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四月
五年级 其它 1059字 113人浏览 陈俊洁Jenise古

故乡四月

南山区南油小学 呙中山

联系电话;18926095727

离开家乡已经六年了,中间寒暑假回过几次,但在花红柳绿、烟雨朦胧的四月回去还是第一次。

四月的故乡,满眼都是绿的。地上的绿草、田间的麦苗和蔬菜、树间的新叶,一下子就装满了你的眼睛。与深圳四季不变的绿色相比,故乡的绿是全新的,绿得透明、绿得水嫩,像个刚出生的婴儿,用手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与深圳新老交替的绿相比,故乡的绿是独立的。没有树叶妈妈的呵护与陪伴,自个儿从枯枝中冒出尖来,展开叶片,慢慢长大。一片一片,一簇一簇,慢慢铺满整个树枝。于是整棵树都成了新叶的天地。站在树下,似乎都能听到它们发出生命的呐喊:“我们来了!”虽然有大片金黄的油菜花铺满田野,但是那只是绿色的点缀,就像一件绿色的旗袍上绣上几朵鲜艳的大花,更能显出春天的活力。

四月的故乡,到处都是香的。打开车窗,迎面而来的就是故乡的香味。浓郁的油菜花香?淡淡的青草香?刺鼻的农家粪堆的混合气味?浓郁的水塘里的鱼腥味?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味道,只是觉得沁人心脾,百闻不厌,让人忍不住大吸一口,慢慢吐出;再大吸一口,再慢慢吐出……就像一个上了瘾的烟鬼一样,乐此不疲。陡然间,我似乎嗅到了妈妈的味道,那是我从小到大都能记得的奶香、体香、饭香……

四月的故乡是烟雨朦胧的。春雨叮咚,雨雾朦胧。故乡的一切都是湿漉漉的、雾蒙蒙的。道路上是一汪汪的水坑。池塘满了、沟渠满了,水田里也蓄满了。只有小河还是那么平静低调,缓缓流淌。雨雾中走来十来岁的小男孩,提着水桶,打着雨伞,赤脚在田间走着。他前面是穿着蓑衣的父亲,手里拿着长长的三角推网。那是一种最适合在沟渠里捕鱼的工具。春水泛滥的时节,鱼儿都从池塘了逃出来了,溜进了沟渠,正好成了雨中父子俩的丰盛晚餐、成了儿子书包里的学习用具。每次总是收获不少。于是,白茫茫的水田里,雾蒙蒙的天地间,父子俩说说笑笑,赤着脚往回走。多么快乐的日子呀!

四月的故乡是忙碌而又悠闲的。棉花需要育苗了,水稻准备插秧了,麦苗需要除草了。于是勤劳的人们都开始忙碌起来。但是他们忙碌却并不着急。下雨天,就不用急着下田忙活了。都实现机械化了,时间充裕得很呢!邻居好友就聚在一起聊天喝茶,预想一下今年的收成;也有凑成一桌,开始了自己的娱乐。满足与闲适都写在了他们的脸上。

“绿遍山原白满川,

子规声里雨如烟。

乡村四月闲人少,

才了蚕桑又插田。”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南宋诗人翁卷的诗句《乡村四月》。虽然我与诗人年代相隔千年,眼前的景致竟然如此的相似。

故乡的四月,四月的故乡,我永远的牵挂,永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