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写故事范文
五年级 记叙文 6578字 2404人浏览 chsncee

路遇

时间 一天下午

地点 街心花园

人物 老师·姑娘

(大幕在汽车的过往声中徐徐拉开。

(老师挟着书本,思考着什么上。发现地上有一个钱包。

老师 钱包?谁的钱包?放在这里没有任何系数的。(四下看·喊·)谁的钱包丢了,谁的钱包丢了。没有人„„(老师看了一下,欲拾又止)

老师 (自语)当今社会复杂的很,别又是谁下的“全套”,今天报纸上还刊登这事呢。(边说边左右看看。确信无人连忙走到钱包边,想拾又止)

老师 (自语)不行,我不能上他们的圈套。(欲走)倘若真是别人丢的,失主一定很焦虑„„对,我亲自把它交到派出所。(小心翼翼的打开,不禁一惊)

老师 空空如也,分文没有,空钱包。(自嘲地摇了摇头,将钱包网书中一夹,离去)

【姑娘拎一大包急上,与老师碰个满怀。两人“哎呀?”一声慌忙退让】 老师 姑娘,如此宽阔的道路,哪儿不能走,非往人身上撞。急什么呀? 姑娘 能不急吗??我的钱包丢了。

老师 你的钱包丢了?我拾到了只钱包。

姑娘 (惊)你拾到钱包了?快给我、

老师 等等,你的钱包是什么样子的?

姑娘 啊?我的钱包是黄格格的,半旧的,一手那么大小,双层拉链,一角的线开了是用红丝线缝的„„

老师 (拿出钱包) 你先等一下,让我对照验证一下。

【姑娘急不可待围上看,老师边躲,边嚷】

老师 急什么„„不错!看来是你的钱包,物归原主,给。 (递上)

姑娘 (激动地) 真急死我了,我知道现在好人多,不会丢的。

多谢大叔了!多谢大叔了!

老师 何须谢,此乃区区小事,微不足道。

姑娘 小事!?这可不是小事!对于我来说这可是头等大事„„。(打开钱包) 钱呢?钱呢?五百块钱呢?(直逼老师)

老师 (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老师忙往后闪,一个趔趄书本掉在地上,也顾不得去拾。】

老师 这人怎么一说到钱,就成这样子了„„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边退边躲) 姑娘 (冲上一步,大声地) 干什么?还我的钱。

老师 什么钱?那有什么钱!

姑娘 (怒气冲冲) 钱包里的钱!钱包里有五百块钱。

老师 哎呀!你可不能信口开河,此乃原则问题,切莫儿戏。我拾到了钱包,没有拾到钱。你要钱包时可没说千包里有钱啊!

姑娘 你——钱包里没钱,还算什么钱包。再说你也没有问我。

老师 问?没钱我问什么?钱包嘛就是装钱用的包。有钱是钱包,没钱也是钱包,装了钱是有钱的钱包,没装钱是没钱的钱包,我是的是分文没有的钱包„„

姑娘 什么有钱没钱的包!别在那咬文嚼字耍斯文词„„还我的钱,快还我的钱!

老师 (看了看四下) 你喊什么,谁拿你的钱了?注意影响。

姑娘 注意影响?我才不管呢?(喊)哎——这个人拿了我的钱不还给我„„

老师 (发火) 你讲理不讲理?!

姑娘 (毫不示弱) 你讲理不讲理?!

老师 没拾到你的钱,乱向我要,就是不讲理。

姑娘 拾了别人钱包,又不还钱,才是真正的不讲理。

老师 好——好——(无奈) 我给你说不清,我给你说不清„„

老师 我说姑娘,请别发火,肝火旺盛,伤其脾胃。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忘哪了,丢哪了„„别的什么人拾了?

姑娘 你少来这一套哄我。你拿着钱包又没了钱,我不向你要向谁要?你把钱藏了起来,还我空钱包,还装好人„„

老师 哎呀?谁装好人了,你不想一想,我要拿了你的钱,会站在这儿引火烧身,自我曝光吗?

