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好兄弟
初二 其它 1582字 153人浏览 黑崎want

童年好兄弟

我有一个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兄弟——志,二叔家的弟弟,比我小十个月,一晃已近三十年,如今,志已经结婚生子,而我下半年也要步入婚姻殿堂,他说:“哥哥,你的婚姻大事终于定下来了,我可都替你盼望了好几年呢!”

我和弟弟性格截然不同,弟弟开朗好动,我则含蓄内敛,从小到大,我一直是外人眼中的老实孩子,而弟弟则是出了名的调皮大王,其实小时候弟弟做的坏事,基本上我都是幕后指使,当然,这都是后来家庭聚会我主动交代的,还好,得到了坦白从宽处理,可怜的是弟弟,独自承担罪名二十余年。我和弟弟性格不同,长大后所选择的道路也不同。弟弟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经过十来年的打拼摸索,现在已是包工头;我则是一路求学,通过考选走上了教师岗位,过上了一种稳定的生活。听二叔说,爷爷在我俩小的时候就曾预言:兄弟两个以后一文一武,都错不了。现在看来,还真应验了。

弟弟外出打工,转战全国各地,接触社会比我要早七八年,所以显得比我要老练一些。由于我的工作也在外地,我们每年见面的机会也只有一次,那就是春节,每次见面都有说不完的话,虽然我俩的工作环境、接触人群不同,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无话不谈,说说彼此在工作中的事情,聊聊村里小伙伴们的近况,听听父辈们讲述的家族史,其乐无穷!

兄弟叙旧,我们之间聊得最多的莫过于童年。小时候,我们兄弟俩是村里小伙伴们的小头目,集结了十来个比我俩小的小兄弟,模仿上海滩的场景,组建了领导机构:我是大当家的,兼任军师,负责行动策划、后勤保障;弟弟自然是二当家的,兼任将军,带领手下小罗罗冲锋陷阵、占领地牌。后来的一次战斗让我们这个小组织分崩瓦解,那是和邻村的一次较量,我稳坐后方,期待传令兵上报战况,只见他狼狈不堪地跑回来:“大哥,不好了,我们失败了!二哥被敌人包围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次敌人请来了比我们大好几岁的初中生来支援,我们手下的小罗罗被吓住了,弟弟站在最前面,大手一挥:“冲!”可许久不见动静,回头一看,原来后面的小弟们早已经逃得不知踪影,可是弟弟毕竟是将军,临危不惧,要以一敌百,与对方单挑,我急忙制止,并与对方握手言和,从此结为同盟,当然,对于那些“没有骨气”的逃兵们永远被我们开除组织了。

经常被长辈们津津乐道的还有一件事情:那年我俩五岁,父母都在田地里忙,我俩相约一起去了隔壁村的舅爷爷家,舅爷爷那天正好喝醉酒躺在床上,任凭我们怎么呼喊也不回应,我俩突发奇想,想尝尝酒到底是啥滋味,于是把舅爷爷家所有的啤酒都打开,嘴对着瓶干了起来,不对,大人们喝酒都有菜肴的,怎么能干喝呢?翻箱倒柜找出一些生鸡蛋来,一个个打碎在碗里喝,喝不了的鸡蛋都被我

俩投篮比赛了,当舅奶奶回家看到已经喝醉躺在地上的我俩,还有墙上流淌的鸡蛋,口里只道一声:“这俩祖宗哟!”

一直到现在,弟弟和我爸爸的关系比我要好,因为我俩小时候,爸爸爱打鱼、打猎,这些野外活动对于我这个书虫是没有任何吸引力的,对于弟弟而言可不是,他对此非常热衷、乐此不疲,每次听到爸爸有活动安排,顾不上吃饭就到我家提前等候,唯恐错过机会。爸爸那时开拖拉机,弟弟对此也是兴趣颇浓,一次,爸爸没有熄火去厕所,弟弟瞅准机会就上了操作台,竟然开动了!只不过方向是我家的池塘,幸好爸爸出来及时,更幸运的是,车头被一棵树挡住了,否则,拖拉机就会被弟弟变成潜水艇了

弟弟敢闯敢拼的性格是很有益处的,这让他在社会上游刃有余,这是我所欠缺的。有时弟弟会说:“哥,还是你好呀,现在坐办公室,以后还拿高退休金,我可不一样了,现在是拿身体攒养老钱呢!”每当这时,我都会诚恳地跟他说:“咱俩只是选择的道路不同,各有利弊,如果咱俩互换位置,我指定不如你呢! ”这不是安慰的话,而是心里话,职业不同无需比较,只要努力,都可以成为各自行业中的佼佼者。

血浓于水。工作、环境、距离、时间,都隔不开、远不了我和志的兄弟情,这种亲情是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