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过境,荒草燎原
初一 记叙文 1112字 66人浏览 晴妞smile

台风过境,荒草燎原

没有再见的再见,你转身散落一地的碎片。

没有遇见的遇见,泪水变的猝不及防,浮华杂乱乐章。

2009年的夏天,背着笨重的画板,我从一个城市奔赴另一个城市,淅沥的雨肆意着,毫不在意的平添离殇,那时的朋友进紧紧相拥,然后我转身独自踏上未知的旅途,一直以为我不会对离别太过悲伤,十二岁开始的漂泊,站在陌生的来路,也站在陌生的去路,生活像一把利剑而我早已麻木与周围陌生的人群,孤僻、讷言,就像蜗牛缩在壳里冬眠,慢慢细数岁月的沧桑。而我是戏中人,亦是局外人。

2010年的秋天,我是如此的落寞和孤单,站在晚上热闹白天却死寂般凉到心底的广场,一个人荡秋千,一个人看天,看梧桐枝桠刺破天空,然后慢慢的回忆。偶然捡起一片枯叶,脉络清晰却脆弱,带了沙粒的风刮过就出现了裂痕,无法复合。我不知道城市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给了我什么,只是越长大越孤单,朋友有多久没联系了?不是不想念,是我们都在生活里挣扎着,各种滋味又从何说起呢?

未到2011年新年的时候,我无奈的放弃了点燃我希望的画笔,理由少得可怜又大的无从反驳,躺在凌乱的行李上,鼻子发酸,还努力微笑地应承。望着花白的墙壁,有东西从眼角流回心脏脉动处,我不是没有听到背后的叹惋声,只是固执的不肯回头,也许怯懦也许徒劳无功,失去了才开始羡慕曾经的繁忙和充实,连同抱怨也成了一种奢望。那时的我总是在下雪的夜晚里,望着四楼画室明亮的灯光,在纷飞的雪里一圈一圈的走,昏黄的路灯,陪伴着地上孤独的影子,相视无语。我是希望雪地里有我深深浅浅的脚印的,至少我来过。小时候喜欢裹着厚厚的棉衣,在姥姥家房子东面有雪山的地方,拿着小小的锹,挖雪洞,然后在里面就感觉温暖,安全。喜欢周围的白,白的纯净,耀眼。有时想在那里生活一辈子,该是多么安静缈远。没有世俗的烦忧,一晃就是一辈子。 第一次躺在过膝的雪里,是和莹莹一起吧,就那样直接躺在雪里,感觉被雪掩盖洗去一身的纤尘,天与雪一同静默,连呼吸都变的轻了,然后看着雪扬扬洒洒的从天空落下,嘴唇上、鼻子上,眉毛上、头发上。任思绪放空,加一抹纯白。

2011的九月,我从中国最北端的省份来到渤海沿岸的地方,我在蓝天下,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寻找自己安放青春梦想的领域,然后积蓄的力量开始释放光芒,绽放。

第一次穿着白大褂的实训课,穿过透明的试管看到模糊的印象,迷蒙。记忆晕开了颜色,却最终化为沉寂。枯荣了一季的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枯荣,那些躲藏在树叶背后的秋凉,开始渲染,然后天空学会了哭泣,掠过屋檐的雨滴浸润在飒飒秋风里,沙沙。沙沙。说不出的神秘。

穿过寂寞的长街,垂柳躲在暗影里,任树叶凋零,轻轻哼唱摇篮曲。发丝蹁跹,我双手合十,远方我思念的朋友啊,一切可好?一切安好。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