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阳
初一 散文 494字 55人浏览 中正之剑1970

树梢上,蝉肆无忌惮地鸣唱着,唱地树叶都停止了舞动,忽然一只蝉飞动起来,却不知是为什么又飞回到原点上,与其它的蝉一起演奏交响乐。

挪动视线,发现原本绿得油亮的树叶变得干瘪,毫无生机,就像一块没有吸饱水的海绵,与下面那褶皱的干老的树皮相辅相成,树干上的蚂蚁不知道何处去了,只见那一条条蚂蚁所开凿出的隧道的痕迹才能表明,曾经在上边生活过的诗篇。

树下一只狗趴在了树的背阳面,只有那惨淡的略带白色的舌头在空气中上下颤动着。这只狗缓缓起身,先前走了两步,便再也不向前走了,只有一只前爪在空中悬着,忽进忽退一直不敢作抉择,不敢先前迈出那么一小步,最后还是在原地徘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溪中原本欢快流淌的泉水哪儿去了?仿佛是被空气带走了似的一夜间没了踪影,只有那若隐若现的带着灰尘的失去墨绿色的水藻无力的依附在那微微泛白的石头上,仿佛在殷切的希望着一场山雨的到来。

原本光鲜亮丽的花儿,也像是失去了灵气一样,耷拉着脑袋无力的支撑着沉重的身躯,显得比经历了一场浩劫一样消沉。

一阵微风拂过,本想缓解一下这消沉的场面,哪想这风也是无比焦灼的,还有着不一般的杀伤力。击落了树上摇摇欲坠的叶片,打散了闹心的蝉鸣,消灭了树丛中的死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