姑娘 你是刚想溜,被我撞上了,

老师 (怒)你---你这小姑娘真是不讲理。哼?你玩的这套伎俩,我见多了。报上就有„„(从地上书本中拿出一张报纸,找着,找到后读。)“昨天,一男子在路边拾到一个钱包,突然,从旁边窜出几个流氓,围上前去,向那男子敲诈钱财„„”

姑娘 啊!你说我敲诈你的钱财?你这坏蛋,拿了钱还反咬一口,今天,我给你拼了。(拉开架势)

老师 (慌忙的)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古人云:君子动口不动手。为钱玩命是天大的错误,人生的悲剧。鸟为食亡姑且不谈,人为钱死不值!不值!(严肃的)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没拿你的钱

姑娘 人格算什么,有的人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

老师 哎呀,姑娘,这事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咱们坐下慢慢谈谈,慢

慢谈谈„„

姑娘 谈谈,啊?你拿了我的钱,还想占我的便宜„„

老师 别误会,别误会。不是谈那个,是谈这钱包里钱的问题。

姑娘 (略停一会,较温和地)谈钱包里的钱?恩—你承认了。我看得出,你这人有知识,还不算太坏,给点压力就会招的。老师经常教育我们,犯了错误不怕,改了就是好学生。只要你还了钱,还是好同志·好大叔。

老师 嗨—差矣,差矣。你又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说咱们今天这事是一场误会?误会?懂吗?

姑娘 啊?你又不认账了。(严肃地)好?我警告你,党的政策历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顽抗到底不交钱,是没有好下场的?为了挽救你,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还钱不还钱?如果不还钱,咱们去公安局„„

老师 (自言自语)我又成专政对象了,好事没做成,反弄一身腥。不可理喻。

姑娘 走?上公安局。(拉老师)

老师 (下定决心)去公安局?就是去联合国也不怕?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没拿你的钱,就是没有那你的钱。(边说边拾课本、教案)

姑娘 (看到课本·教案,呆呆地打量老师半天,难以置信地)你是老师??

老师 老师怎么了?老师和这件事有是你么内在关联,你别用老师压人,好像老师什么事都得让人三分,委屈还不能求全呢。就是老师的老师,也不能吧没有的事说成有。别觉着老师好欺负老师也是人。

姑娘 你是老师??你算什么老师。你跟我们那儿的老师比,差远了。我们那儿的老师多

好啊?记得那一年冬天,山里好冷,好冷啊老师默默这个学生冻肿的手,看看那个孩子冻紫的脸,老是流泪了。第二天傍晚,大汽车给我们送来了铁炉子,蜂窝煤。我们高兴的跳啊?叫啊?老实说:“这是党和政府对你们的关怀,你们要好好学习,为咱山里人争一口气呀。”后来才知道那些炉子和煤是老师们用自己每个月仅有的几十元补助买的„„(抽泣) 老师 (深情的)好姑娘,别哭了。我一来是的名义的保证„„你应该相信我呀?

姑娘 (慢慢抬起头)你也应该相信我?长这么大我从没说过一句假话。那五百元钱是我上大学的学费呀,你看„„(拿出大学录取通知书)

老师 郑州大学录取书„„

姑娘 就在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乡亲们高兴的像过节一样,穷山沟出了大学生,这是多少悲人的梦想啊?可我看看病倒在床上的爸爸,我的心不知是什么滋味„„爸爸是为了我们上学才累到的,弟弟·妹妹为了我已经退学了。难啊?这时候老师带头给我送来了学费,这家两块,那家五块,还有老支书„„整整凑了五百块。这五百块钱,对我们穷山沟的的人来说,是多么金贵啊?村支书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孩子,你是咱山里人的光荣,再难,这学也要上。你爸爸的病,我们来照顾,你放心去吧?”支书·老师·乡亲们送我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走了很远很远„„这五百块钱,是乡亲们的血汗,是祖辈们的梦想,是全村人的希望啊„„可我一到城里却把它丢了。我把它丢了?(哭泣)

老师 (上前一把握住姑娘拿着通知书的手,动情地)好了好了,别哭了,姑娘。你的钱不会丢的,在这里,在这里。拿着,快去报到吧?(将一叠钱放在姑娘手中,离去。) 姑娘 (翻着钱)不对,我的钱都是二块·五块的。(发现工资单)工资单?这不是我的钱?(恍然大悟,抬头找老师,喊)老师—老师—(追下)

——剧终

回家

少年在地上写下一行字:

给我一块钱,打电话回家。

这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只有十三四岁。少年很饿了,要钱买东西吃。为此,少年在地上写下这一行字。

但少年很难要到钱,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一种骗人的把戏。少年在那儿待了很久,也没人给钱。后来,就有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来了。孩子被大人牵着,看见少年跟前那一行字,就跟大人说:“妈妈,给我一块钱。”

大人说:“你要钱做什么?”

