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的快乐
四年级 其它 1008字 41人浏览 jcsun

上下班途中,经常会看到一个流浪者,也有人说他是一个疯子。他一直是一头自然得不可挑剔的乱发,有直挺挺向天不弯腰的,也有曲折折拉不直的,各不相同,任由风为他吹成自然天成的发型,有时淋一些雨,竟然还有些摩登女郎用摩丝精心做成的上海大波浪一样的味道。他的脸是有些人见不得的,一见了就有人会感到胃里有一股流质想冲出来的感觉。不过,如果你细细地看,会发现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是一些尘土和了一些雨露,在他脸上画成了七彩的和土著人一样神秘的花纹,每一笔可能都不比有些画家假装思考而精心雕琢的作品差。他应该从来就没有过悲伤,因为他总是像弥勒佛祖一样眉开眼笑地看着这个神妙莫测的花花世界。难得的是他的胡子竟然比某些艺术家留的还长,不知道这会不会引起他们的不满或是嫉妒。见到他的这一段时间,他都是一身同样的打扮:一件蓝色的上衣,按原来的设计,应该是有五颗扣子,因为我弱弱地发现对应边有五个扣洞,但是他却只保留了其中的两颗,并且还巧妙地将它们与扣洞进行了极具艺术的重新组合,让整体看起来更有立体感和层次感,同时更是向世人袒露了他瘦削却坦荡的胸襟。那一条裤子更是改得富有想象力,左腿的裤腿向上撕开了一条约二十厘米的口子,如衬衣上的马蹄袖口,右裤腿可能是还没有想好改变方案,暂时让它完整的闲置着。一双休闲的拖鞋被他这里那里的托着,除了看不清颜色外,应该还没构思好如何进行调整。他总是会选择坐在人流如织的地方停留,可能是在那里更容易让他发现关于某种艺术的素材。他喜欢懒懒地坐在花坛上,尽情地享受着阳光、雨露以及黑夜的宁静。偶尔有些不懂事的中学生会懂事的给他献上一根香烟,并扔给他一个只剩下一口气的打火机。他便高兴地躺在花坛边沿,一口一口吐着细小的烟圈,看天上的流云,漫无目的地飞翔,任耳边车鸣鸟叫,怒骂嘻笑,那些时候他应该进入了忘我的状态,到了许多人所不能进入的境界。他从不关心物价涨跌,更不关心人情世故,他不会跟着人一窝蜂地抢购打折的劣质商品,也不会处心积虑地去算计明天的生活,他就那样透明地活着,一如他敞亮的胸襟。有时他也会躲到金店外面的屋檐下,但却并不看里面珠光宝气的饰品,被人呵斥时,他仍会一脸灿烂的神秘的微笑;有时他也会跑到歌城下面的墙角去睡觉,在楼上鬼哭狼嚎地吼叫声中做着光怪陆离的梦。他没有家,但他却四海为家。他没有梦,却真实地活着。他从不交流,也没有人与他交流,但他却静听着万物的心声不言不语。他的脸上,他的心里,应该只有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