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宓皇玉镯
初一 记叙文 1339字 23人浏览 ssoogboy

这只宓皇玉镯跟一个女人有关,抑或跟两个女人有关。 它是我奶奶的母亲留给她的,并伴随着我的奶奶走完一生,即便是奶奶去世了,玉镯也在坟墓里陪伴着她又度过了五年的时光。我们在给她迁坟的时候,居然发现本来戴在她手腕上的镯子居然落在了一边。家人认为这是奶奶想让她的镯子留给后人的缘故。奶奶唯一的女儿早早就先她而去了,所以只能传给孙女,于是,这只曾经陪伴两个女人走过了无数岁月的镯子便戴在了我的手腕上,从此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这是一只很大的整圆的镯子,在如水的夜晚里,我经常把手举到到眼前,看着它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幽绿幽绿的光,镯子里边不停的变换着各种人影或是物影。月光的清冷被它所吸收,再传透到我的肌肤上,浸如我的每一个毛孔里,我的心涌出了无数的悲凉的回忆,这回忆全都跟那两个女人有关。 据说,玉本来是置身于山林中的石头变成的,虽然所有的石头都只是石头,于幽深的时空里冥顽不化。可是,却偏有了这么一块石头,因为不甘于沉没而努力吸取山中的草木之精髓,再吸收日月之精华。天长日久,它也就变成了玉。我喜欢这个传说,我在想,其实爱情也是一样的,在没有遇到那个人之前,你只是一块石头,冥冥然而顽固不化;可是,在遇到你一定会遇到的那个人之后,你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一块隐藏在众多石头中的玉,也可以在日月星辰交替的刹那迸发出眩目的光华。 在我的家乡,传说曾经在坟墓里跟尸骨一起呆过的玉,是

可以避邪的,它在阳间吸收过日光,又在阴间吸收了里边的阴气,因而具有神秘的力量,足以使鬼神害怕。虽然只是传说,但是,每当黑暗袭来,一个人在暗夜里行走,我一直都坚信它能给我带来平安。

我的命里不适合带金属的装饰品,所以从小到大,我有的小东西也就只是一些水晶之类的东西,都是手镯类的,我不喜欢项链,更不喜欢耳环,也没打耳洞。就连那些手镯我也是保存着,从没戴过,因为戴上了它们会让我觉得不自在。

而奶奶的这只宓皇玉镯,刚开始我也是极不乐意要的,只是出于对奶奶的爱,才肯戴的。它很大,开始戴的时候我就天天故意晃着手腕,希望它会落下来,这样我就名正言顺的不用戴了。可是,它就像本来就在我身上似的,随我怎么晃,都没有掉下来的迹象。后来,我从老人们的口中得知:其实真正的玉镯这种东西并不是每个女人都适合戴的,它是会选人的,如果你命里与它无缘,即使你戴上了,它也会莫名其妙的碎裂;无论你再有钱买,结局也是一样的。她们当中就有很多人是戴不了的。

我本来也是不相信的,我的一个朋友是专门从事玉器买卖的,她也说真正的好玉确实是会选人的,大多的人,都不适合戴的。即使它不碎裂,也会给戴的人带来坏心情和坏运气的。除非是跟它特别有缘的人,这玉才会给她带来平安和好。除非,那玉并不是上品的,杂质很多的,就没关系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真是假。我只知道,我手上的镯子,即便是我不小心把它狠狠的磕到了坚硬的墙壁上,或者是液化气罐的金属盖上的时候,它也从都没有碎裂过。我经常想:它是怎样的陪伴着那两个女人走完她们的漫长而悲凉的一生呢,在地下陪伴我奶奶的五年里,它真的吸收了她身上的光华,然后再传递给我,来完成它对这个女人一生的承诺了吗?而如今,它就在我的手腕上,温润的,闪着清冷的光,犹似奶奶那微凉的手,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给予我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