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小河(外一篇)
六年级 散文 6字 76人浏览 wanymm

我的老家河口,那里有座巍峨的山叫千紫山,千紫山上面是盘山公路,千紫山脚下有一条弯弯的小河,我们这里的人都称它为河沟。

小时候,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都喜欢去小河边玩耍,或去洗衣服,或去捉小鱼,或去拣石子,玩得可开心了。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天,那儿的风大,是纳凉的好去处。几个小伙伴,搬来些石头,把水堵起来,就围成一个水塘,就成了一个天然的游泳池,大家自由自在游啊游、尽情地戏水,虽然我们都不会游泳,但一泡在水里,就感觉很是舒服、凉爽。

那些年,一到夏天,雨季来临的时候,雨水就特别多,只要一下大雨,就随时有山洪暴发,小河就会涨水,大人都管它叫涨山丘水。涨大水的时候,可吓人啦。山洪水铺天盖地而来,那发出的声音如狮子般吼叫,方圆几里都能听得到,令人毛骨悚然。村里的人只要一听到涨大水的声音,不管是男女还是老少,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前呼后拥地前往河沟边去探个究竟。

父亲是个大好人,乐于助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行善事,修阴功。以前,大年三

十、正月初一的天,他都要去溜沙坡洪沟修路,那个时候还没有修顺江公路,那个地方特别的陡,只有一条羊肠小道,是大兴通往黄坪的必经之路,路面只有人的脚板宽,上面崖壁上尽是松砂,随时飞砂走石,路下面就是滚滚的金沙江,让人望而生畏。我外婆家在万和村的娃娃山,走近道的话就要走那条路,每次经过那儿我们都是提心吊胆的。小时候,我们对父亲的所作所为不大理解。每逢夏天雨季来临,一到涨水天,他都有事无事的要去小河旁边转悠,只要一遇到有人要过小河那边去的,他都会主动的去牵人过水,因为有很多从莲峰镇万和方向来的乡亲们都不会过水,他们对过水没有一点儿经验,过河水也很讲究技巧的。父亲在牵人过水的过程中,也曾犯了几回险。有一次,他在牵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过河的时候,那小伙子真是笨得要死,在过水的时候不但膝盖头朝下,而且还死死的拽住我父亲,害得我父亲不能施展他的过水技能。父亲为了拼命的救他,差点被洪水冲走。其实过河水是很有讲究的,首先,过水的时候,人的膝盖头必须朝上。因为,膝盖头朝上,与水流方向相反,这时如果万一不幸被洪水中夹杂着的石头打中,腿一软,但还不一定就会扑在水中; 即使扑在水中的话,爬起来也容易得多。膝盖头朝下的话,只要一被石头打中,人一扑下去,后果就不堪设想,汹涌澎湃的洪水瞬间就会把人冲得不见踪影,下去几百米就是金沙江了。第二,人在过水的时候,脚必须要跳得快,这样才不容易被石头打中。

我上初中的时候,一到夏季涨水天,父亲每周六中午就要到小河边来接我,背我过水。因为我天生体弱,而且一走到水里就会头晕。有一次,父亲不知是忙什么事去了,我站在河边正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好心的叔叔走了过来,很热心的把我抱过了河。我也不知道那位叔叔叫什么名字,可能是河沟那边的。我想,他或许认识我的父亲。那位不知名的叔叔,真的非常感谢他。他就是我父亲那样的人,做好事不留名。

曾记得有一年暑假,哥哥的几个正在上高中的同学来我家玩,那天烈日高照,实在热得很。中午,他们哥几个便去小河里泡澡,他们正洗着,洗着,突然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巨响,霎时就涨起大水来了,而且来势汹汹的洪水很快就到了面前。说时迟,那时快,他们撒腿就跑,幸亏他们都是些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反应迅速,腿跑得快,好在有惊无险,只冲走了毛巾之类的东西。时过多年,大家在谈及这件事的时候,都心有余悸。

最令人难忘的是那年不堪回首的泥石流灾害。1990年,金沙村包谷山地段山洪爆发造成泥石流,毁坏耕地1700亩,摧毁民房103间,吞噬了金沙村大坪子52条生命,给当地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的损失。那天,村里突然有人高喊:“河沟头走龙了,河沟头走龙了!大家快去看呀”。顿时,村里男女老幼便蜂拥着朝小河边跑去,一下子小河边上就聚满了好几百号人。大家都被眼前的一切吓呆了。只见几丈宽的河道弥漫了泥浆子,疯狂的泥浆水卷裹着几千斤重的石头咆哮而来,朝着金沙江飞奔而去,溅起一丈多高的浪花。大家七嘴八舌,

议论纷纷。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说:“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没见过涨这么大的水。” 这些年,老家的雨很是金贵,一年下不了几场透雨,天是一年比一年的干,小河几乎没有再涨过什么大水了。再后来,金沙公司修尾矿库,建起了拦砂坝,小河渐渐没水了,干涸了,现在几乎成了一条干河。

