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夜夜不灯明
初二 散文 680字 40人浏览 上善若水wang66

路人看得到被照亮的一朵朵光亮,而光与光之间的黑暗,路人永不得知。

——题记

夜深灯明,黑暗无处可藏。谁人如你,只为自己发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书桌前拧开台灯,洒下一片暖暖的光和影。于这光晕中穿越千年的时光,只为触摸魏晋。突然不知何时灯已息,时间深处的流言便如乌鸦般铺天盖地地袭来。我只知道众口铄金,却全然不觉话语如刀割,把把刺向你的名字。任性、不羁,愤世嫉俗,前人如此唾骂;懦弱、不堪,软弱无能,后人如此嘲讽。你却大笑而去,仅留下身后一片清澈的黑暗。自道是“避开世俗礼教,自然对待悲喜”,可世人呢?权当你是另类。

世人笑你疯癫,你翩然离去的背影却冲散了讥笑你的芸芸众生。在你看来,鲜有人可以与你为伍,这世间万物皆是自然生长,何必抛弃颜面去求以善意?若他待你世俗,你回以白眼有何不可?哪怕是这世道中人人遵从、无可跨越的传统礼数,你都轻蔑地将其摒弃。直接一如高山上裸程而棱角分明的巨石,仅是观望一眼便心生寒意。

重又拧开台灯。你的挚友嵇康在时光深处卓然独立,脚下拜倒着三千太学生,还有无数清高隐士,他们用崇敬的目光仰视神一样的存在。却不知黑暗角落里的你,漠然一笑,不予理会自己这可悲的绿叶,脑中浮现出庄子“片云行过千山去”的从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原来你早已望穿了世道,看破了红尘。一切权势于你来说皆是过眼云烟,又何苦要去承受那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不如一切听天,在这迷乱的人世间装懵懂无知的孩童,将繁芜沉重的岁月,云淡风轻地过。谁人如你,阮籍?做一盏不为他人而亮的灯,便是真性情所在。

若说嵇康是小径两旁的路灯,为后代文人照明指路。那阮籍便是寻常人家的台灯,自明自灭。生来清高,却不做圣人,只为迎来清澈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