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泪雨
初三 散文 1131字 32人浏览 herolante8

兰花泪雨

赵光耀

雨水天上来,从昨天到今天,断续地下了起来。离情别绪萦绕于昨晚《老残游记》最后冥府游历,多少故人新知都能一一遇见。开篇一梦,结尾一游,一部小说被我在两天时间拿下。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头天晚上梦到群蛇乱舞,倒是舞钢出来的一个朋友不惧蛇患,挺身而出,熟练地用手比划个八字慢慢靠近蛇头,待蛇回首,轻轻一抓,蛇就束手被擒。而读古书,蛇者是为阴气。不曾想,两天之内,传来的信息得到验证,家族中失去了一位亲人。病魔肆虐地侵入他的身体,他不得不经受了长时间忍饥挨饿,而不能进食。直至生命的游丝一丝丝脱离干净,他的生命戛然而止。庄子击缶,或已经歌起;我们却不能免俗,感情奔赴如潮水,击打心灵,泪洒故里。雨声水天,天地眼泪簌簌,比及我们心中的痛苦犹为不及,因为泪水顿作盆水倾覆而下。兰花路边站,夏日的雨水便和着那泪水飞溅如瀑。人生不满百,常怀百岁忧。何况能够活到百岁的人寥寥无几。民间所谓人活不过几十年,快呀!是感慨!更是现实!亲人离去,悲歌四起,乃人之常情。但转念一想,真如看一本书那么快吗?当回忆慢起的时候。我的亲人,61年前出生在河南鲁山,有哥有姐,最后又有弟,成了兄妹4人。早岁那知世事艰,但在父母照料下,于困苦生活中一一长大。记得他小学体育成绩好,经常有奖状,他的母亲就在堂屋东墙贴一墙。之后他过继给他大伯,人家待之如己出。之后被父母要回来当兵,到襄城县人民警察部队服役。彼时,文革中,我们到部队看望他。他爱打篮球,茶余饭后,我们就围着操场看他身手敏捷。探家时,他一袭白色警察服装,手里拿着双色旗帜。看见农村路上有汽车,呼啦一摆旗,车就停下来,司机忙问:“有事吗?”“没事,你们走吧!”回过头,对我说,“就是想让你看看。”邻人有冒犯他的父母,他拉腕别背把人放倒在地上。再就是用自行车带着我趟大浪河,途径牛郎织女相会的地方,他给我指指说说,又带我看姓秦的表叔,算是走亲戚。再后来,他参加工作,几度辗转,最后学会卖衣服。并给了我一条秋裤。我到县完中读书,他给我在县城腾一间小屋,尽管百年老房子潮气很大,我还是住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晚上,他要我吃晚饭,玉米糁汤、炒豆芽,他一连让我喝了三碗,直胀肚子,我也难受了好几个小时。再后来,轮到我的回报,一件件、一回回,他和我沟通很多,相互理解很多。当然,我也有误解他的时候。尤其是他生病后,对他关心的尤其不够。但我总以为,工作一忙,啥都不说,对于他弥留之时的些许问候变得少起来。除了工作,就是读书、练字,自己越发愚钝起来。但万事等人,唯有生死是万万不能等人的。儒家说的子欲养而亲不待,如今明白。真不如路边兰花,化雨珠为泪珠,静静洒下。到此时此刻,徒留几滴雨滴,和我的清泪。并以此来追记我那爱我和我爱的二叔,愿你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