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孝
高一 其它 1988字 326人浏览 okgxf

无论某事某刻,世间之事不断变幻,或许存在一种永恒,叫做……

在古老的深山中,仍有一些以山为根基的山民。他们世代以山为伴,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支撑着自己的家庭。但是,想要走出这一片苍茫大山也绝非易事,故事从此开始……

田耕,一个普通的山里孩子。田耕的父母想让自己的孩子走出大山,便从小将田耕送去读书。起先,小学及初中,田耕都在距山村较近的地方读书。虽说,田耕是山里的孩子,可是要是论在学习上的努力与对学习的热情,班上乃至全校都无人能及。所以,在学校中田耕的成绩位列前茅。学校得知这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家中困难,也多次进行资助。就这样一切似乎都在人们所期望的那样一直发展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中考结束,田耕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一所重点高中并获得这所学校的资助。原本上初中的田耕也由一周一次回家变成了一月一次回家。每次田耕走时,父母都会将自己所能节约的零钱全部给田耕。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告别这世代居住的大山,山里的山民都夸赞有一位好儿子的父母是多么幸福的事。

照例,又该是一月一回家的时刻。母亲早早起来打扫屋子,父亲去山中寻觅一些儿子爱吃的野味,父母一直忙碌直到做好饭,只等儿子回来一起吃饭。但令人奇怪的是,一向准时回家的儿子今天却没有按时回家,父亲急忙沿山路去寻找,从天明找到天黑,又从天黑到天明。但始终都没有找到。直到第二天中午,田耕回到家中,父母急忙问怎么回事,只见田耕一句话都不说,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睡觉。父母见儿子不说,便也没有再多问。

直到第二天走时,田耕开口向父母要200元,这对于山里的人说,是一笔巨款。田耕的父亲说:“孩子,家庭中的状况你也很清楚,实在是拿不出来。”田耕说:“今天要是拿不出来钱来,我就不去学校了。”父母见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向懂事的儿子今天怎么这样不理解父母。但父母念一想,可能学校需要交什么费用吧。父亲便身向村中人筹借,将钱递到儿子手中。田耕一句话都没有说便走了。第二周,田耕又回来了。父母好奇,一月一回来怎么变成了一周一回来。但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他们感到陌生的儿子,一身新衣服,头发也染成黄色,嘴里还叼着香烟。一进家门便开口要钱。父亲见状,感慨的说:“孩子,你从小在山中长大,应该知道,每一分一厘都来之不易啊,你是我们眼中的希望,但是,你现在怎么……”田耕却不以为然的回道:“我什么都不想说,我回来只是取钱,外面的世界多么美好,但是花销太大了。”父亲深望了儿子一眼,身又去借钱。以后田耕每周都会回来,而每一次回家的目的都是一样——伸手要钱。有一次父亲说了田耕几句,田耕上去就动手打父亲,母亲拉都拉不住。父亲不忍看到一路辛苦求学的儿子荒废到这里,每一次满足儿子要求的同时也多次劝儿子回归正道。但却事与愿违,田耕的行为更是变本加厉起来。而且经常旷课,打架。学校也多次对田耕进行劝退,每次父亲都苦苦哀求学校能再给自己孩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因为这位父亲相信自孩子的变化是短暂的,很快儿子就会回到原来的自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样的行为一直持续了半年,与平常一样,田耕再次对父母提出无理的要求。这一次父亲没有再对他的要求进行满足。田耕马上就对父亲动手。母亲过来就骂道:“你这个不孝子,你父亲因借钱得罪了多少人,为了满足你的要求,你父亲卖了多少次血,你知道吗?你给我滚出去,永远不要再回来!”此刻田耕的父亲满眼泪水,因为他不再相信儿子会回到原来,此刻,父亲赋予田耕走出大山的梦想也彻底破灭。父亲也拿出一根棍子,生平第一次打自己的儿子。然后将田耕推出家门,将门从里面关闭。

然后,田耕走了。确实,他也没有再回来。几年后,他给父母写信说自己在外面找到了工作,以后会每月给家中寄钱,但自己永远没有脸面再回到家中去,并在信中嘱咐父母照顾好自己。

自此以后,田耕父母每一月都会收到一些邮寄回来的钱。但他们却永远不知道这些钱并非是田耕所寄,而是田耕的初中班主任李老师所为,因为李老师曾收到这样的一封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李老师,请原谅我的所作所为。我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让我的父母讨厌我,憎恶我。我知道我是他们的一切,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他们或许无法生活。假如他们厌恶我,那么我如果不在,他们会生活的更好。因为一次体检让我不得不这么做,有些病或许可以医治好,但绝不是我这样的家庭可以负担的起的,父母一生辛劳,我不可以让他们生活更困难了。我从父母亲哪里索要的钱财,我一分未动,还有旷课打工赚到的一些钱都在这里,希望你能以我的名义告诉我的父母我在外面有工作,可以每一月给他们寄钱。我爱他们,我不想看到他们痛苦的活着,我可以承担生活给我的所有苦难。但我不想父母生活痛苦之中,我多么希望我可以一直陪在他们身边,但这个愿望却无法实现。我现在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多么希望来世还可以做他们的儿子。

李老师明白了一切,满足了田耕所提出的最好一个请求,分批将这笔钱寄给他的父母。李老师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因为他想守护一个山里孩子对父母最后的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