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个矛盾体
初一 议论文 950字 249人浏览 四人行系列

时间是个矛盾体

曾妄图以时光执笔,绘出生命中的水墨江山,可日夜之轮已逝,终解读不出时间为何物,蓦然昂首,墙上的老挂钟走着万年不会疲倦的步伐,而钟表外的光阴,大概是个矛盾体吧?

它真实的存在吗?可为何永远抓不住它的背影?假如朝起暮落的太阳是它的载体,为何夸父逐日仅仅是个传说,而无后继者演绎夸父的神话?是不是红日不移,岁月既定?可谁又能否定时光的真实存在呢?那棵古树沉默的年轮是时光来过的印迹,那老人额上的皱纹是岁月无情的见证,那红了的樱桃,绿了的芭蕉是流年成熟的附属品,时间是虚无的,看不见也摸不着;时间是实在的,一分一秒都在结束我们的过去,堆砌着我们的未来,并宣告生命在缩短。时光是矛盾体,分不清真实与虚幻。

周国平在《时间论》上说到:“我们站在时间与空间的交汇点上,我们徘徊于永恒与瞬间的交轨处。”对于无开始无终结的时间的流,瞬间与永恒又在扮演着什么角色呢?曾经苹果砸于牛顿头上不过瞬间,可万有引力定律却写下永恒的真理;秦王不惜代价建宫殿,修城池,以为能巩固万世基业,以求永恒。但万世江山梦只延续几年及至二世就宣告一个朝代的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一瞬。苏子有言“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时光是矛盾体,辨不出瞬间与永恒。

“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帕斯卡如是说,从咿咿呀呀的幼孩到白发苍苍的老年,是一分一秒的时光构成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然而,又是一代代生命,从古至今,由猿到人,演绎着时光列车的轰鸣咆哮,莎士比亚说:“我荒废时间,时间便把我荒废。”时光与人生,谁是主体,谁是客体?我可以用手指在人类简史上划过千万次,却始终看不穿在多少年时间外的团团的迷雾与未解的结。时光是矛盾体,与生命厮杀搏斗,却无胜负之分。

时间确实是个矛盾体呢?而我们,却如此真实地存在于矛盾之中,其实,无论它真实或虚无,只要认认真真对待每分每秒,却会得到实实在在的收获,即便无法逐日,也要学会与墙上的指针赛跑;无论我们在它的怀抱中是瞬间还是永恒,哪怕只在一张纸和一支笔间存在,也要在自己的时间中绘出天空、大地、山川和河流;无论生命主宰时间或是时间造就生命,只要善待岁月赐予的一切人、事、物,便能使生命如夏花般绚烂生姿。

墙上的钟摆依旧滴滴答答,流入矛盾的河中,不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