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中学听那沉默的声音
初二 散文 909字 20人浏览 清明雨511

听那沉默的声音

高桥中学 徐正慧

夜,华灯初上,点点的霓虹闪烁着斑斓的光彩,美丽的近乎妖冶。

我衷爱着夜,整个世界都蒙上一层神秘的黑色面纱,隐隐约约,却又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像绝美的异域舞娘披着轻纱,在月光下婆娑起舞,美丽的令人窒息,五彩剔透的宝石随着她的舞姿晃动着人们的眼球,正如我现在站在路边,眼前满是闪烁的彩灯和如水的车流。 嘈杂的人群从我面前走过,可我却安静地坐在栏杆上,或许我是在等他。看着汽车的金属外壳在灯光下拉出狭长的光线,人们穿着色彩鲜艳的衣服行走在街头。绚烂纷繁的灯光渲染出一片又一片的流光溢彩;耳边很嘈杂,车鸣声,交谈声,蚊虫撞击灯管的嗡嗡声。突然真实的感觉到自己是那么渺小,快要被这花花世界彻底淹没。我很焦躁,我等得他,还没有来,我想回去了。

在我即将转身的那一刻,他来了,我的心顿时变得沉静下来,我靠在栏杆上,凝望着他。他还是穿着几天前的那件浅灰色外套,拎着破旧的旅行包,二胡的头伸出了拉链,他旁若无人的坐在布满灰尘的地上,取出一只裂口的空碗放在脚前,拉开包,拿出二胡,拉奏起来,说实话,他拉的确实不好听,永远拉不出一支完整的曲,总是些零零碎碎的片段。可是他是个哑巴,年纪又那么大了,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能干,只能拉二胡。我同情他,也有人同情他,偶尔会丢下几个硬币在他的空碗里,但他们总是不去看他,总是急匆匆地走掉,他们不指望他的回报,哪怕只是感谢,因为他是个连“谢谢”也不会说的哑巴,我们除了同情,还能奢望他什么吗?我向他走去,拿出一张十元的纸币放在他的碗里,看见他拉二胡的手布满伤痕和皱纹,我并没有走,只是静静地伫在他的面前。他拉二胡的手颤了下,便抬起头看着我,第一次与他对视,却发现他的眼睛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浑浊,没有多余的色彩,却是一双深邃的,充满着故事的眼睛。他停下了拉二胡的手,看着我,嘴形清晰地动了俩下,如果,如果我没有看错,他“说”得竟然是“谢谢”!!他重又低下了头,拉起了手中的二胡。 二胡声悲悲怆怆,却又坚毅如斯。

我转身,向后走去,路灯将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突然,夜很寂静,消失了人流,消失了车鸣,消失了星辉斑斓,只有那二胡声久久地回响在耳畔。

或许,我错过了太多沉默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