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那些事
初二 散文 1796字 97人浏览 yaozai12345670

那些人、那些事

我记得清的最早记忆从姥姥家平房的热炕头开始的。那时,我还没有开始淘气,大概3岁左右。由于面相可爱,博得了邻居们的一致好评。最狠得一句评价,现在还记得很清,说我有领导人的潜质。这个也许有吧,被领导这么多年了,我的潜质一直都在潜伏着吧。

那时用的灯泡,会随着使用的次数变暗那种。而且,姥姥家在一个叫矸子山的山上,电压不怎么稳。总之灯光总是昏昏暗暗,适合喜欢胡思乱想的孩子。姥姥家的电视是老式黑白电视,也会配合灯光忽闪忽闪的。电视靠旋钮调节,由于旋钮锈的严重。每次调台都需要借助钳子和双手的力量。黄日华版的射雕、还有许多记不住名字的动画片,就是在这个电视机里看的。由于山上信号不怎么好,还要辅助拍打和转动天线的手段。想看一集完整的故事,是一件费心费力的事。当时,已经开始有彩电了。但是好贵的,仅仅是少数人的奢侈品。看彩色的动画片,对那时的孩子来说是很快乐的事。

姥姥,在山边开垦了一小块地,种的是日常吃的菜。用姥姥的话说,每天我都像一个小尾巴似的跟着她在地里转悠。她让我人工给菜地施肥,我会在每行菜边上留下一点。。。她让我给菜地除草,把没有站在一排的草统统拔掉,除了偶尔把小葱当草以外,这项任务我做的还是很好的。她给我做了一把弓和一个箭头。我那时羡慕能射雕的郭靖。因为我只能从菜地的这头射到那头。

姥姥喜欢喝白酒,喜欢管花生米叫花生米儿。她每天都喝点,喝高兴了会拿筷子头沾酒让我尝。我喝白酒的最早历史可以追溯到这个

时候。那时,我开始喜欢吃花生米儿。

记得那时我有三个同龄玩伴。小哑巴,小苏妹,还一个记不清名子的小姐姐。

小哑巴,由于很小的时候发高烧,嗓子里某个部位烧坏了,所以不能说话。但是,他有很强的表达欲望,和他一起玩,感觉他比我表达的要多。他会以不同的频率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并加上各种手势不断比划。现在的我,会联想起说唱歌手。。。他具体怎么比划,已经记不得了。但我记得,我和他沟通还是挺流畅的。我总是能猜到,他想表达什么意思。我们总玩的是抓人游戏,一共俩个人互相抓那种。由于姥姥不让我往远了跑,说会有拍花子的坏人把我拍走。所以,我只在姥姥家100米左右的范围活动。跑到某堵墙,就会自己退回来。那时的心理认为,那是一个界线;界线那边,住着坏人。哑巴抓住了我的弱点,把我往界线方向逼。结果自然会被抓住。他会很高兴的呜呜啊啊一顿,发表他的胜感言。每当这时,我都会拿手挡住脸。到不是觉得害羞,因为他感言时我总有种下雨了的感觉。轮到我抓他时,他会很不仗义的跑到我的界线外。我就在界线的边上使劲跺脚跺脚,他会使劲使劲跑。我就还是会很开心。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兄弟做什么工作。不过,我分析他有潜质做说唱歌手身边的伴唱。。。

小苏妹,大名应该叫郭苏,应该中和她爸爸妈妈的名字而起的。她比我小大概半岁,唯一一个那时我能领导的孩子。我们的姥姥们为了唠嗑方便,把我们扔到一个大盆里洗澡。那时,我会发觉我们是不一样的,所以会有莫名的优越感。。。我玩什么游戏,总是想法赢她,

好像输了会没有面子。我们总一起玩扑克,她那时应该刚能把扑克每张牌读明白,但分不清到底谁比谁大。然后,我就会总赢她。。。由于她听我的领导和指挥,所以我会偶尔怀念她。

记不清名字的小姐姐,她应该大我一岁左右。但是,认识好多字。她会从小杂志、报纸上剪下些诗词什么的小纸片。由于她懂得多,她会教我念那些纸片。我不会念,念不全。她会一直笑笑,笑我笨。有一天,觉得太生气了,就顺手撕了一张纸片。这事我很后悔,她攥着碎纸片哭了好久。由于她是第一个让我联想起漂亮的女孩,我曾试着挽回点什么。我把我最喜欢并且收集了好久的亮亮的卡通贴纸,都拿去送给她。可是她说不喜欢,又还给了我。由于内心深处本有些小小的不舍得送,结果又回来了,我又会稍微快乐些。。。

再后来,一对陌生的夫妇把我从矸子山上接到了山下。我记得,那时我哭得很伤心。他们就是把我寄存在姥姥家的老爸老妈。大概是不想让我继续过田园生活了,把我送到了一个叫幼儿园的地方。现在知道田园用来种菜,幼儿园种的是祖国的花朵。而我寄存在姥姥家的快乐,顺着年龄的增长,再也取不回来了。只剩下点滴的记忆,偶尔提示我曾经有过的那些人、那些事。

前几天,回去看姥姥。发现她自己在家里看宫崎骏的动画片。动画片讲的是一对熊猫父子和一个小女孩的快乐生活。动画片挺有意思的,可是看着看着,觉得鼻子发酸,有什么东西迷了眼睛。。。莫名的伤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