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名的“尴尬”
高三 记叙文 1045字 479人浏览 nice人生何苦

高一,在补考名单中发现有人与我同我;高二,在班里发现有人和我同我。这是一些发生在高二和高一的真实事情,是内心的一些想法。

他在宿舍当舍长,所以大家叫他“色长”(所谓舍长),而大家都叫我“胖子”。

“色长”好打球,球技也不错,可是却很少见他上场过,倒是我这种水平“中庸”的人常和别人组队打,只是摸到球的机会很少。到了高二下学期,“色长”双脚有伤,更是难得见他到处走走,后来脚好得差不多的时候开妈疯狂地打球,而且总在晚自修时去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偶尔读不下去也会陪着去小打一下,却不敢打得太疯,因为夜黑看不清球。陪打队员还有“家用电器”和“酸菜”。“酸菜”胡搅蛮缠的功夫不错,谁拿到球人都会上去“防守”一番,其实犯规动作一大堆,而且特危险,我们有时会说:和谁玩都别和“酸菜”玩,那家伙玩命啊!

现在想想,“色长”当时会玩得如此疯狂,大概早已打定了休学的主意吧。

我们高二的班主任是出了名的变态,她是教英语的,天天都要听写,天天都布置一大堆作业,天天让我们提心吊胆,天天……我们在暗地里称她是更年期提早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上课时最提心吊胆的是提问,回答不出来下场就会很惨。幸而有“色长”与我同名,而老班总是念名不念姓,然后我们两个总坐着不反应,盖我脸皮比较厚,“色长”总最先坚持不住站了起来,也不知他在心里将我“问候”了几遍。

“色长”的数学成绩很拨尖,这是我们共同点,只是他经常考得比我好,因为他上课听得比我多,我在数学课上多半是用来睡觉的,这使我想到一件与此文无关的事,但我总愤愤不平。

那时坐在我后面的是一个女生,她在我的眼里是那种装得很认真读书的人,我要强调的是那个“装”字,因为她的成绩并没有因她的外表所表现的努力而成正比。令我不舒服的是她的眼神,她总以那种看不起人的眼神看我,但事实证明她数学没有一次赢过我,甚至从没及格过。现在高三,一切从头开始复习,物理也一样,而她在高二下学期又专门去补习过物理,后来考了三次,第一次七十几,而我八十几,第二次都都考得很糟,但仍比她好,第三次她还是没及格,而我是班中三个及格中的一个(再废话一句,那次三个都是男生,我们都坐在他们所以为的差生集中地的后两排)。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上一段纯粹说说自己的不满和在心里嘲讽那些自以为是人的话。

还记得一开始和“色长”认识的时候都不知道应如何称呼,而外号的好用之处在这时也表现出来,而我和“色长”的尴尬也仅止于此。

我和“色长”平时很少说话,彼此间也不能算很熟,只因同名,所以稍有些印象,写此文不仅仅是为了纪念那小子,还想借此对所有在我生命中留下脚印的人说:我永远记得你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