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绿为话题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4062字 3908人浏览 我是狼人H

行走在绿色的流年

一团翠绿的火,在枝头燃烧着。安静的燃烧着。

——题记

春季。嫩绿。

老家是南方的一座山城,一到阳春三月,万物都焕发着清新的味道。

春季的午后,最喜搬着自己的小凳子到香樟树下听老人讲故事。老人一口泛黄的假牙。笑起来,眼角便堆积起岁月的痕迹。双眼很小,但却黑亮的发光,似乎其中藏着许许多多令人惊心动魄的故事。 春天,香樟树抽出新芽,釉质的叶片上溢满了年少的故事。老人总爱讲孙悟空的故事。那时的我们虽听过很多次,但仍张着嘴歪着头痴痴地看着老人。尔时吹过一阵风,带来几片嫩绿的树叶,于是绚丽了三月,迷离了记忆。

夏季。翠绿

夏天的香樟树是很茂盛的。远远望去,像是一团绿色的火在燃烧着。或许是习惯。当太阳快落山之时总会带着椅子到那棵树下,那个老人,那些故事……

夏天的傍晚,依旧燥热难耐。想静静坐着听老人讲故事根本不可能。于是,围在老人身边的孩子时而跑去玩弹珠,时而跑去捉迷藏,待耍累了,再回到老人身边。月光被翠绿的树叶切割成不规则形状,投在地上,老人脸上,恍惚间看到了老人的目光暗淡了…… 秋季。墨绿

或许是重重的山阻挡了秋的步伐,老家的秋天总来得特别晚。于是,满城的树叶都没有一个过程叫“变黄”。

老人身上的衣服渐渐变多了。身边围着的孩子却慢慢少了。 “放学去听老人讲故事不?”

“不去。好无聊”

……

是啊,无聊。因为老人只讲孙悟空。孩子们都长大了,听腻了。就连树上的叶子也听腻了,慢慢地都少了。只剩下老人一个人,仍每天摇着蒲扇到树下,等待着是否有小孩再来听他讲故事。等着等着,扭开身边的水壶,一缕轻烟氤氲在秋气中,嘬一口老茶。待茶凉了,仍没人来,于是又摇着蒲扇走了……

冬季。凋零

山间的冬季,一片萧瑟,树叶全落了。一地的败叶,一地的落寞。老人呢? 没来了。孩子呢? 长大了。故事呢? 停了……

树呢? 依旧长着,一团绿色的火,在枝头燃烧着。安静的燃烧着。缓缓的,从嫩绿到墨绿……

绿叶情意

当爷爷开始品冲泡了四遍的陈年龙井,来吊丧的宾客也已渐渐散尽。妈妈紧紧地牵着我的手,与这一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作别。我微微地苦笑,原来并没有永远的故乡,我们永远都是过客。

处理完奶奶的丧事,爷爷也不再坚守这一方留下了无数记忆的土地,顺从地跟随着我们来到城里。然而,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我无数次看见了爷爷的回眸,那深沉的眷恋与无以言表的无奈,最终都化为一滴浑浊的泪水,慢慢地倒流进心底。

别了,我听见这两个字。

在城里的爷爷,依旧每日早起。这在习惯了夜生活而对早晨阳光不屑一顾的城市,多少显得有一些另类。然而,爷爷并不在乎那些异样的目光,依旧每日穿着洗得发白的蓝色旧工作服,穿梭在社区的各个角落。他在楼前被废弃的土地开垦出一片花田,撒下各种奇奇怪怪的种子,每日伺弄,神情严肃地仿佛在完成一项神圣的使命。

只有我知道爷爷的孤独。因为我也有着这样孤独。我怀念故乡的老屋。那每日清晨婉转的莺啼,那木制楼梯凄婉的呻吟,那透过碧绿的竹林洒落的细细碎碎的阳光,那让人无法忘怀的带着淡淡清香的泥土气息。

