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生优秀习作
初一 记叙文 3782字 91人浏览 呆呆枫叶

高三学生优秀习作 魂归来兮

回想荏苒岁月的过往,零碎记忆中的我在家乡的院落里嬉闹,留在记忆中的却是一片浓得似漆似墨的夜幕中的一轮满月。薄云拂过,只觉得月亮要照破天幕。这月中氤氲着的亘古长存的慈爱点亮九州大地。

时光白驹过隙地流淌。难得假期回到多年未曾回到的家乡。小石屋都已换成了钢筋混凝土的小平房,扬尘崎岖的土路也换成了沥青道。村头的小厂房的轰隆隆声,都诉说着小村庄的变化。日暮染萧墙,皎月登临窗。沏茶出门去,赏月好时光。

院外清冷的风吹至我的脸上,倒一杯热茶,捧茶坐在安静的院里听那虫鸣相和,看着远处夜幕渐笼的群山,看着这琉璃般的暮景,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自然的美,美到虚幻得不真实。

隆隆声响起,村头厂房开始了运作。我一惊,原来朦胧之中不知觉入了梦乡。轻起坐好,却不见了虫音。喝下一口茶,便啐到一旁。青石地上的茶早已冷彻,又苦又涩,激得我胃里一阵翻腾,几缕茶叶翻腾在水中,月被茶色染了个枯黄。将茶水倒掉,准备进屋休息时,抬头望见了天上的月亮。天上月似茶中月,晦暗枯黄毫无光彩,在深蓝的令人心悸的夜幕中透出浊色。一抹素白的月光挣扎而出,又被云朵给遮住。隆隆的声音依然传响,厂房上烟囱吐出一条黄蛇,贪婪的吞噬着天空。我的身心倏得一冷,一股刺骨的寒意包裹了我。

月魂何也?皎洁慈和。月魂失,月已死。魂归来兮?

第二天,我登上房顶,盘坐看着周围座座大山。只几秒,眼睛便感到酸涩。我低下头去揉揉眼,再看屹立的山,壮阔如头头蛰伏的凶兽,却又与世无争,如同埋名的贤士。我突然明白——这是壁立千仞的威仪。

然而,下午的旅程见闻却是触目惊心。

那是进山路赏林景的旅程,一路载歌载语,连因秋意而恹恹的树木都被我们感染得焕发生机。

行至一处,我突然见到一处深陷裸露的岩地。导游看着我惊异的目光道:“山岩质量极好,很多人上山炸石回家建屋,后来山下建了个砖瓦厂,采用无成本的原料巧发财,走上了致富路。”环顾四周,处处有这种坑。我恍然,尽管群山背处鲜血淋漓,伤口纵横,却以一口残气挺立身躯,如那战场上的烈士!

是的,或许如有的烈士般已经死了,但英魂不朽,屹立依旧。我的心沉重起来,周围的欢声笑语更令我悲伤。

山魂何也?巍伟壮阔。山魂失,山已死,魂归来兮?

是冬,极冷。我走出家乡的屋,几步便登上高岩,长呼一口气,望向海的方向。却看到一座座鱼池从海沿向外延展,阳光懒散地撒在海面上,平添一份苍白。那一格格的鱼池似一张大网勒进海的皮肉里去。长吸一口气,冷气在胃中游窜,我仿佛听到一声英雄迟暮的叹息。

思绪在记忆的碎片中飘飞沉浮。幼时以为大海是一块晶翠清澈的蓝宝石。烈阳高照时,蓝色的海面上缀着金色的流苏,如英雄拔剑,风姿卓然。每日在清晨的涛声中坐望远海,看那海天交接的一轮刹那嫣红。岁月忽已晚,涛声依旧,却是不见了当时风景。

海魂何也?涛光浪语。海魂失,海已死,魂归来兮?

风已不再凉爽,直吹得人目眩神离。

恍然中看见,先民屹立青山绿水间吟唱:“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

恍然间看见,先民在如画境的江南轻诵:“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恍然间听见,先民们的英魂在九天之上发出训诫,声如黄钟大吕,在我胸腔中回荡,在脑海中放大:自然在,则人在。

人类还真是孤独的物种啊。难道真要亲手将与祖先相处千年万年的山水亲手埋葬,直到只剩我们自己的那一天?

可又有谁来庇护我们呢?

当还天空一个宁静,月魂兮归来。

当还山岭一片完整,山魂兮归来。

当还海洋一抹灵动,海魂兮归来。

学会节制,善待自然,祖先英魂归来。

点评:“亘古长存的慈爱”“壁立千仞的威仪”“英雄拔剑的风姿”,在作者心中,月、山、海已然是人类灵魂的归宿。但优美的环境深处,隐藏的却是令人触目惊心的破坏,“孤独的物种”,难道不该善待庇佑自己的自然吗?作者以深情的笔触,向读者呼吁保护自然的刻不容缓。发人深省!语言极富画面感,灵动流畅,读后令人唇齿余香。 (青岛一中 袁春丽)

破碎的美丽

破碎的美丽,是一种独特的美。

有人曾用高速摄影机捕捉过子弹击碎物体的瞬间,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一幅幅图片:红色圆润的苹果被子弹的强大冲击力击碎,淡黄色的果肉在周围四散开来,灿烂美丽;晶莹剔透的玻璃杯被击打得四分五裂,一片片碎玻璃隐隐闪现光芒,仿佛能听到那碎裂时清脆的一声。这些图片即给人以破碎的美感。如果没有子弹

