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
初一 散文 1856字 288人浏览 曦曦和诺诺

匆匆那年

知道《匆匆那年》,是刚步入高三的暑期。高三的我们被焦虑和不安每天都侵蚀,每个人都斗志高昂,为来年而奋斗。彼时的我,格格不入,和任课老师斗智斗勇,偷偷地沉迷于方茴和陈寻的青春,无法自拔。那时隔着一个小走道,我给你讲方茴,讲陈寻,讲乔燃,讲着那一段属于他们的青春。而你却时不时打断我,说那是矫情的东西,是别人的。时光太匆匆,一年后的如今,我们身在异处,渐渐分道而行。现在的我又拾起早已搁置的《匆匆那年》,重温着方茴与陈寻,同时窜于脑海的,还有我们的匆匆那年。

初见时,互不顺眼

2011年盛夏,我们褪去初中生的稚嫩,步入同一所校园。

对于当时陌生的我们来说,最大的不幸,大抵就是同为住读生的我们被分到同一间寝室了。由于父母工作的繁忙,报到那天中午,我一个人抱着厚重的新被褥摇摇晃晃地爬上了4楼。不知是门太窄,还是被褥太大,我一直尝试着前进,却一直卡在门口,无法进入。那时的我早已筋疲力尽,恳切地望着寝室里存在的唯一室友的你,并不停呼喊,期待着求援。而你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依旧跟电话里的人有说有笑。见你毫无援助之意,我只能自己默默拖着累赘缓缓前行。在我无奈的时候,你嗲嗲的声音和阵阵的嬉笑不时传来,像一根根刺穿入我的耳膜,刺耳与憎恶涌入。将被子放好后,我迅速离开,希望不再听到那个嗲嗲令人不爽的声音。第一次见面,我就牢牢记住了这个冷漠的你。

后来你告诉我,你第一次见到我,是在同一天晚上。那时,我“彪悍”的母亲,因为本应好好在原位却消失无踪的被褥,找宿管说理,“大闹”寝室。你说那时的我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平静淡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动不动。在母亲责备时,依旧不出一声,只是唯唯诺诺的点头。你说你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胆小的女生,并坚定地认为如此的我是难以相处的。

熟知后,形影不离

2012年金秋,那时我们高二,真正相熟。

已经忘却是具体什么时候,我们忘记了不愉快的初遇,关系渐渐转好。 也许是从我担任你的私人小闹钟开始。还记得,那时的你特别爱睡觉,寝室的床就是你的全部。而我每天早上必做的事情,就是在我穿戴好后,不停地叫你起床。很显然,嗜睡的你不是一两声叫唤就可以被弄醒的人,所以每天我都会换着花样鼓动你起床。在短短的三年中,各种叫人起床的方式,我在你的身上已经试过千万次。

也许是从你天天陪我吃饭开始。熟知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属于慢热型的女生,所以一年的高中生活过后,并没有多少老师和同学能够叫上我的名字,更不用说存在关系好的朋友,所认识并能说上话的除了寝室的室友,所剩无几。高一整整一年,我始终在教室、寝室、食堂这三点一线中独自转悠。那一天下课后,你似乎早已察觉到我的孤独,出于礼貌问我到哪吃饭,并提出和我一起。还记得那一天我们才突然发现两人竟来自于同一个地方。也许是这个原因,那餐饭我们都吃的很开心。从家乡聊到了初中母校,聊到了从前的死党,甚至还一起吐槽着这个我们刚刚熟悉的校园。在愉快的用餐后,外向的你提出以后一起吃饭的想法,谁

会想到从那以后,这像一个承诺,我们一直遵守。

也许„„

虽然记忆是模糊的,但是幸好,我们当时是一起的。

矛盾后,和好如初

2013年寒冬,高三的我们,似乎狂躁不安。

你说我变了,变得现实。是的,在进入高三后的两个月后,我变了,变得对未来惶恐,对来年的畏惧。而那时的你似乎高考与你无关,依然和高一高二一样浑浑噩噩地过着每一天。此时的我感觉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开始整天沉浸于茫茫题海中,开始明着暗着数落你的得过且过,对于此,你只是笑笑你,继续如常。渐渐地,我们开始疏远,从没事就在一起讲讲话到偶尔聊天一直到到最后的只是见面打招呼,这只花费了两个月。还记得,当时我为了气你顺便也提醒你,在你生日那天,将一本语文《龙门专题》作为礼物送给了你,并附上了我理直气壮的劝说信。这似乎也将我们的友谊推向冰点。从那以后,我们说上话的机会少得可怜。

转眼,高考近在咫尺。也许是被那伤感的离别氛围感染,为了不留下遗憾。在近毕业那段日子,忘记了是谁先开口,只记得当初的一句话就将友谊的缝隙补上,回到了从前的快乐时光,和好如初。

高考过后,我们依然不时地联系。还记得我们一起吃过的火锅,唱过的歌曲,一起无聊压过的马路,看过的《闺蜜》„„这些将是最美好的时光

现在的我们都已长大,去了不同的地方。能时不时地想念、回忆,这样已经很好。

后记:每一个人都有青春,每一个青春都有故事,每个故事都有遗憾或回忆,这些都有着它的青春美。只恨时光太匆匆,只能将那些美好回忆。

此文谨献给那些正青春的少年和我挚爱的朋友!

匆匆那年1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