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旅游之玉龙雪山篇
五年级 记叙文 3915字 1723人浏览 木Terraria

云南旅游之玉龙雪山篇

——《云南旅游记》之五

张如奇

6月 15日的一早我们就起床,今天的目的地是上“玉龙雪山”。据导游说玉龙雪山海拔四千多米,我们从来没有到过海拔这样高的地方!听从导游的安排,我穿上西服,穿了两条长裤,把另一件风衣给朱穿上,这样,我们就不用去租当地的羽绒衣了。

车子绕来绕去开行了大约近一个小时,我们来到了玉龙雪山的索道附近。六月是一年中

最炎热的日子。而这里的气温,随着汽车往山里开行,越往里

气温反而越是清凉。到了雪山的脚下,除了早晨太阳出来时仍

然炫亮耀眼,我们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夏日的炎炎酷热了,取而

代之的是秋冬季节冰凉凉的寒意。大家纷纷聚集在雪山售票的

入口处租借羽绒服。我和朱却利用这一清晨美妙的时光,远望

高高的雪山,猜度山坳中白雪的神秘,背向雪山彼此摄影,留

下这一刻人与山的合影。

玉龙雪山是一座半裸石山。从脚下望去,山腰之下才有绿树和植被,山腰之上全是灰白色的岩石。高原刺目的阳光撒在山谷间,将这个世界照耀的一

片通透。白雪像是一抹点缀,与灰色的岩石混在一起,加上阳

光的照射,使山顶一片银白。当我们仔细观察,白雪在山顶的

缝隙中留存,一处一处白色皑皑,一点也不在乎强烈的阳光会

把它们消融。几个高高在上的山峰,其中一些,有一缕缕的白

色团雾围绕在山头的四周。云一样的雾气笼罩在山顶之上,犹

如山的帽子顶在山头之上。云片向一个方向飘动,那是雾气在风的吹动之下向一边飘散,但始终存在,不会消失。这样神奇的景象我只在台湾的淡水河对面的山上见到过。但台湾淡水的山雾永远也没有眼下的雪山这样高耸、挺拔,两者所处的境地也根本无法比拟。

我们驻足的地方有一块树立的原石,上面竖直刻着几个数字——3356,这是表明,我们的脚下已是海拔3356公尺的高度了!

我们乘缆车上山,从透明的缆车上向下望去,山下是一片高大的松木,据说这就是我国珍贵的红豆杉林。听导游讲,当年日本人,他们了解红豆杉的珍贵价值,为了获取这一稀有资源,他们玩弄花招,先是收购这里的红豆杉树皮,当地百姓纷纷上山剥树皮创收。遭剥皮死去后的红豆杉,当地人认为是没有价值的死树,于是,日本人再来用很低的价格收购已死了的红豆杉树。就这样,日本人采用这种卑鄙的手法,掠夺了我国云南地区大量的红豆杉资源,致使今天的红豆杉成为濒临灭绝的珍贵树种。导游的这个说法真实度有多少?我和车上的人真的不知道。

玉龙雪山的索道上升高度为4506米。游客到了这个高度已经算是一个相当稀寒的高度了。景点管理部门在这个高度,用木料搭建了一个广场平台,供游客在此

歇息、拍照和观光。这个地点已经相当寒冷,

不少没有租借羽绒服的游客,在这里将难于

抵御高山寒冷的侵袭。四周飘散的雾气像电

影里人在仙境中的镜头,而我们身体感受的

则如冬日夜晚的寒流在我们身边围绕,我们

已经完全置身于雾海迷蒙之中了!悬空搭建

的平台,使游客在任意一个方向都可以拍到不错的照片,其中的内容也只

有玉龙雪山上才会有。在这个平台四下游弋的人如果愿意,还可以继续向上攀登。

从这里有

一条,也是用方形木料搭建的蜿蜒迤逦的栈道,顺着这条栈道再往山顶进发,海拔会更高,气候会更寒冷,空气当然更稀薄,那可是勇敢者的目的地了。身体壮硕的年轻人才可以继续向上攀登。我和朱到了这里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不敢动作过快,动作一快就会感觉气喘不上来,一旦气喘不上来,头就会发晕。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决定到此为止,不再向上攀登了。好在这个平台上人头攒动,雾气缭绕,男男女女双双对对,一派世外仙境的景象。同来的两

个厦门女孩一直跟随着我们。可能是觉得我们两个人憨厚诚实值

得信赖,所以,自从同乘缆车上了雪山,就一直跟随在我们的左

右。她们帮我们合影,我们也帮她们合影,有时相互混搭合影留

念。这样,我们的雪山之行留下了不少男女混搭的照片,这也是

云南之行中留影最多、图像质量最好的地方。

按照旅行社的安排,雪山下来之后是观看张艺谋执导的“印象丽江”的演出。但仍有一个自费的选项——游月亮谷。这个项目你可以选择游或者不游。如果你选择了这项自费游,游费是60元每位。初来乍到的一车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面对没有笑容的地方导游,一车的人好像没有不游的。我们也糊里糊涂地跟着付了钱。

然而,我们只在三个景点中的第一个就已经体会到了,所谓的

“月亮谷”就是高山下的一池碳酸钙水溶液的蓝色水池,说白了就

是一池浅蓝色的石灰水,美其名曰“蓝月亮河谷”。这样的景点走下

去其实是在浪费时间,因为后面还有“印象丽江”的演出在等着我

们去欣赏。于是,我们刚走完第一个景点,就毅然折回乘车地点,去了玉龙雪山脚下演出“印象丽江”的场点。

“印象丽江”的演出地点,是在远离雪山的山脚下开辟出一块场地。低凹于地平线下,

以玉龙雪山为真实大背景,让观众面向雪山,坐在露天的座位

上。观众视野分三个部分:远处是头顶蓝天白云的玉龙雪山;

