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与义的交织——走近宋江
高一 散文 912字 666人浏览 zzx198944

“山东及时雨,孝义黑三郎”,“仗义疏财,忠肝义胆”,“梁山呼保义,郓城宋公明”,这一切的声音,都在共同呼喊着一个名字——宋江。一个父兄眼中“孝字为先”的孝子,一个朝廷眼中“水泊草寇”的顽劣之徒,一个由“忠”和“义”交织而成的历史碑文。

施耐庵笔下的宋江是《水浒传》中矛盾的中心,在报效朝廷和建设梁山中,在尽孝道和上梁山中,他始终处于矛盾之中。但最核心的是他在“忠君”与“仁义”间的选择。

宋江是“仁义”的,“及时雨”的称谓非他人所能及,“救晁盖”、“济武松”、“杀阎婆”、“三打祝家庄”,这一幕幕至今仍然历历在目。“生死之交一碗酒”是他的人生信条,“急人之所急”是他的做事准则,这一切,都树立了他在一百零八将中的地位,位列天罡,执掌地煞,何等的荣耀;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何等的畅快;劫富济贫,攻城掠地,何等的威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这恰恰是施耐庵为宋江吹响挽歌前的空响,宋江毕竟还是一个郓城小吏,在他的骨子里,透着的是对大宋王朝忠贞报国的志向。“敢笑黄巢不丈夫”是宋江留在望江楼的诗,看似轻视朝廷,实为他因报国无门而自叹息。不论是晁盖打曾头市后的私见宿太尉,还是水淹高太尉后的盛情款待,抑或是晁盖死后,替换“聚义厅”为“忠义堂”大匾,处处透着他对朝廷招安的渴望。然而他却忘了,在腐朽的赵宋王朝里,哪有他一个郓城小吏的生存空间。可悲呀,可叹!可怜梁山一百零八将盛极一时,最后却落得死散凋零。

纵然面对这些,宋江在忠与义之中还是放下了曾经紧握的刀枪,在忠与义之间做出最后的选择。对于宋朝的毒酒,他一饮而尽,想以死“表明忠义”,更令人叹惋的是,为防止李逵再反朝廷,也让其服毒酒随他而去;留下的只有“茫茫乾坤方圆几何,成大任,重大义,男儿本色……”的悲歌。

宋江在施耐庵的笔下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在忠与义的交织中,迷失了自己,最终只能淹没在宋王朝的浪花之中。在“忠君”与“仁义”之中,他选择了忠君,选择了一条看似美丽却永无出头之日的道路。他走了,或许他依然会笑对朝廷,依然毫无怨恨,而留给我们的却只有无尽的感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果可以重来,我愿看那个真正“笑黄巢”的宋江,那个水泊里“替天行道”的宋江。听,他唱起了那首歌,在芦苇水道中飘得很远、很远:“生死之交一碗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