孩子说:“这位小哥哥要打电话回家,我们给他一块钱吧。”

大人说:“骗钱的。”

孩子说:“妈妈,你给我一块钱吧。”

大人就给了孩子一块钱。

孩子便把钱递给了少年。

但少年并没拿这一块钱去打电话。孩子见了,就说:“小哥哥,你去打电话呀。” 少年在那儿就呆不住了,起身跟孩子说他去打电话。但少年并没去打电话,少年需要的

是钱,有了钱就可以买东西吃。少年在看不见孩子后,又停了下来,并重新写道: 给我一块钱,打电话回家。

让少年没想到的是,过了一会儿,少年又看到孩子了。少年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敢抬头看孩子。

孩子当然也看到了少年,孩子在看到少年后,忽然又跟大人说:“妈妈,再给我一块钱。” 大人说:“做什么?”

孩子说:“给小哥哥呀。”

大人说:“他骗了你,没去打电话,你还给他钱做什么?”

孩子说:“也许他打了呢,但没打通,妈妈,你就再给我一块钱吧。”

大人又给了孩子一块钱。

孩子把钱递给了少年。

少年真的不好意思了,这回,没等孩子催他去打电话,少年就走开了。

少年走开后买了一碗面条,两块钱一碗。吃过后,少年找了个地方,又在地上写下了那一行字。

让少年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是,过了一会儿,少年又看见那个孩子了。少年想跑,但孩子已经看见他了。孩子走近少年,问他说:“小哥哥,你怎么在这儿呢?你没打通电话吗?” 少年满脸通红,没做声。

孩子没继续问少年,而是看着大人说:“妈妈,给我手机。”

大人说:“做什么?”

孩子说:“给小哥哥打电话呀。”

大人说:“他不会打。”

孩子说:“会打,我相信小哥哥不会骗我。”

大人就把手机给了孩子,孩子立即把手机递给了少年。少年接着,但没打电话,只是呆着。

孩子说:“打呀,给你家里打电话。”

少年就拨了一个号,然后,哽咽着说道:“妈妈,我想回家„„”

平行

苏扬是一名交警,他平时的主要任务是在一条破旧不堪的边境公路上巡逻。同事们都羡慕苏扬的工作轻松,但他是有苦说不出,由于辖区地处边境,没有汽车修理站,所以过路的车辆一旦出了故障,只能打电话求助交警。这时苏扬就必须开着局里的那辆拖车,花费很大的精力将故障车辆拖到远在市中心的修理站。

好在这个月底辖区附近开张了一家汽车修理铺,苏扬感觉肩上的工作轻松了不少。没过多久新麻烦又找上了苏扬,局里总是接到投诉电话,说苏扬与汽车修理铺的老板勾结欺诈车主。局里的领导很重视这件事,可是车主拿不出证据,让他们很为难。为此他们还专门去找了华子。华子强调收费过高这跟苏扬一点关系都没有,之后他解释,往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运送汽车零件成本较高以及久居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对他的精神也有很大的伤害,自然会把人工费收的很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局里领导觉得收费归工商局管,跟自己扯不上关系,只好作罢。

苏扬最近脸色不是很好,很多同事都替他打抱不平,当着他的面骂那些车主不识好人心。苏扬并没有把这些举报当回事,他愁眉不展完全是因为妻子的手术费还没有凑齐。他心里清楚要想治愈妻子的病,手术越早做越好。

华子是苏扬的发小,汽修学校毕业后已在家闲散了几个月。前段时间他约苏扬去夜市吃大排档。等餐的间隙哥俩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啤酒,苏扬无意中瞧见窗外半空中的一组电线。他盯着那组电线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了什么。

稍后他对华子说,“你看那组平行的电线。”

华子把头转向窗外,说,“我看到了,怎么了? ”

苏扬像是很认真,他犹豫片刻还是开了口,“一条线会有无数条与之平行的线。平行也就意味着它们不会有任何交集。”

华子很疑惑的盯着苏扬,他不懂苏扬在说什么。苏扬示意华子凑近一点,然后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很长的一番话。听完后华子很震惊,但想到苏扬生病的妻子,他理解了苏扬的这番设想。只是华子还在犹豫,苏扬宽慰他说,“我懂法律,这法律就是一条线,只要与这条线保持一个平行距离,自然不会与法律扯上瓜葛。”

华子又扭头看看半空中那组平行的电线,心里想两根电线只要没有交集就不会短路。最后他还是决定与苏扬一起实施这个突然闪现的“灵感”,毕竟他也没找到像样的工作。

没过多久在这条破旧不堪的边境公路旁开张了一家汽车修理铺。苏扬每天傍晚驱车巡逻到最低限速路段时,他总会打开车窗往外面扔些东西,他心里清楚这是车辆在发生“意外”时相对安全的路段。第二天一早局里准会接到求助电话。苏扬将爆胎的车辆拖到华子的汽车修理铺。一番简单的补胎,收价200元。华子事先将价格告诉车主,觉得合理就补,不合理另寻他处。荒无人烟的边境,明知是黑店,车主也只能任宰。过后有人气不过自然会拨电话举报。