溪洛渡电站建设,河口坝子属于库区。2013年,河口坝子头的所有村民在县委政府部署下,在规定时间内全部搬出了库区。电站下闸蓄水后,老家的村庄全部被江水淹没,如今已是一片汪洋大海,只留下那条小河,依旧驻守在那里,守望着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它昔日的强悍、威风已荡然无存,就像一个风蚀残年的老人,有气无力,随风飘摇。 “梁大棚”的故事

“梁大棚”是一个普普通通、地地道道的农民,是永善县大兴镇有名的蔬菜种植大户,在大井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梁大棚”1968年出生在大兴镇鲁机村烟山二组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成长在山大坡陡、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乌蒙山区。20岁那年,“梁大棚”高中毕业后,没能如愿以偿考上梦寐以求的大学,只能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家乡永善县大兴镇鲁机村。回家没几年,就得象千千万万的农村青年一样,按照农村习俗结婚生子繁衍后代; 像祖祖辈辈一样,成年累月脸朝黄土背进天,起早贪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今天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梁大棚”不甘心啊,他反复告诫自己,不能就此罢休,不能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他要与命运抗争。俗话不是说得好:“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农村广阔大地,山好水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命该注定只能当一个农民,那就安守本分当好我的农民,农民也有自己的一片天地,我相信我就是我,我相信明天,我要满怀信心,利用自己学到的文化知识,创造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 “梁大棚”心里琢磨着,有了自己的如意算盘。于是,他便开始在老家试行种植反季蔬菜,经过几年的努力,初见成效,但由于鲁机距离集镇市场远,销售便成了摆在面前的一大难题,当时鲁机不通公路,全靠人背马驮,运输成本较高,于是他便与爱人商量后,2005年,举家移居到大兴村。 大兴村在大兴镇政府所在地,这里交通便利、信息畅通、水资源丰富、光热条件好,“梁大棚”为了早日脱贫致富,于是向亲戚朋友借了3万余元,在大兴村新街一组农民手中转包了16亩土地,建了16个大棚,种植蕃茄、辣椒、茄子、黄瓜、白菜、花菜、四季豆、玉米等十多个品种,一年四季都生产上市销售,后来在政府惠农政策的资助下,财政贴息贷款8万元,几年下来不仅还清了外债,还略有积蓄,生活条件也得到了改善。

“梁大棚”上有父母,下有上学的孩子,生活上虽说不算困难,但并不富裕。在发展大棚蔬菜的整个过程中,他和家人历尽了千辛万苦,诸多困难和挑战都摆在他的面前,大风、病虫害等自然灾害,资金短缺、没住房等问题都重重压在他的头上。仅2005年,由于大风灾害严重,只剩下3个大棚,造成经济损失10万余元。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梁大棚”没有被这么多的困难所折服,他认为开弓没有回头箭,创业成功的先例都要经历无数次的挫折。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应该勇敢的走下去,不能一遇到困难就退缩。

2012年,由于溪洛渡电站开工建设,大兴镇移民搬迁工作启动,大兴村新街一组被确定为大兴镇的移民集中安置点,该组土地全部被征用。“梁大棚”积极支持国家建设,他二话没说,马上和妻子商量,及时把大棚蔬菜迁移到了老街社区尾子二组,承包土地35亩,继续发展种植。

为了解决蔬菜的储藏问题,2014年,在农技部门的帮助下,他自筹资金近10万元,修建了150平方米的冷库,获得政府农资补贴1.65万元。

功夫不负苦心人,创业22年来,“梁大棚”历尽了风风雨雨,战胜了重重困难,终于走上了成功之路。目前,他家年毛收入达30万余元,移民安置点住房已修起了,儿子已大学毕业,女儿在上初三。他种养结合,同时饲养猪、鸡、鹅,一年出栏十多头肥猪,一便解决了

肥料的问题,他家施用的主要肥料是农家肥,适量使用钾肥,种出来的蔬菜、玉米品质好,色、香、味齐全,物美价廉,颇受大家欢迎。

不经一番风雨,怎能见彩虹。如今,“梁大棚”成了大兴镇农业界响当当的大红人,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关注。他刻苦钻研学习科技文化知识和实用技术,是当地很有名气的新型农民,是新农村建设的典型代表,农村致富路上的领头雁,他和爱人胡琴曾先后获得永善县“优秀共产党员”、“致富女能手”等光荣称号。

“梁大棚”给人的印象,为人诚恳,做事实在,精明能干,平时话不多。他在创业的历程中致富不忘左邻右舍,只要有人向他请教经验,他不管自己有多忙,总是腾出时间来把自己所学到的技术和经验,毫无保留地提供给大家。大家都亲切地喊他“梁大棚”。目前,他正申请注册商标“梁大棚”。

忘了告诉大家,“梁大棚”,其实不是他本来的名字,他本名叫梁安谷,正是因为他和爱人胡琴带头建设大棚蔬菜,发展种植业,成为该镇的有名的蔬菜种植大户,所以大家都习惯叫他“梁大棚”,说起他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说“梁大棚”的话倒是众所周知的。 “梁大棚”的故事就讲到这儿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就实地去看看,到时可别忘了告诉我一声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