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与恶,好人与坯人
五年级 记叙文 1694字 160人浏览 lu359826349

善与恶,好人与坯人 作者:吴惠生

关于善与恶、好人与坯人,我在不同的年龄有着不同的想法。少年时代可以说是嫉恶如仇,看三国演义会在董卓、曹操的名字上用笔狠狠地打乂、读宋朝历史读到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岳飞,便再也读不下去,掩起书卷,一边为岳飞的冤屈而叹息,一边对秦桧的恶毒进行咒駡。我希望社会上都是些像岳飞这样的正人君子、忠良之辈,我希望将秦桧这样的佞臣賊子、奸诈小人斩尽杀绝、除恶务尽。青年时代我在大学里读书,攻读分析化学专业。老师告诉我,不论你採用何种高明的分析手段,都不能分离出百分之百的纯净物来,那怕是百万分之一、千万分之一,多少总会带有一丁点儿杂质的,这正合乎古人所言:人无完人,金无赤金的道理,所以我少年时代所希望的只有好人没有坏人的社会,只是一种乌托邦,是人类永远无法实现的理想。

到了晚年,对于历史上的是非善恶、好人与坏人产生了另一番感悟、另一种想法,我覚得善与恶、好人与坏人都是人类历史进程中所不可或缺的,如果光有好人而没有坏人,光有善而没有恶,那社会将会像一滩死水,无波无澜,永远保持原状,正因为有了善与恶、是与非、好人与坏人,他们之间时常发生矛盾和冲突,不断地展开搏斗与较量,才谱写了五光十色、波澜壮阔的历史,催动了人类社会新陈代谢、改弦更章的前进步伐。大凡一个政权、一种制度在其新生和向上发展时代,便是好人在位、正气上扬、一切事业欣欣向荣,此时纵有坏人、恶人存在,也只能向隅而泣无法施展其邪恶技俩。但是,一个政权,一种制度和任何事物一样,有盛有衰,有生有死,当它步入衰老之年,往往是邪气上升、正气低迷,当权主政者大都是恶人、坏人,含冤受屈者则多为正人君子,于是社会混乱、黑白颠倒、民怨鼎沸。一般而言,此时离更朝换代革故鼎新的日子巳为期不远了。所以,好人、君子对社会制度、政权及事业的上升及发展起着促进作用,而坏人、小人则对它的衰败和死亡产生催化效果。两者都是人类社会新陈代谢所不可缺少的。应该说好人与坏人、君子及小人都是上苍手中调节盛衰及治乱的两类棋子,、根据他老人家的需求,使之应运而生、应运而死的,我们这些不懂个中奥妙的凡夫俗子,又何必为之动情,为之谘嗟呢。

一般人认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其实善人未得其时,不一定有善报。恶人生逢其时,不一定会遭恶报。像诸葛孔明,他生于群雄并起、东汉王室摇摇欲坠之时,他却要力挽狂澜恢复汉祚。岳飞出生的南宋初期,外有强敌,内多奸臣,国运笈笈可危。而他偏要还我河山,迎回二圣。这两人都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故而诸葛亮只落得出师未捷身先死,岳飞则蒙上莫须有的罪名,含冤而死。 而像秦桧这样的奸诈小人、乱臣賊子,倒得到皇帝的百般信赖,窃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宝座,要风有风,要雨得雨,好不扬眉吐气啊,至于后人用白铁将他铸成跪像置于岳飞墓前,任千人捶打万人咒骂,那毕竟是身后之事,秦桧夲人又末曾得见。

但好人毕竟是好人,天生就他一付忠肝义胆、侠骨禅心,只要目睹家国有难民生疾苦的情景,他总会奋不顾身知难而上的,至于成败利钝、功过祸福,他是在所不计的,正如前人有付对联所写的苟为国家生死与;岂因祸福避趋之。这种人是人类的正气、生气,而那些坏人、小人,它们好像自然界的蚊子、苍蝇,天生就就是要吸人血的,传染人疾病的,任何时候它们都会故技重演的,这种人是人类的邪气、、病气;,中医的医道非常高明,他不像西医那样用抗生素、病毒痤、放射性元素对病菌、病毒以及癌细胞斩尽杀绝,而主张扶正祛邪,即扶助人身正气,坫加人体自身的抵抗力,从而压倒邪气、驱逐病气,使人获得健康。其实,

坏人、小人、病菌、病毒都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上天都賦予其生存的权利,斩尽杀绝、除恶务尽是不符合天理的,而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它们也自有应对良策,人类刚刚庆幸扑灭了天花与霍乱,岂知杀斯和禽流感又不期而至,因此斩尽杀绝是不能解决向题的。古人认为小医治人,大医治国,可见治人与治国,其道理是一脉相通的,所以,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团体、一个家族,它兴旺与否、健康与否,不在于有没有坏人、小人,而在于贤良能否主其政、能人能否在其位、正气能否压倒邪气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