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死党”叫品达
初三 其它 811字 99人浏览 shouqiz1937

周末从绵阳东辰学校返家,和“死党”品达通完电话,毫无睡意,一时间涌上许多往事,不吐不快,于床塌辗许久后索性起来开了电脑,想为“死党”品达与我们的往事写下点什么,否则今夜无法入眠。

(小标)小学的美好光阴

“死党”品达一家与我家颇有渊源,母亲得称呼她的母亲是同学的同学,我揶揄说是“亲上家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是比我还小的他成了我的同学加“死党”。

虽然直至快上初中时我俩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好友,但彼此却像“神交”了多年,确切地可以说暗地较量了多年。

那会,我在家乡最好的学校――三台县芦溪中心小学上小学,品达由于随着在到我们学校上任做副校长的老爸而在我们小学就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死党”的妈妈在我们镇的初中上班,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和辛勤的园丁。“死党”的妈妈很会教英语。

刚开始,我与“死党”虽然不在一处上学,但我俩确实也成为了我们亲戚和朋友们比较的对象,例如我们两谁更乖,谁又更聪明等。

“死党”品达的父母常常会“教训”他,你看人家黎冰,才拿了全国优秀作文大赛一等奖,又拿了全省写作一等奖,人家既是少先队大队长、班长,还是市县优秀学生干部、三好生,他还代表县里市里参加全国第十届推新人大赛等等……诸如此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年后,我和“死党”品达聊起,他说他爸在他耳旁灌输的也是这些,我的学习如何之棒,字写得如何之好之类(可惜大概今天我的书法还停留在他父亲夸的那个水平吧)。就这样,年纪尚小的我们被周围的人们推上了竞争的舞台,我们会有意无意地去关注对方,去想象对方。

逢年过节走亲访友遇上对方,会不自觉地偷窥对方,四目相对时,两人都是抿嘴一笑,由于见面往往仓促,两个小男孩子未真正在一块玩耍过。

印象深刻的一次,是父母去走别家亲戚,嫌带着我们麻烦,便把我们俩留在他外公外婆家里玩耍,迟些再接回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个下午,闲来无事的我们,被品达和我的另一个“死党”同学孙吉星挑逗着背起了课文,由孙吉星做考官,两人从第一课开始,轮流背诵。

遗憾的是,我不记得谁输谁赢,只记得那天下午所有人欢快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