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 记叙文 1344字 225人浏览 可爱的酷酷草

秋叶,从枝的顶端划过一个美丽的圆弧,随水流走,消失在山的角,回归它生命的起点;天,蓝得深沉但却明朗,仿佛一眼可以看见宇宙深处般透彻;心情,如亚热带的风,停歇在10月是不再掀起狂潮的西太平洋;而清水,还是那潭清水。

如果说山有语言、水有灵性,那么伫立在山水之间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闭上眼睛,彼此静静地诉愿。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一个喜爱自然、喜欢在宁静中寻求感官刺激的旅行者愿意去久久停驻的驿站。这里有一个平凡的名字----清水沟。或许她真的很平凡,只不过是一条绵延数十里的河谷,清澈得不能算是河的溪水,弯弯曲曲温柔地环抱住她流经的每一座山、每一块石。

她的入口位于呼和浩特和包头之间美岱招村美岱召法院以东约两公里,一个很不起眼的北向丁字路口,山脚下是凌乱的采石场,最初给人的感觉只能用荒凉和贫瘠来形容,但是,不探索这荒凉贫瘠,又怎么能够体会她的美丽?翻过最后一堆炸山的碎石,景色便豁然开朗,一条清澈见底,不是很深但却很宽的溪水飘然而至眼前。最初的流水口两旁是垂直冲天的峭壁,回行弯曲阻碍了人们深窥其中的目光,几乎没有什么路可以进入。这并没有消蚀少数游人的意志,停歇他们的脚步,于是,溪水中多了一块块仅可立足的石头延伸向山的角。如果雅兴之至,或不顾冰冷及膝的水,真正体味一下跋山涉水的豪情和被不怕生的小鱼轻啄脚趾的细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再向里,山的冷峻和水的温柔吸引游人不断探求更深处的秘密。终于,一道天堑般的山峡出现在眼底,两米宽的峭壁几乎依偎在一起,其间的流水汇集成一个深约2-3米碧绿的水潭,裸着身体狂野地畅游其中,躺在水中仰望仿佛扑面而来的山崖和一线蔚蓝的天空,才知道在自然界中人类是多么渺小。吐出胸中最后一口闷气,终于在山崖的半腰寻觅到一条仅可以供山羊漫步的小道,就这样,悬在崖壁的半腰跨过这碧绿的潭水,山势渐渐开阔,怪石也渐渐增多。数不清的清泉从两边的山上流下,轻抿一口这世间最甘甜的饮料继续赶路,你会发现,每一个角都有一汪清潭在等候,每一块怪石后面都多了一丝惊喜。水中垂荫的百年柳树下小憩片刻,或许爬上山顶放声高歌,或许做个简单的钓具来个山野垂钓,将清潭中不大的鱼串在树枝上烤熟,不逊于最可口的美味。当黄昏回返的那一刻,溪水辉映的夕阳伴随着流水动听的细语,仿佛在向游人轻轻地诉说。静心聆听,象是在道别,象是在说:“勇敢的人,谢谢你来探索我的美丽,谢谢你来倾听我讲述千万年前的故事,谢谢。”

清水沟,她的美丽属于自然。没有门卫、小贩和旅馆,没有缆车索道,没有游乐场,不见一丝人工雕琢的痕迹,她才有了真正吸引人流连的性情,就如不着脂粉的清纯少女,是黄花沟、龙庆那种浓妆艳抹的妇人所不能比拟的。同时,她的美丽也属于四季。春的美是郁郁葱葱的青山倒悬着高达数十米冰瀑布的壮丽;夏的美是漫山遍野的黄花夹杂着野蒜薹的清香;冬的美是银妆素裹的远山和冰凌下的游鱼的淡雅恬静;以及现在,略带些凄凉的秋,娇嫩的野樱桃为本应该是金黄色的山点缀上一丝丝鲜艳的红。

秋叶纷飞,随水而逝,金黄的山,金黄的水,微微刺骨的风让人的心胸变得宽广充实,没有什么负面情绪可以与之抗衡。游人离去了,带着未观全貌的遗憾离去了,依旧会有人来探索她的美丽,这个藏在阴山山脉中神秘的河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山依旧美,水依旧媚,而清水,还是那潭清水。

初一:夏天我是西瓜

582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