今天又有一个冤大头,苏扬把一辆全新的蓝色斯柯达拖到了华子的汽车修理铺。补过胎,华子伸出两个指头。可这冤大头只肯付20元,嘴里还嘟嘟囔囔把抱怨都撒到苏扬身上,说苏扬肯定是收了黑钱,不然怎么会把他的车拖到这种黑店。苏扬一怒之下撕扯着冤大头的衣

领说,“今天这钱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我就是吃了黑钱怎么着? 可惜你没证据! ”冤大头见状只好乖乖付钱走人。

冤大头再次将车驶上公路,车子已经远离了修理铺,他从袖口里拿出了录音笔。原来他是《南江晚报》的记者,接到群众的举报,奉命来查清边境修车铺的猫腻。此刻苏扬和华子正沉浸在他们编织的平行世界里,一张法律的网正向他们收紧。

疯婆子

佳俊的父母在外地工作,平时很少回来,他独自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读书。佳俊从小就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由于佳俊的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所以他在学校的生活费都是父母按月给他寄来,可是最近几个月的生活费总会多出一部分,佳俊以为是他母亲怕他不够花,想额外再给他一点。佳俊思绪混乱,正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个人。

那是几个月前的一个午后,学校来了一位中年妇女,年龄和佳俊的母亲差不多,衣服仪容也很整洁,但就是有一些精神失常,这个妇人见到男同学就说:叫我一声妈妈,我可以请你吃饭,还可以给你买很多礼物。刚开始,同学们都不敢和这个妇女说话,看见他就赶紧一溜烟跑了,此后的好多天里,这个妇女经常出现在学校里,同学们也都知道这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婆子,没人敢搭理她,后来关于疯婆子的事情也在学校里传了开来。原来这个妇人的儿子在这个学校里上学,半年前由于患白血病去世了,由于儿子的离去,这个母亲就精神奔溃了,常常来学校找自己的儿子。时间长了,学校也拿他没办法,同学们也就给她起了这个外号“疯婆子”。

这一天,疯婆子又来学校了,幸好佳俊和同学们碰见,这个疯婆子见到佳俊,愣了一下,就抓住佳俊,让他叫她一声“妈妈”。还说,“我是你妈妈! 快叫妈妈! 妈妈请你吃饭! ”同学们见状就怂恿佳俊,让佳俊喊吧:不就是喊一声妈妈! 还可以吃饭,还可以给你买好多礼物。这时佳俊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怎么就喊出了一声“妈妈”。当听到这声妈妈后,同学们笑了,唯独这个妇女低下了头,呻吟了起来,随后,佳俊被这个妇女带到学校附近的餐馆,他们在餐馆里说了好多话! 疯婆子还给佳俊买了好多礼物和吃的东西。那天晚上,月亮清凉如水,佳俊在花园里散步,想起白天的事情,觉得挺纳闷。我怎么能管他叫妈呢? 怎么吃饭时有一种母亲的味道,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和父母在一起吃饭了吧! 佳俊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那次饭以后,疯婆子就在没有在学校出现过,慢慢的也就在也没有人提起这件事情了! 直到有一天,佳俊突然收到一份律师事务所的信! 信里的内容是让他参加一个葬礼,并在信里还说让佳俊继承一份遗产。

佳俊更是百思不得其解,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在外地工作的父母,父母让佳俊在学校别胡思乱想,父母会尽快的赶回来! 带你去参加葬礼的!

父母带着佳俊来到了葬礼上! 佳俊看到了大堂中间挂着一幅巨大的遗照! 照片上的人,正是佳俊几个月前在学校见到的那个疯婆子! 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他只是和这个疯婆子吃了一顿饭,有过一面之交! 怎么如今又一次出现在她的葬礼上!

佳俊的父母把疯婆子的一封信交给佳俊。信里面写道:“佳俊:我的儿子,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你了! 十五年前的那个午后,妈妈带你到城里,你无意中走丢,妈妈苦苦的找了整整十五年,现在终于找见你了,你额头的那一块明显的黑痣,是那么的醒目! 妈妈和你离去的哥哥会永远祝福你长大成材,给你留下的那笔遗产是妈妈上辈子欠你的,收下,佳俊,我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