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的较量
六年级 记叙文 3381字 107人浏览 我和彦宏二三事

列车徐徐地从p 市的站点重新出发,这是一辆由东晋市开往k 市的k155次旅游专线列车,k 市是一个国内风景闻名的海滨城市。每年来到这座城市度假的中外游客都络绎不绝。 十五钟后,列车开出p 市的城区后,乘警蒙志海例行对每节车厢进行巡查,走到列车的第13号车厢,这节车厢是全列车唯一空调软卧车厢。走到13号包厢时,发现门半掩着,蒙志海随手带上包厢门。隐隐约约听到包厢里传来微弱的呼叫声,出于职业的敏感,蒙志海推开厢门,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不由大吃一惊!一对男女倒在血泊中,那声音是女的发出来的,看见蒙志海,那女的惊惶失措地向后拖着身体,手颤栗指着蒙志海:“你„„你„„”话没说完,头一歪倒就不醒人事。

由于列车在通往k 市的路上,事发突然,而且又在刚开出p 市不远。按规定应通报p 市当地的铁路警方,可现在列车还在行车当中。列车上的车载台寻呼信号由于车速影响,根本无法与外界联系。蒙志海当机立断,决定先上报本次专列上的乘警长何有达。

何有达是个有着二十几年的警龄的老干警了,处事稳重,经验丰富。消息被迅速密密封锁。除了列车长等三人知道外,列车上其余的乘务员都不知道就在刚刚发生一起人命案。警长何有达和列车长一同迅速赶到案发的13号车厢。

“从案发现场来看,“凶手肯定还在车上,理由是:死者的手上还有余温。显然是凶手行凶后在离开案发现场时间不超过15分钟。现列车在以每小时120公里的行车时速飞奔,凶手绝不可能冒然跳下列车。”列车长吴卫东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

何有达点了点头,“对,有道理。”

“不过,凶手会不会在列车刚启动时就行凶后迅速跳下车?”

何有达边说边伸手从衣袋里摸出一盒烟。

列车长吴卫东深有感触地点点头:“老何,我也是这么想。”“哎,老何,你过来看。”吴卫东把手里的烟往左耳上一放,往尸体上指了指。

何有达蹲下来,仔细看了一下死者的刀口。

“老何,你看,从死者的伤口来看,是被人用刀子一刀刺中心脏,位置相当准确。可见凶手下手非常狠,一刀致命。”吴卫东颇有见解地说。

何有达没吱声,抬头看了一眼吴卫东说:“到下一站还有多长时间?”

吴卫东略有所思地回答:“两小时左右吧。”

“这样,老吴,你先留在这里,保护现场,不许任何人进入这个包厢。我马上去通迅室通知下一个车站。”

说完,何有达急忙向通迅室走去。

何有达来到列车上的通迅室,房里的小王不在房里,小王是列车上的乘务员兼播音员。“这个小王,又跑到哪去?”何有达心里有些不悦。

他调好桌上的步话机濒率,发现办公桌上有一封信。何有达迫不急待地打来信,浑身不由打了个寒颤!

纸上电脑打印的一行字:警长,死亡者下一个是列车长!何有达感到事态越来越严重,一种不详恐怖感不由生起。整个车厢简直就向一辆通往神秘死亡的地狱快车!

他预感:不好,吴列车长有危险!他飞快地跑向13号车厢,厢门开着,吴卫东也不知去向。何有达突然想到了什么,冲进列车长休息室,吴卫东脸色显得极度恐慌,独自缩在乘务间语无伦次。手里拿着一封信。

何有达不解地问:“刚才我不是要你留在现场吗?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吴卫东浑身上下哆嗦个不停,口里不断地喃喃:“有人要杀我,信„„”

何有达接过信一看,同自已刚才收到的信完全相同,信上的字还是电脑打印的。

吴卫东喘了一下气,接着说,“我在现场时,感觉有个东西贴在自已后背面。发现是一封信。”

看来,凶手早有准备。何有达心里有种不明的预感。

很快,列车到达了w 市的车站,按行车规定应到站休息停车10钟,为了安全起见,警长何有达请示了w 市站方铁路管理部门。通知了全列乘警把住每节车厢,绝不能让任何一个乘客下车,以防凶手乘机逃跑。列车站点靠站点不准任何旅客上车。一时间,车厢里混乱起来,一些性情急躁的乘客纷纷挤到车厢出入口,嚷着要下车。其中有几位年青的乘客提议去找列车长问个清楚去。列车长的休息室里的门紧闭着。敲了半天门,不见列车长回应。有个乘客推开门,“啊!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那乘客惊恐地往下一节车厢跑。