中景是一条人造“之”字形转折向上的道路,似乎从观众席脚

下一直通向远方的雪山;近景即演出场地,设置在观众席的下

方。这样,观众俯视演员,仰望雪山,远景近戏尽收眼底。再

加上众多的演员激情昂扬的演出,和气势雄宏的锣鼓声及舞台

音乐在演出场地回响,给观众以彻底的震撼力。咋到现场,着实对这里的气派场景叹为观止。再加上演绎的是当地少数民族青年男女,为爱殉情的故事,生动感人,演员卖力的表演。我的感受是,值得一看。

场地和演出剧目据说是由张艺谋与另外两位男女导演执导。其中一场是反应玉龙雪山附近的一个少数民族传说中的故事。据说,雪山脚下的纳西

族年青人,如果双方相爱,而父母又反对他们的结合,他

们为了爱情,便准备好可以食用几天的干粮,来到雪山脚

下,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然后,在一起生活数天,食物吃

完之后,他们相互爱抚,就这样慢慢死在雪山脚下。据说,

这样为爱殉情的男女,死后可以到达天上极乐的世界。那

里,没有寒冷,没有饥饿,到处是蜜糖。因此,这样的传

说,使得当地多年来真有不少的年轻人在这里殉情。导游说,如果你们坐在缆车的索道上向下看,还可以看到殉情男女曾经驻留过的痕迹,因为那里有人为搭建的临时窝棚,应该就是少男少女殉情的地方。是真是假,只有天知道!不少痴迷这个爱情故事的人,真的在缆车之上仔细向山间寻找。可是,最终一个也没有看到。同车的两个厦门女孩和我当然也没有看到。

因为“印象丽江”的演出震撼人,我在演出结束的时候,为了能再看到这场演出,我买了一张有人兜售的CD

。一问价五十元,我竟没有还价。谁知,回到家里放进电脑一放,原

来都是些张艺谋和三个导演制作“印象丽江”时的一部分花絮,并没有我们看到的完整的演出内容。我在看完之后,将CD 送给了朱家。

看完“印象丽江”出来已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匆匆吃过午饭,下午一点,我们又乘车去

了“玉水寨”。“玉水寨”据说是丽江纳西东巴教的发源地。来到

“玉水寨”我们除了看看水里的鱼,照照相,也没有特别的游览

景点。末尾处,群山脚下,一个香火缭绕的身缠飘带的金身塑像,

可能就是东巴教的创始人和发源地所在。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当

时没有搞清楚,现在仍然没有搞清楚。

紧接着,我们又去了“束河古镇”。“束河古镇”完全是一条新建的街道,到了街道的大门口,站在门楼上往里一看,全是新造的仿古建筑,就知道一点没有游玩的地方。加上此时正是下午一点多的最热时段,从寒冷的雪山上下来,我们的西服已经穿不住了,只能拿在手上,又有相机和挂包,又热又累。一车的游客只在街首门楼上照了几张相,就匆匆回来了,几乎没有人往里进。古镇旁栓着的几匹马,本来是想供游客骑乘的,此时都站立在树荫下,无聊地踢着脚,没有一个游客上前骑乘。

下午大约两点整,我们便回到了丽江。按照旅游线路的预先安排,回到丽江以后我们当天还要游丽江的“黑龙潭”景点。

“黑龙潭”位于丽江城北的象山脚下,原是一处道教胜地。唐代就有了道观,其中有唐梅、宋柏和明代的茶花,表明此地的历史已经相当悠久。潭水

自地下涌出,分两池,一深一浅,一清一浑,多年来,一直是

丽江古城重要的水来源地。在丽江,有“城依水存,水随城在”

的俗语。可是,导游却告诉我们,“黑龙潭”是一处公园,就

像我们各自居住的城市公园一样,有什么看?听导游这样一

讲,我们对“黑龙潭”景点一下子失去了游玩的兴趣。后来我

们才知道,原来,导游为了安排我们去观看“丽江古乐”的自费项目,便误导我们放弃了前往“黑龙潭”景点。

本来,即使我们不去“黑龙潭”,我们还可以回到宾馆好好休息,安心洗个澡,洗去几天来所有的疲惫。但当我们回到丽江,导游询问有没有人要看

丽江的纳西古乐的演出,前排的几个苏州女孩首先报了名。按

照昆明导游事前所预知的那样,此地的纳西族导游说,鉴于我

们这么远来一次丽江,有的可能一辈子只会来这么一次丽江了,

为了让大家不留遗憾,他决定使出浑身解数为我们搞搞看。并

且诚恳地说:不一定能弄到,如果弄到了大家不要高兴,弄不

到请大家也不要怪我。因为不知道弄不弄得到,所以,大家先不要交钱,弄到了大家再付钱。并且声明,只弄前排票或中间票,三等票就不弄了。再声明,要看,大家都要看,如果有一个人不看我就不弄了。这样一说,全车旅客几乎都表示要看。就这样,当我们在丽江广场等候的时候,不一会儿,导游就拿来了一叠演出票。等到正在演出的剧场一清场,我们随即进场观看。

我们傍晚四点半进场,演出约一个多小时。演出结束,我们才明白,有关这场演出,昆明导游与丽江导游其实演的是一出双簧戏。这个每人260元的自费项目实际是我们被忽悠了。没有搞不到的演出票,一般性的演出,几乎是不间断的表演,怎么可能买不到演出票?我们又一次上当了。现在想起来,连纳西古乐现场是不是真正的实况演出,都值得怀疑。

晚上还是住的“嵌雪楼”。

2014年1月20日整理

2016年8月6日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