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的脆弱
高二 其它 1068字 3133人浏览 ew917

踏破铁鞋,斩尽荆棘,不知其中有几多悲苦、几番血汗,终于屹立于万山之巅。这也许是一个令人春风得意的时刻,这也许是一方令人傲睨世俗的位置。但,倘若陶醉于自己的攀崖宝技,忽视了脚下泥土的松动,就会从无上的巅峰跌落至万劫不复的深渊。强大不会永恒。在辛勤的操习与艰苦的磨砺之后,我们可以掌握非凡的技艺,并借此获得巨大的胜利。然而,脆弱总隐于强大之中,使巨人倒下的往往是泥足。恐怕没有任何一种良药可以令百疾回春,也不存在任何一种能力可以应对万事。我们总是不情愿承认这一点。因为在修习、锻炼之中,已付出了太多太多的辛酸血汗;以往的实践。又为我们赢得了太多太多的荣耀徽章。那刻骨的伤痛与那醉心的温柔,令我们不得不珍爱手中的屠龙之刃,而刻意忽略同样可以置我们于死地的蚊蛭益虫。当习惯了用剑取得一切,拿破仑从未怀疑他皇位的稳固,但算他已在决战中失了天下;我们的一点点薄技,又是何等苍白、无力。更可怕的是,抱定微末一技的我们,还要面对诡谲莫测的风云。这残缺的剑刃,如何抵挡得住所有的攻击、侵袭?一战中胜利的英法,得意地玩着“步坦协同”的游戏;谁知二十年后再一次烽烟滚滚时,在钢铁洪流下最早竖起降旗的竟是巴黎。这发展变化的世界,残酷地嘲弄着那些狂妄自大的胜利者们。我们已有的能力或经验。未必是最强大的倚靠。我们倾向于用胜利弥补伤痛,再将胜利带来的信心幻化成神话的丝线,将自己紧紧束缚。在这“最强”的安全之中,迷睡在大梦中的我们,不可能看到那长堤的蚁穴与袭来的暗流。最终,茧中黄粱,一击破碎。已有前车之鉴,倘不警醒为戒,便是后人最大的悲哀。我们不能分割强大中隐伏的脆弱,但却可以凭新的努力,使锋刃长新,腾挪于不败之地。既然能力有所缺失,技艺有所不达,便应跳出之前胜利的园囿,在冷水中淬炼自己。创作了《少年维特之烦恼》和《浮士德》上半部,在欧洲文豪冠冕的歌德,竟自感江郎才尽,隐逸于意大利。在数十年的探索与重铸之后,《浮士德》下半部在寂寞中一鸣惊人,难以超越。在不断的淬炼与更新中,方使剑生紫气,人成新高。既然世不我待,则明眼观世,慧脑分析,做出最合乎时势的选择。在鲜血中明白了统一并非依靠铁与火,欧洲终于在玛利亚的圣光下携手步向繁荣。英雄顺乎时势,后能造乎时势;依其世而正其行,后能匡其世之行。梧桐生兮,于彼高岗;不依自勋,不仗自强;时时省戒,刻刻求强;不脱于世,大智自彰;凤凰涅槃,重生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