何有达迅速赶到列车长休息室,列车长吴卫东背后全是血,胸口上插着一把刀。整个刀子几乎都进入身体,只留下不足二寸长的刀柄露在外面,是一把吃西餐用的刀子。这刀子头部位是呈钝角的,可想凶手有着超于常人的膂力。消息一时间迅速在整个列车上传开,整个列车人员上下惊恐不安,一些乘客纷纷要求列车马上停车,车厢里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2)

何有达一时间感到一丝不安,预感觉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自已,但他还是努力地使自已镇定下来。

果然,他再次来到第13号车厢时,感到背后似乎贴有一张纸条,他摘下一看,上面写道:何有达,下一个目标轮到你了。

凶手到底是谁呢?何有达点燃一支烟猛吸起来,脑子里乱极了。看来,凶手还在车上,而且很可能是非常熟悉自已的人。从第一封匿名信送进自已的通迅室里,就足可以肯定这点。自已的办公室出去前分明是锁住的。且没有专用钥匙是打不开房门的,而这种专用钥匙只有列车上的乘务员工才有。列车很快就要到达k 市的一个辖区县城车站,已是傍晚七点多钟了,眼看再过二个小时,列车就将要到达终点站k 市火车站。

想到这里,何有达起身推开厢门,准备通知广播室,传送列车行车情况。突然一个黑影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闪过。是谁?乘务员休息室在是列车的第二节车厢里,第三节车厢是餐厅。中间的过道门没有本列车乘务员的钥匙是不能进入第二节车厢。何有达这次更加证实了自已的分析是正确的,这凶手肯定是内部人。那究竟是准呢?

何有达没有立即追那黑影,自已冒然追上去,万一凶手躲在通道角,不是正好中了凶手的埋伏了吗?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列车离k 市越来越近了,一定要在列车到达k 市之前查出真凶!这趟旅游专线车上共有12名乘务员,6名乘警。加上列车长和一名列车上的医务人员,共20人。现列车长被杀,只有19个人,这凶手肯定是在这19人当中。

回到办公室,何有达顿时陷入迷茫中,他将除自已外的18个人一一排查,疑点最大就是发现第一起命案的乘警蒙志海,难道是他?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乘警蒙志海可是铁路公安系统里出了名的,在屡次全国铁路公安大比武得过名次。擅长擒拿格斗,力大过人。难道真的是他?这个曾经在特种部队服役过的蒙志海,三五人年轻人根本不对他的对手。想到这里,何有达不由得紧了紧腰上的手枪,检查了一下子弹。子弹迅速推上枪膛„„

(3)

经过了几天的旅行乘车,大部份的乘客都现进入梦乡,何有达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却飞快地思索着,从死去的列车长,到每一个乘务员。最后又重新落到这个乘警蒙志海身上,仿佛凶手正向自已走来。何有达把手枪紧紧地握在手中,半靠在枕边。就在这时,列车猛地剧烈晃动起来,经验告诉他这是列车正常运行中同前方来车相会而紧急制动,与此同时,办公室的房门上的锁扣在被人转动,何有达翻身坐起,持枪紧贴在门边。说时快,未等门外来者进来,抢先拉开门,黑森森的枪口直顶着对方的脑袋。双方都被眼前的突如其来惊呆! 让何有达没想到的是,门外不速之客竟然是列车长吴卫东!吴列车长也没有想到眼前与自已才共事不到一个月的乘警长反应如此机敏!但他很快振定下来,右手猛地向前,一道白光闪过。一把锋利的匕道从何有达脖子前划过。好险!何有达身体迅速向旁边一闪,躲过这

一刀。未等吴列车长持刀的右手收回,左手建迅速抓住他的右手腕,一个漂亮的抓腕折臂擒拿动作,列车长重重地被摔倒在地。正当他想再反抗时,另一枝冰冷的枪口直直地顶住他的脑袋。“列车长,你该戏收场了!”蒙志海手里握着枪。不知什么时候早早站在吴卫东身后,这个双手沾染鲜血的凶手终于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地上„„

经对吴卫东审迅,终于真相大白。

吴卫东根本没死,在列车长休息室里的死人又是谁呢?列车长为什么要行凶杀人呢? 原来,这一切都是吴卫东一手制造的凶杀案,完全是他自已一手策划的。他杀人的动机居然是为了模仿刚刚上影的外国电影《预定死亡》中的故事情节,其作案手法同电影里的内容如出一辙!列车长自幼是个电影迷。爱仿效电影里的情节,而且还自信自已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导演。他杀死了13号车厢里的男女后,又自已装成被人杀死的假象,让自已“消失”。好把杀人罪过嫁祸给蒙志海,让警方把怀疑都集中在蒙志海身上,没想到当过特种兵的蒙志海不但有一身好功夫,智慧也超于常人。最后,在他准备向乘警长何有达下手时,被蒙志海及时赶到。成功地破解了他的最后一个杀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