在这一片钢筋混凝土中,我已无法找到那样淳朴与纯粹的笑脸,我看见爷爷每次想要挥起的手都在冷漠的擦肩而过中无奈的放下,我总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当年的爷爷是一片意气风发的绿叶,他可以暂时离开他的根,去远方飘荡,寻找属于他的风景,然而如今,这一片绿叶已然悄悄凋零,他需要回去,与故乡永远地厮守在一起。

那是爷爷的八十大寿,亲戚朋友们借此都聚在一起,我眼神流转,却寻不见爷爷的身影。悄悄起身出了宴会大厅,我看见爷爷徘徊在角落的窗前。我过去,握住了爷爷的手。爷爷动动嘴唇,说:“我想回家。”仿佛是一个寻求家的庇护孩童。

“好,我们一起回家。”我从爷爷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每个人都是一片绿叶,不管飘到多远,都已被那一方土地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是的,这是每一片绿叶无奈而又甜蜜的宿命。

那么,就让我们带着对根的情意打拼,然后在日落之前,牵着手,回家

那一抹安静的绿色

绿色,充满活力的颜色,那清新的绿色。

我爱绿色,爱那高大的树木,爱那温柔. 可爱的小草,向往广阔无际的非洲大草原,有活泼的鹿和潺潺的小溪相伴……

我的思绪又穿越时空,来到了几万年前的一片原始丛林中,四周静悄悄,不时有风吹树叶的“呼啦”声。我闭上眼睛,静静地听,仿佛在声一位音乐家在弹钢琴,是多么温柔,还有湿漉漉的露水和泥土的芬香。我深深的陶醉了,醉了。仰起头,温暖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丛照射下来,可以依稀的看到那蓝的如宝石的天空和棉花糖似的白云。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在那茂密的丛林里奔跑,歌唱……我跑到丛林尽头,望见了那蔚蓝的大海海水不停的拍击着沙滩,沙滩上有无数美丽的贝壳,还有那叫不上名子的奇怪的小生命。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清纯美丽的海!这里,真的好美好美……

“嘟 ——”一阵车喇叭声把我从原始丛林拉回了家。我拍了一下脑袋,定了定神,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奥,原来是一场梦。”我自言自语。一阵阵刺耳的喇叭声又传入我的耳朵,我厌恶的关上窗子,捂住了耳朵。我的温柔的风声呢?我讨厌这种噪音!抬头看看天,天空是那样灰,好像罩上了一层薄雾。阳光照射进房间,是那样刺眼,温暖的阳光早离我而去。心中好闷,便打开房门,到外面散步。走在街上,地上全是垃圾,走了几条大街,我所见到的是高楼大厦,拥挤的人群,刺眼的阳光,凝热的空气,只有几棵小树孤零零的站在大街上。我的温柔的风声呢?还有那潺潺的流水,现在为何变成了臭水沟?

唉,是人们,是人们无节制的砍伐树木,乱丢垃圾,使环境受到了污染,还有汽车尾气。近几年来,科学家多次发现地球的保护伞,地球的依靠—臭氧层因受到污染而形成的缺口. 要想让保护伞不在受到污染,我们就要保护绿色,拯救海洋,拯救地球妈妈,让地球妈妈重现光彩,拯救生命!

生命的本质是绿色的。无论你是白种人,黄种人,棕种人,还黑种人,哪怕是混血儿,你身上流淌的都是碧色血脉。

绿. 明亮. 清新. 美丽. 宁静。。。。。。

我,是一棵嫩绿的小草

一棵小白杨,一昼夜吸水竟达五公斤之多,也许很多人对此表示惊讶。其实,这本是很自然的。只因为人们更多的是看到了绿树的给予和付出,而遗忘了绿树的吸收。这也正同人们看待如今的知识分子一样,只看到他们伟大的力量,却不知他们也必须像绿树一样从社会这块肥沃的土壤中汲取“养料”。

