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养花记
初一 记叙文 2010字 141人浏览 home啊不错的

3月新家装修完毕,4月巧梅姐姐就送我大大小小10盆花草。最大的是幸福树,我放在了客厅西北角,让原本敞亮的客厅增色不少;主卧里放的是墨绿色的阔叶植物,不记得叫什么了,另外还放了一盆虎皮兰;一盆非洲茉莉被我放在了玄关处的背景墙前,与背景墙上的油画相得益彰;还有两盆吊兰没地方吊,我就放在客厅隔断的柱子下面做点缀;君子兰和仙人球当然放在书房,次卧则放了一小盆虎皮兰和一盆玉树;花草们就位后,顿觉新房里生机勃勃。赶紧给姐姐发个信息:你的花花草草已经各就各位,谢谢!

花草落户不久,天气开始炎热,因为我还没有在新房常住,所以花草们难免有些干渴。虽说我一周过去打扫一次,但不是每次都觉得它们需要喝水。因为送花人交代过,哪些不需要水多,哪些不用浇水,几乎没有天天需要喝水的,浇多了反而会导致花草死亡。我记下了,但不一会就记忆错乱,所以想起来了就统统灌溉一遍,想不起来大家就一起干渴几天。不过也怪,花草们生命力貌似很顽强,就我这么伺候着,它们依然是该开花的开花,该长叶的长叶,一日我挨个检查一遍后,对它们的表现很满意,放心地锁门离去。

又过了一周再去打扫,突然发现主卧里那盆阔叶的植物耷拉着脑袋,已经在做垂死挣扎了。赶紧打了一盆水倒进花盆,也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水量才能滋润它枯萎的心,一边倒一边看着下面的托盘,看着看着,水还是从托盘漫到了地板上。不好,咱家可遍地都是实木地板啊,那可是怕水的玩意,赶紧拿了干毛巾过来吸掉托盘里的水,再擦掉地板上的水,将花盆归位。第二天不放心,下班后特意过来看了看,咦,人家又活了啊,依旧和刚来我家时一样精神抖擞。成就感油然而生,心想,养花也不难啊,有水就有花啊,于是将其它盆栽全部降了一遍甘霖,连仙人球都给了几滴雨露。

五月中旬,发现非洲茉莉开始落叶,有些枝条还发黄枯萎了,将落叶拣进花盆,想让它们化作春泥更护花。可是叶子前赴后继往下掉,怀疑是好的叶片嫉妒落叶的潇洒,干脆坐到地板上,拿把剪刀将长势不好的、明显营养不良的全部修建掉。这么一来还真好多了,心里又有点沾沾自喜。没过两周,发现次卧里的玉树不行了,向公司的养花大姐请教,说估计缺少阳光,于是下班回去赶紧将玉树搬到阳台上,可惜问题出在根上,根烂掉了,即使那几天阳光充足,一个一个分枝还是轻轻一掰就离开了主干,玉树死了。掰下来的分枝还有三枝有生命迹象,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它们埋进土里,期盼能有一线转机。顺带种了几棵葱在花盆里,反正空着也是空着,现在地皮那么贵,节约用地应该从花盆开始。

就在玉树香消玉殒之后,最看好的幸福树开始落叶。公司里的养花大姐说落叶是水多了,可是我真的没有很勤快地浇灌它啊。百思不得其解,任由叶片向秋风扫落叶般纷纷扬扬,渐渐的,连枝干都掉落了。我有点沮丧,看来我还是太不懂养花了!可是就在我毫无信心的时候,发现有新的枝条抽出来,嫩嫩的叶片煞是喜人。呵呵,小样,幸福树啊幸福树,原来你是适应了我家的环境,打算脱胎换骨啊。赶紧浇点水,希望新叶长得快点。

或许是希望太嫩了,经不起我的期盼,没几天,原来的叶子快掉光了,新抽出的嫩芽也变黑凋落,同时,距离幸福树不远的一盆吊兰也静悄悄地牺牲了,留下一盆枯黄的叶片。赶

紧到书房看看,发现三个仙人球居然也悄悄枯死了一个,主卧里的阔叶植物从中心开始腐烂,拽着叶片一拔,整根叶片就从根部抽出来了,一连拔了三根,不知道残余部队能否劫后余生。君子兰的花谢了,最边上对称的两个叶片也枯萎了,不过中间又长出了新叶,还是保持14片叶子,想来花中君子的生命力还是不错的。号称最好养的虎皮兰长的不算太好,但还都活着,小盆的在次卧,一直没有什么动作,大盆的因为有叶片枯黄,被我拿到阳台上一直没有搬进屋,现在盆里长了一棵狗尾巴草,我都舍不得拔掉,万一哪天虎皮兰被花仙子收了去,狗尾巴花好歹也算绿色植物呢。

现在,幸福树就剩树干光秃秃在客厅立着,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我打算种点绿萝,让它们攀着树干往上长。如果绿萝不行,干脆到野地弄点藤蔓回来种上,那才叫自然风景呢。空的那盆吊兰花盆也被我种了葱,玉树盆里的米葱更是长势喜人,以后炖汤烧鱼忘记买葱的话,就在自家盆里摘好了,绿色又环保。意外的是三枝玉树的枝条好像生根了,真是无心插柳柳就活啊。

昨日巧梅姐姐问起花草们的命运,我长叹一声:姐姐,你的花草们死的死,伤的伤,真叫一个命运多舛啊!金妹妹在一边大笑:好好的花草怎么进了天使(我的Q 名叫天使在人间)的家就变这样了呢?我说本天使下凡人间,不识人间水土,所以难以养活人间花草。不过天使有天使的法宝,我现在将空盆里种了葱,长得不要太好哦。姐姐妹妹在一边笑得肚子疼:好了,好了,还种葱呢,你还想种什么啊?我说等它们都牺牲了,我就将空盆都搬到阳台去,种上青菜、韭菜、大蒜、茼蒿,然后写一篇《天使养花记》,请你们到我家吃韭菜炒鸡蛋、大蒜炒肉丝、清炒茼蒿、青菜豆腐汤,听我念《天使养花记》。

金妹妹大笑:原来才女姐姐是这么有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