斑驳的四壁。几十年来老房子未经粉刷,墙因摩擦侵蚀而形成各种奇形怪状的图案。小小的我立在墙前,那些迷离的影子勾起关于神怪传说的联想。父母讲故事的亲切声音也似乎从这凹凸不平的墙面渗透出来。每逢雷雨天气,倚在老墙上汲取安慰。墙给予我依靠和幻想,让幼小的心灵有所寄托。

长大些,我懂得了家是父辈撑起的天空。望着父母高大的背影,抚摸着他们厚实的手掌,我觉得那就像一直保护我、支持我的墙。每当我惊惶不安,父亲坚实的臂膀总能让我依靠,他默然无语,却如墙般给我安全;每当我悲伤无助,母亲温柔的细语总能给我抚慰,她善解人意,也如墙般赐我安宁。爱是家中看不见却又真实存在的墙,让懵懂的我逐渐理解了亲情,并学会感恩,对家有了更深的依恋。

当我走进成长的躁动时期,我以为家是束缚的绳索,四面的墙似乎也猛然变得无限高,使急于飞翔的自己无处展翅。听腻了父亲关于学习的叮嘱,厌烦了母亲一次又一次重复的关照,自以为长大的我被家挤得喘不过气来。终于有一天争吵爆发,我的倔强与盛气凌人在家的墙上震开了几道恐怖的裂纹。当父亲拂袖而去,母亲嘤嘤哭泣,我心中的墙倒塌了。在思考之后,我哀伤而悔恨,并决心改变脾性,呵护这风雨中孤单的家,填补那脆弱的墙。

如今我已成年,父母日益增多的华发就如同老墙上蜿蜒的常春藤。面对父母的衰老,我心中涌起的总是一种夹杂甜蜜的悲戚,我是他们青春与精神的延续,唯有感恩自立,才能回报他们的一片恩情,延续这传承多年的爱。

家是那几堵老墙,更是老墙中筑就亲情之墙的人。家是呵护我成长、放飞我翱翔的湛湛青天。我将奋发,使这墙更坚实,使这家更温暖;我将成为这家中新的墙,让庇护过我的人感受回报的喜悦。

爱着这家,爱着那墙。

大观园的粉墙,毫不落富丽俗套,纤巧秀美,却生生耗尽了李纨的青春,拘起了妙玉的孤寂,磨尽了宝钗的真趣。

然而这堵墙,仅仅是拘禁你高傲的天性,横溢的才华的墙之一。你是宦门的千金小姐,这便注定了你一生一世也难以跨出深宅的墙。

即使你走出了大观园的墙,无父无母,多愁多病,这一堵墙又横在你面前,你能去哪里呢?茫茫尘世,一个扶病的孤儿,纵使你高洁,文华章烁,然而在那样一个“才藻非女子事也”的年代,也无处施展。

你的身后,是白发苍苍的外祖母。你的外祖母岂能不爱你?然而你心里也深知,那样一个在礼教社会活得自在安康的老人,早已不知什么是人间至情至爱了。她溺爱着你,也溺爱着宝玉。然而无论是哪个玉儿,她都没有当成一个真正的独立的人来爱。那仅仅是一种近乎玩猫戏狗的宠爱。更多的,是来自祖母、舅母的礼教的束缚。她们都是善良的人,希望用那个时代的礼教为你砌一堵遮风挡雨的墙,想想吧,她们就是这样爱你的,然而你却注定在这一堵墙前撞得香消玉碎。

这还只是套在所有姐妹、大观园中十二钗身上共同的墙,心中向往自由的你,自然难以曲迎。然而,潇湘,你可自知你已用前世今生为自己砌了一堵谁也逃不出去的墙——宝玉。

4 你一片痴情,今生便是为还泪而来。然而你却总为宝玉之心所伤。也许你不明白这是为何,正是因为你无法逃出你亲手砌就的这堵墙。

即使给你机会,让你逃脱这牢笼,你不必如潇湘馆廊下的鹦哥,一遍遍在笼中唱着“汝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你恐怕也难以青灯古佛静此心。痴情的你,是无法放下宝玉的。

有人说你是泪尽而亡,无苦无怨。我愿意相信你是泪尽而亡,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中清清静静地回去做芙蓉花神了。

自从有人提出《红楼梦》中所谓的阶级之说后,无数矛头指向贾母、王夫人,认为黄金枷锁中,黛玉甚至不如囚犯,连说“这堵墙让我失去了自由,此地绝不可再来”的机会都没有,谁又能体会,黛玉的悲剧也有很多是来源于最深处,她自己砌的那堵玉墙呢?

任别人在山水的美景中筑墙,任别人在城市喧嚣中筑墙,而你却唯独要在这片孤寂的沙漠中筑起一道墙。

——题记

说到悲壮,我不得不想到你;说到坚强,我不得不想到你;说到无私,我更不能不想到你。胡杨,一面高高屹立在沙漠中的丰碑,一面奇崛屹立于沙漠中的墙!

胡杨是一面永恒不倒的墙。你深深植根于那焦热的沙漠,却高高挺立于那高高的天空。几百年,几千年,任戈壁的风洗礼你,任漫天的黄沙磨砺你,看到你身上的一道道粗壮的伤痕,人们都不禁要悲苦痛哭。但谁也终究奈何不了你,你就是那样倔强而不肯倒下。即使有一天在烈日下死去,你的尸体也要继续在原地挺立地站上千年,万年。我说你是这世界上最坚固的一面墙,那坚固就表明你内心的坚强。

胡杨是一面庇护生命的墙。由于你的存在,使这原来荒芜的大沙漠却并不那么衰败。每年冬去春来,正是沙漠中小虫子们活跃的时候,它们的卵就产在你身上,你保护了它们一个冬天,现在它们却破卵而出来啃噬你的树叶。别人以仇报恩,怎奈的你却毫无怨言。有了你躯干的庇护,小虫们才能得以生存,有了你遮挡风沙的躯体,周围的野草才能免受风沙的侵蚀。胡杨啊,你就像一堵遮风挡雨的墙啊,有了你这样的庇护生命的墙,才使得沙漠有了生命的希望。

胡杨是一面支撑人们生活的墙。千百年来,在戈壁上生活的人们一刻也不曾离开你,更是一刻也不曾忘记你的恩德。人们的房屋,桌椅,床,甚至连吃饭的锅碗,全都出自你身上的木材。胡杨啊,你仿佛就是整个大西北的母亲,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一刻也不曾离开你的怀抱。你看那成片的胡杨林正在为你阻挡风沙,你看那慈爱的胡杨树,已经完全融入了人们的生活,更流进了人们的血液。好一面支撑的墙啊,你是这样的无私,又有这样伟大的贡献。胡杨啊,你就如同一堵宽厚的墙,支撑起了整个大西北。

我没有见过世上哪面墙能像你一样,你承担着亿万的生命,承担着如此大的使命,你扛起勇敢与坚强,扛起壮美与悲伤。

胡杨——一面最伟大的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