在当今商品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稳步前进的时期,“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早已尽为人知。然而,靠谁来使科技进步,使生产力发展呢?靠我们的知识分子呀!而现在,我们的知识分子在科技领域辛勤耕耘。他们工资少,住房差,生活水平低,却整日负荷运转,这一系列问题都摆在我们面前。他们也同样需要舒适的工作环境,才能为我们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正如绿树,只有吸收更多的水份和养料,才能为人类付出更多。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意识到了这点。于是,许多知识分子也纷纷下海。记得前不久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则新闻:一位记者问一位知识分子为什么要下海。他爽快地回答道:“一粒种子,只有在肥沃的土地上才能长成参夭大

树,虽然在贫瘠的土地上也能长成大树,但必定没有前者长得壮大。”好一番妙语!他道出了多少知识分子下海的心声。啊!现在许多人对脱去“长褂”的知识分子有不同的看法,而我却要大声疾呼:“此乃大智大勇之举也!”

邓小平同志南巡谈话和党的十四大的胜利召开。使得改革的步伐迈大了,神州大地更是充满生机。而中国的经济要持续发展继续腾飞,就必须动员全社会高度重视知识分子,为他们解决实际问题,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社会也要不断为他们提供“水份和养料”,这样才能使他们为社会“释放氧气,净化空气。”在这方面沿海开放城市做得较好。全国各省市应该像这些城市一样。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社会问题,从而使知识分子能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能,为社会创造财富。这样,中国才能在当今世界性科技革命的潮流中抓住机遇,迎接挑战,给我们的经济腾飞插上金翅膀!

不会变的是那抹绿意

依稀记得,你那古老和沧桑的姿态,一动不动地立在那个角落,任凭风吹日晒,无遮无挡的你却依旧绿得鲜艳,绿得。为我们默默记下了那段不可抹去的记忆。

两年前,小学。我们总是在放学后相约于那棵榕树下。下课铃响,立刻聚到这里,书包潇洒地一甩,堆成一堆,开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游戏。榕树是我们相约的地点,多少个春去秋来,它用柔和的声音,耐心地阐述这一段童年的故事;用形态各异的枝条,勾勒出天际边的一道色彩。我与伙伴,一边游戏着,总一边肆无忌惮地大笑,丝毫不在意旁人诧异的目光。我们就围绕着那棵树,不厌其烦地玩着,笑着,如此嬉戏。没有压力,内心一片释放的天空。累了,倦了,不约而同地靠在它结实而粗糙的树干上,仰头,望着透过叶缝的一寸夕阳的余晖,手拉着手,将心联系在了一起,一起讲这自己无需任何隐瞒的内心感受。一阵风吹过,落下几片,一人拾起一片,开始了新的游戏。

曾记得有一天,一个的孩童双手吊在榕树的一条粗枝上,树枝受不住他身体的重量,看似要断了。我们毫不留情的将他“吼”了下来,忘了当初何来的这份勇气,也许是在我们彼此心中,都在默默守护这那棵榕树,守护这我们的那份记忆。

一年后,所有人各奔东西,一切的一切,仿佛在一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面对的是一张张新面孔,心中总是涌起一阵阵思念。

她们还好吗?多么期望再见一次面。直至后来,也许因为她们的一些话,不知不觉心中有了隔阂。彼此见面,还能像当初一般无拘无束地大笑吗?还能豪不掩饰地吐露内心的真实想法吗?也许能,也许不能。我的心中一片失落。

初中日子一直忙忙碌碌,本已无心顾及那些琐碎,而一个告诉我,见过她们几面,变化很大,变得……不知道改怎么讲,只愿她们能依旧保持着那份童真的本色。

回校探望,经过那颗榕树,依旧挺拔地立在那里,仿佛在坚守着一种职责。见到它,给了我一丝慰藉,如今物是人非,它却对那片土地情有独钟,一年春夏秋冬,它头顶的那抹绿不曾褪色。

微风再次吹拂过,那抹绿,那抹保留着童年记忆的绿没有变。当我们逐渐长大,我依旧不愿那抹绿色——只属于我们那纯真的童年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