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潇潇人去也
初二 散文 1018字 132人浏览 yang6688801

清冷的风盘旋着从檐角掠过,灰白的天像是谁苍白的脸,令路旁芳华收敛了娇柔的笑靥。

然而踏青扫墓,拜庙祭祖的人却不少,揣着三分敬重,七分缅怀,虔诚如庙堂内袅袅绕梁的烟雾,安静匍匐在佛祖身边。可毕竟在四月阴雨清明下,再多的人群也是难以鼎沸的,于先灵的墓碑前,肃穆的庙堂间,素日浮躁不安的心绪也能沉淀下来,享有片刻的宁静与怅然。

我却没有上山入庙,没有扫墓拜佛,只是漫步于寻常巷陌,循着清冷的风,淡薄的云,来绕去,想着千里之遥的家乡,此刻该又会是怎样一幅景象。那里的天可还是碧澄如洗,只是偶尔会有声声鸟的哀啼罢?那里的湖可还是清洌似镜,不过也少了轻笑的秀丽倩影罢?是否摆渡的船夫一如往昔的在茫茫晨雾中隐现,即使眉间藏了一份不易察觉的惘然;是否娇俏的孩童仍无所顾忌地在参差花影里奔跑,尽管步伐拖沓了不再轻盈的节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巷里开始下起细雨,冰凉的雨点浸湿了眼,我失措地躲在一处屋檐下,可雨丝还是密密匝匝地落在心上。

想起无拘无束的孩童时代,曾有一人把我抱在双膝,在我耳畔讲着那些幼稚得温暖的故事;曾有一人为我摇着蒲扇,驱赶乡中恼人的炎热与浮躁;曾有一人为我拭去满脸的泪,安慰着一心委屈却固执的我。在多少个年月,这个人将我搂在臂弯,用他的隐忍包容了我的一切好与不好,磨平了我倔强的性格,即使在我离开求学的漫长时光中,他已满面风霜,可还是遮不住那明亮双眼中深深的悲悯与怀念。

在无数个梦中,我曾跋山涉水,在马蹄风烟中日夜兼程,渡过思念的河,重新回到他身边,回到那无拘无束的年月。仿佛还能看到在夏日浓碧绿荫下,微瞌着双目坐在木椅上的他,和跟前依旧是朗声欢笑孩童时期的我,还能隐隐听见他淡淡的笑声。可梦醒后什么也没有,我还是在这城市,只有满脸的泪,家乡依然是千里之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冷冽的风呼啸于屋檐,灰白的天像是谁苍白的脸,折腰的花在雨中微弱地颤抖。雨丝间携了刻骨的凉,像是从远方传来的长思浅念,又像飘摇在空中的絮絮悼词,那般空洞又眷恋,将我绊在惘然之中。

你在清明的前一天撒手离去,乡中碧澄如洗的天,清洌似镜的湖,晨雾里隐现的渡船,花影间奔跑的身影,这些你最眷恋的美好事物,以及长长的思念,都没能留住你最后匆匆的一瞥吗——漫长的人生与等待对于你来说,不过一场醉阑更醒吧。暗换的流年和逝去的岁月像烛影摇红,明灭于你舒展开的眉间,我难以放下的思念。漫天的雨纷纷扬扬,终于洒遍大地,在天涯的每个角落,埋藏下那一段如烟往事。

雨止泪干,祭祖的人已归,而我咬咬牙站起身,坚定地向前方之路走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