带来的破碎,你便无法发现苹果的生命中还有如此绚烂的一瞬,一只玻璃杯的飞散还会给人如此震撼。

破碎确是一种独特的美。在平时,你只能看到物体那或鲜艳、或暗淡的外表。只有当其破碎之时,它的内心,它的本质,它不为人知的一切,才会展现出来。烟花的破碎即是生命的终结,可那破碎的美丽,却能诠释它本身的价值与意义。对人,似乎也是如此。破碎之时,人才能抛掉身上的名利、仕途等重负,真正展现出自己心中那或柔弱或坚强的美丽。

古往今来,世界上有许许多多仁人志士,为正义、为科学、为真理而献身。他们坚强,他们勇敢,他们被我们奉为伟人,被我们敬仰、学习。可是我想,在他们生命即将破碎的一刻,心中想的或许不再是正义,不再是大济苍生,不再是愤怒与不甘。这一刻,他们或许想的是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孩子、书房中没读完的书与庭院中该修剪的花草„„推动人类发展、担负历史使命,承前启后、忍辱负重,他们从不低头、认输。可是我坚信,与普通人一样,他们内心也有一片温馨柔软的地方。生命破碎之时,他们对这世界,也该会有些留恋和不舍吧。也许在那心颤的一刻,他们才能真正找回属于自己的美丽。

我钟爱的绿茵场上,也是许多悲情英雄诞生的地方。绿色的草坪之上,似乎总有一层破碎的美丽。全世界的人们为球星喝彩,为他们帅气的容貌或华丽的球技所倾倒,可只有回天无力、失意落魄时,他们的内心才会与球迷真正的融合。人们曾为忧郁王子巴乔的气质和场上的优雅表现折服,可当他掩面哭泣的画面出现在电视上时,人们才真正理解他的忧郁,共同发出一声叹息;人们为卡卡的英俊与犀利突破而欢呼,可看到他在马德里被旧主击败时的落寞,才与他感同身受,为他流泪,为他祝福。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在光环的背后,那碎碎的美丽,才最动人、才最深远,耐人寻味。

世上人和物最美的场景,也许就在这破碎一刻。

点评:真的难以想象,这是一个15岁孩子的文笔和思想。且不说文笔的流畅和老道,单说那思想的独特和深邃,就足以震撼我们成熟而苍老的心。批阅此文的过程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情愫,被作者的思想撞击着,激荡在心胸,直至模糊了视线。“烟花的破碎即是生命的终结,可那破碎的美丽,却能诠释它本身的价值与意义”,生活在当世,想做点事的人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那“破碎的美丽”,在“落寞”中“动人”,那凄婉的美啊,怎不让人动容?(青岛一中 林琳)

他们和我们

车水马龙中的一辆破三轮,无数亮闪闪的皮鞋中的一双发黄的运动鞋,步履匆匆的人群中的一双迷茫的眼„„他们在这个城市里的存在总是这么扎眼却又那么容易被忽视。

周六下午,姥姥家要换玻璃,他被雇来干活。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肯定是农村来的。那双粗糙红肿的手一看就是握着泥土长大的,那结实的后背一看就是在地里洒过汗水的。他的工作是把楼下的玻璃搬上来。玻璃很大又很厚,即使健壮如他,搬起来也是很吃力的,而且楼道太窄,转弯的时候很困难,一不小心就会弄碎玻璃。厚重的玻璃整个伏在他的脊背上,让他看起来像极了一头辛酸的老黄牛。他的话不多,姥姥让他喝口水歇会儿,他只是憨憨地笑着推辞,然后抹了抹汗珠又到楼下去了。

在搬最后一块玻璃时,他可能累了,想换个姿势,于是小心翼翼地卸下玻璃,在这时,玻璃一不小心碰到了墙角,碎了。碎片伤了他的手,伤口不大却很深,一动血就冒了出来,不停地往下滴。他不知所措地立在那里,脸涨得红红的,额头上还渗着汗水。姥姥让他赶紧去医院看看手上的伤,他才反应过来,满脸歉意地对姥姥说他会赔钱的,实在抱歉。他的目光里满是真诚和质朴,那种目光是经过乡下清澈的河流洗涤过的。他低着头擦了擦手上的血,姥姥看他辛苦了一下午却弄成这样实在可怜,一个劲儿往他手中塞打车的钱,他没要。

他再三说不用打车,最终没有抵过姥姥的好意。一辆出租车停在姥姥面前,姥姥让他上车。这时,司机摇下车窗问姥姥:“谁要坐车?”姥姥说是他。司机斜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下,又叮着他的手看了几秒钟:“我看他的手出血了,别弄脏我的车,你打别的车吧。”没等姥姥说话,司机立马摇上了车窗,扬长而去。这时的他,面对着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城市,依旧不知所措地站着。

最后他没有打车,也没有要工钱,一个人走了。在匆忙拥挤的城市里是看不到地平线的,只能看到无尽的楼房和路灯,街上的每个人都朝着前方走得匆匆忙忙。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在万家灯火中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点,这小小的点在偌大的天空下显得格外渺小,在偌大的城市中显得分外孤单。不知道他破烂不堪的三轮车能不能融入繁华的大道,不知道他发黄的运动鞋能不能融入亮闪闪的皮鞋,不知道他的目光能不能融入城市的天空„„

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融入我们?

评点:因为碰碎了最后一块玻璃,质朴的搬运工用工钱抵偿了玻璃钱,且不顾流血的手,连姥姥塞的去医院的打车钱也不要。一边是“憨憨地笑”,连水也不肯喝的他;一边是嫌他流出的血会弄脏车,扬长而去的出租车司机。一边是车水马龙的城市,一边是偌大天空下渺小的他们。小作者在首尾的对比呼应中提出让人深思的问题:“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融入我们?”(青岛一中 刘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