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高三 记叙文 1253字 97人浏览 布锐斯JS

我向来都不是一个理性的人。 众所周知 ,一个理性的人是不会任自己肆意妄为的。但是我却像一个孩子一样不懂事,我行我素。 就象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面对着眼前的一堆数理化作业,胃部就开始痉挛了。然后就开始研究《舌华录》。我想我是喜欢理科的。但是,这句话用英语的语法来说应该是曾经。

我不知道当初自己什为么要选择理科的,只记得有一个声音岁我说:学理科多好啊,会算术,会测量,看待什么都是用理性的眼光。多舒服啊。我开始的时候可不这么认为。时间一长就被同化了。

为此,我付出了两层楼的代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学文的在三楼和四楼,每次上下学都比我们少两层楼。我们呆在五楼和六楼。呆在五楼的这个理科班里,盯着明黄的管灯开始发呆,对着刚刚发的一大堆作业片子犯愁。我想我是应该做些什么的,就 把《舌华录》放起来,又悄悄地从乱糟糟的柜壳里取出我刚买的《王小波全集》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我身体里的另一声音告诉我:你完了。另一声音说:完了就完了,反正我现在头痛的一点作业都不想做了。我确信,自己每天因为做理科练习而死的脑细胞比男生小便池里夭折的精子都多亿万倍。今天恢复一下吧。

我知道自己作为一个理科生,所应该做的就是本本分分的在单位时间内尽可能地把一张一张干干净净的草稿纸演算到再也写不下一个数字为止,然后酣畅淋漓地和数理化称兄道弟。众所周知,学理的不是被数理化三座大山压在身上当爷爷,就是把其踩在脚下当孙子。但是凭我的造化,就算不吃饭不睡觉不上厕所,顶多也就是和他们平起平坐。

我常想自己前生一定是前清写八股问很好的一介秀才。才高八斗,名满天下。但是那时候不学数理化,所以我前世注定与理科无缘。今生倒是没日没夜的学习数理化,但是成绩一直在温饱线左右波动。理所当然的与理科有缘无分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虽然数理化不是美女,但是那么多人都骑在她身上作威作福,高高在上,任意蹂躏她,可是我只是想和她套套近乎都不行。开始心理倾斜,然后变态。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学不好数理化就说数理化没有人性。虽然表面上对起毕恭毕敬,但是心底已经从爱因斯坦骂到了牛顿。犯了理家大忌,我承认自己是一个理科叛徒。

可是,高一的时候我却象是信仰宗教一样对理科那么膜拜有加,对理科肃然起敬,固执地认为他就是我一辈子要钟情的对象。确实,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喜欢学理的。只不过人总是在受到某中刺激之后才会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失去兴趣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哲人说,学理的人处理事情理智,为人理性;学问的人总是爱冲动,为人感性。我为了克服冲动就选择了理科。可后来事实告诉我自己是多么的愚蠢的,因为哲人明明是在暗示我:学问的人大多是人为的性感。所以,后来的后来,我除了被数理化压迫之外就是天天和恐龙交际。所以一有机会我就会去文班门口咽几口唾沫,然后再进行一下合理的想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是知道的,学理的时间长了,想象力是会很大程度上受到限制的。所以,我在文科班门口的想象就带有一定的局限性。郑愁予说,打江南走过,盛开在季节里的容染如莲花的开落。我说,打文科班门口走过,啥时候能邂逅个美女及一段爱情。这就是诗人和理科生的区别。