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高考语文全国卷一作文分析及范文
高中 其它 2635字 92155人浏览 一颗新种子

全国卷I :奖惩之后

(适用地区:河北 河南 江西 广东 安徽 湖南 湖北 福建 山西)

要求:结合材料的内容和寓意,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 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进步与退步,表扬与批评,思考评价与发展的问题。

阅读漫画,结合材料的内容和语义,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问题,自拟标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解析:

作文题的材料是一幅漫画,漫画作文大意为,一个孩子第一次考了100分,得了奖励; 第二次考了98分,得了一巴掌。另一个孩子第一次考了58分受到批评; 第二次考了61分获得奖励,看图写作题目自拟。

漫画可以有多个视角,可以竖着看,可以横着看,甚至可以斜着看。从不同的视角可以看出不同的内容和寓意。

语文考试结束后,广东省高考语文评卷组副组长、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李金涛教授对作文题进行点评。该漫画可以从三个层次来理解。一、学生家长十分重视学生的学习分数,学生学习成绩尽管起点很高,但有了退步,仍受到家长的惩罚; 学生成绩尽管起点较低,但有了进步,也受到家长的奖赏。虽然同样受到奖赏或惩罚,但两个学生的分数差异很大,这反映了家长对学生学习分数的态度。二、学生家长的态度,其实反映了当前教育中存在的片面追求分数、片面追求升学率的问题,以及培养什么样的人的问题。三、从更抽象的角度,这也反映了目前社会上对进步、退步的态度。

教育,是为优雅的前行

潮阳一中语文老师 钟玮 漫画中,两个唇印与两个巴掌,在鲜亮的分数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假如穿超千年,孔夫子看到这幕,是会开怀一笑,亦或蹙眉不语?毕竟,我们向是不耽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国人的。分数有值,幸福无价,毕竟,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仍需保有一份对不完美人生的敬意,我们,要学会优雅地前行。 诚然,学业重要,分数是衡量学业的重要手段,谁都不甘为人后,谁都愿金榜题名。考试给了所有人以公平,也考验着人们不同的评价态度;学习给了普通人以机遇,也淬炼着我们不同的内心渴望,如果生活永远都如西西弗斯的周而复始的巨石,那种压迫感,自是社会难以承受之重。

加缪说“攀登顶峰,这种奋斗的本身就足以充实人的心。人们必须相信,垒山不止就是幸福。”相比分数与光环,对幸福的追寻才是人生的终极目标。给予孩子阳光、智慧、包容的态度,才应是教育赋于人最强大的力量,《最强大脑》赛事中,在父亲管束下极少有假期“天才少年”李云龙以为自己落败时的崩溃痛哭,与爱好广泛、潇洒的对手安德烈因担心云龙而黯然落泪形成鲜明对比,陶子的一句“云龙,你的人生,要因为遇见安德烈而有所改变!”,点醒不仅是台上台上的观众,更是我们整个社会对教育的思考,借用比赛落败但征服全场泪点的孩子安德烈的话说:我是来享受比赛的!享受过程、体验快乐、学会分享,才能给孩子以优雅绽放的姿态。

教育是为了优雅地前行,更是为了给人探求的勇气。教育中从不乏对分数的历练,缺乏的常常是给予人格的涵养与包容的心态。很多时候,反观我们的教育,对分数与完美地过度追求,仍是社会与家庭不能承受之殇。且不说萧百佑、蔡美儿狼爸虎妈式教育剥夺孩子幸福童年换来所谓的名校,也不说同为室友的复旦投毒案让死者难安生者痛心,单是留守儿童毕节四兄妹自绝于世,留光环于世人却将痛苦隐于心底的“史学奇才”林嘉文挥别人世的悲剧,都不禁让我们深重反观社会功利教育之痛、灵魂之重。教育的理念不应为分数与光环所捆绑,而应激励人们坚强直面人性的脆弱,哪怕在微光中也能执著地追寻希望与幸福,才是教育真正的力量!

自古不以成败论英雄,蒲松龄、金圣叹都曾金榜无名,却流芳百世,成就大业,教育不是刻舟求剑,人生不乏残缺之美,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成也好,败也罢,慢一点,静一点,优雅地前行,才能成就人生最美的风景!

一个巴掌,拍出了教育的悲哀

揭阳市揭东第一中学教师 黄炎真

给你一个巴掌,因为你的分数从100分掉到98分;给你一个巴掌,你的分数就从55分上升到61分。

有人说,这第一个巴掌“拍”出了“警醒”,这第二个巴掌“拍”出了“激励”。我弄不清楚,是第一个巴掌好还是第二个巴掌好,但我明白,当分数跟巴掌联系在一起,“体罚”的味道就出来了,所以我说:“这一个巴掌,拍出了教育的悲哀。”

望子成龙成凤,望生成才成功,那是无可非议的,但在孩子的教育上是否一定要有家长、老师的“巴掌”存在,实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的教育,是有“拍巴掌”的历史的。《学记》中有“夏楚(夏jiǎ圆和楚方,一种教杖)二物,收其威也”的说法;《礼记》中也有“朴作教刑”的古训。可见,以棍棒为特征的“巴掌教育”在古代已经存在,而“棍棒出孝子,不打不成器”更因为它的“源远流长”为很多的家长所信奉。

前一阶段,随着 “虎妈蔡美儿”在大洋彼岸的“红火”,“中国狼爸”萧百佑也“火”了一把。萧百佑认为“打”是一种文化,他坚持“用最传统、最原始的古老方法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家里常备藤条和鸡毛掸子,让孩子们从小背《三字经》《弟子规》,背不上来就要揍人,最终,他“把三个孩子打进了北大”。“虎妈”也好,“狼爸”也好,他们都用“巴掌教育”促使孩子“成才”。这些“个案”是不可复制的,而我也怀疑这样的“成才”是否能够在孩子的一生中得到持续?

“巴掌教育”之所以会得到某些家长的热捧,除了以上提及到的“根深蒂固”、“源远流长”,我想最大的原因恐怕是“应试教育”的逼迫,因为现实中对孩子的评价体系,大多只是侧重分数而轻视了能力和人格。

除了家长,“巴掌教育”在某些学校也以或显或隐的形态出现。某市某小学班主任魏某将没交作业的曹某同学的耳膜打穿;某省幼儿园老师颜艳红,双手拎着一名小男孩的双耳,将他双脚提离地面约10厘米,还叫同事拍下照片;某市一所公办小学的老师在“表现不好”的孩子脸上盖“蓝印章”以示惩戒;某 省一所小学要求学生上交“不听话押金”;还有某重点高中还把迟到的学生排队示众……看到这些媒体曝光的“典型”,相信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感到愤怒,因为这是对孩子身体和心灵的严重摧残……

无庸费言,“巴掌教育”不是真正的教育,当“豺狼虎豹”般的人受到大众追捧的时候,每一位教育者都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因为“不打不成器”的年代早已过去。

那么怎样杜绝“巴掌教育”,让中国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能够培养出身心健康、品学兼优的社会栋梁?这恐怕要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关注。

我想,对于家长和学校来说,爱与鼓励才是应当秉持并身体力行的现代教育理念。若如是,则孩子幸而教育兴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